这一回,他算是听得真真切切了,再也克制不住的抚上她的脸。

他的指尖微凉,夕颜一下子便惊醒了,看着他,先是微微一怔,随后便用手抵住了他,想要退出他的怀抱。

皇甫清宇却突然倾身就亲了下来,夕颜错愕之下,又觉得羞怯,“唔”了两声不得力,却只觉得自己快要被他融化了一般……

夕颜知道自己该挣扎,该反抗,可是身子却只是无力。

皇甫清宇再度在她唇上亲了亲,缓缓勾起一丝笑意:“颜颜,知道以前我们在哪件事上最默契吗?”

夕颜的脸“腾”的一下变得绯红,别过了头不看他。

“以前颜颜想要的时候,从来不掩饰……”他又缓缓的亲了亲她的耳际。

夕颜全身愈发没了力气,迟疑许久,终于咬了牙恨恨道:“你要就要,不要就不要,少与我说那些有的没的!”

这句话那样熟悉,皇甫清宇微微有些凝神,随后却又笑了起来,封住她的唇,呢喃:“唔,我要……”

*************************************************

第二日清晨,当寝殿的房门被悄无声息的推开之时,龙榻上的两个人,尚且静静地相拥,呼吸交缠,睡得正酣。

不离踮起了小脚,悄悄的走上前去,猛地用小手撩开了那低垂的明黄色帷幔,只看见娘亲窝在爹爹怀中,睡得正好的情形,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

床榻上两个人赫然醒了过来,皇甫清宇转头看着女儿,夕颜则慌忙拿衣衫,躲在被窝里往身上套。

皇甫清宇亦破天荒的睡过了头,此时头还有些钝钝的疼,揉了揉眉心,道:“离儿,吵什么?”

小不离委屈的撇着嘴:“爹爹不准娘亲跟不离睡,爹爹自己跟娘亲睡!”说完,她突然开口又大声哭了起来:“爹爹只要娘亲,不要不离——”

夕颜身子酸软无力,好不容易穿好了中衣,忙的坐起身,见皇甫清宇将不离抱上来,便伸手将她接进了自己怀中,对女儿的宠爱在那一瞬都喷涌而出,抱着不离又是哄又是诓,末了又道:“离儿乖,娘亲以后每天晚上都跟离儿一起睡……”

小不离这才勉强抹干了眼泪:“真的?”

夕颜点了点头。

她自己心中不是没谱,虽然她现在亦完全相信了自己是不离的娘亲,是皇甫清宇从前的侧妃,可是现如今,身份毕竟是尴尬,更何况,南宫御还在西越,苦苦支撑着等她拿药回去救他。她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还与皇甫清宇这般的亲密?

她离开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不知道;而在皇甫清宇所谓的半年后会发生什么事,她也不知道。因此,也许远离他才是最好的做法?

想到南宫御,夕颜蓦地偏头看向了皇甫清宇:“那个药……”

“正派了人在四处寻找。”皇甫清宇披衣下床,又拍了拍手唤人进来服侍梳洗,夕颜便沉默下来,不再问什么了。

等到梳洗完毕,夕颜才想起来今日原是他答应了不离带她出宫游玩,也难怪不离这样一大早就跑了过来。

“当皇帝的,不是应该政务繁忙吗?”夕颜低低的嘟哝了一句,不想却被皇甫清宇听进耳中,只听他轻笑一声,音色却极其淡漠:“没有什么比让不离开心更重要,颜颜,为人父母的,不就是应该如此吗?”

夕颜避而不答,只是想到南宫御。他病得那样重,几乎只剩了心脉,而她在这边,却好似聚天伦之乐一般。她心中涌起无边的愧疚,心绪也低落下来,一路到宫外,几乎都没怎么说话。

不料马车刚刚到宫外,却突然听见外间一阵马嘶,紧接着马车便停了下来。心不在焉的夕颜差一点跌倒车厢里,好在被皇甫清宇一把拉进了怀中。

只听外间传来宋文远的声音:“九爷,您别,奴才求您了……”

话音还在继续,马车门已经突然被人一脚踢开了,皇甫清宸站在马车外,冷眼看着里面的皇甫清宇和夕颜,咬牙切齿,终究还是看向夕颜:“花夕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踏雪有了身孕?!”

夕颜有些怔忡,不离也微微惊到了,伏在她怀中小声的问:“娘亲,九叔很生气啊?”

夕颜蹙了蹙眉,看了皇甫清宇一眼,却只见他悠然自得的闭目养神,留她一个人面对皇甫清宸,便偏了头看向皇甫清宸,道:“踏雪有了身孕生了儿子,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一旁的皇甫清宇却突然嗤笑了一声,引得不离好奇起来,又从夕颜怀中爬进了他怀里:“父皇偷笑,笑什么?”

夕颜却恍然间明白了什么,霎时间脸上的神情都微微有些僵硬了:“你是说,你才是孩子的父亲?”她蓦地记起那日遇见他的情形,仿佛依稀明白了踏雪之所以要离开的原因。

皇甫清宸气得脸色都白了,终究还是顾忌着一旁的皇甫清宇,冷冷道:“这一回,我要是找不回她,一定不会放过你。”

夕颜冷笑了一声,讽刺道:“找得到是一回事,找得回,可是另一回事。九爷可要搞清楚了。”

皇甫清宸恨不能将手中的鞭子挥向她,捏了捏拳头,终究还是忍住了,回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宋文远,喝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滚上去驾车!”

宋文远忙不迭的上前关上了马车门,催促车夫驾着马车驶走了。

夕颜从来没有想过,踏雪的孩子,竟然会是皇甫清宸的骨肉!其实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当踏雪告诉她孩子的父亲姓皇甫之时,她便一下子认定了必是北漠的皇帝,也就是此时此刻正抱着不离闭目养神的皇甫清宇。

不离今日起得大早,此时此刻已经又伏在皇甫清宇怀中睡着了。而夕颜只是坐在旁边,目光始终游离的皇甫清宇脸上。

他现在必定在心里嘲笑自己。夕颜有些懊恼的想着,而且也怀疑他是在装模作样的养神,于是便在身上找了一番,终于在手腕的珠链上取下一颗黄豆大小的珍珠,正欲朝着皇甫清宇抛去,皇甫清宇却突然睁开眼来,幽深的眼眸正看着她。

夕颜心中不知为何一慌,手中的珍珠就掉到了地上,正要低身去拾,却被他一把握住了手腕,拉到他身边,靠着他坐着。

夕颜心中有愧,终是没有挣扎,静静坐在他身边。

不料皇甫清宇却突然偏了头看着她,低声道:“身子还疼不疼?”

夕颜顿时满脸通红,咬着唇摇了摇头。

皇甫清宇却又伸过头去,在她唇上亲了亲,道:“你先前不是说想跟离儿一起住?今日回宫之后,就去吧。”

夕颜有些错愕的看着他,可是他却已经又靠回了原处,再度闭上了眼睛。

夕颜的心,就此变得无比失落起来。

下了马车,却是在一个普通小巷的普通的人家门口,皇甫清宇当先下了马车,入了门口,将不离抱进了房中。

夕颜跟在后面走进这宅院里,强打起精神四处看了一番,确实普通之极,只不过堂前有一片葡萄架,但这个时节,却只显得疏落。

皇甫清宇抱着不离进房,夕颜就在庭院中寻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有些无力的看着地上铺着的青石板。

皇甫清宇从房中出来,便只见她独自坐在那里萧条落寞的背影,眸光一黯,缓缓踱到她身边坐下:“在想什么?”

夕颜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胡乱应了一句:“在想南宫御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皇甫清宇淡淡笑了一声:“只要找到了药,他就能好起来,不是吗?”

他语气凉薄,夕颜仿佛被什么一震,缓缓看向了他:“那你,为什么要与我定下半年之约?”

皇甫清宇抬起眼眸来,嘴角似笑非笑:“你怀疑我?”

夕颜蹙了眉,许久之后方才道:“你什么都不说,我没法子不怀疑。”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