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夕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中天。

枕畔依稀有着某人残余的气息,很淡薄,却不容忽视。

夕颜缓缓坐起身来,只觉得全身都酸酸疼疼的,恍惚间记得昨夜皇甫清宇似乎到了自己房中,而且,记忆中还依稀有着某种肌肤相切的温度。

夕颜低头看了看自己,却见依旧是昨夜入睡时的那一身中衣,并未有什么变化,这样她愈发不确定,昨夜皇甫清宇究竟是不是对自己做了什么。

这一日她起得晚,午膳也自然用得晚,刚刚拿起了筷子,便听闻外间传来消息,说皇帝下旨赐死了四王爷皇甫清宥和六王爷皇甫清宏,择日便会行刑。

夕颜顿时再没有了胃口,只勉强喝了一碗汤,便让人将午膳撤下。心中却止不住的暗自思量,这一回便同时赐死两个兄长,虽说什么理由罪名皆一应俱全,也终究免不了被众人一番议论,也不知那野史上,又会增添怎样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整日,夕颜便都是这样心不在焉的胡思乱想着,结果晚膳也没有用。刚刚掌了灯,便忽然有人前来相邀,说是不离请她过去品尝点心。

既是不离要她过去,夕颜无论如何还是会去的。走在路上,一时又想起了和皇甫清宇的半年之约,心中禁不住忧虑起来——半年之期若是到了,她怎么办,不离怎么办?

她一路想着,前面那人却一路将她引进了御花园当中,夕颜不觉心生疑虑,顿住了脚步:“你不是说长公主请我去品尝点心吗?来御花园做什么?”

那人躬身道:“郡主请紧走几步,长公主就在前方凉亭中等着。”

夕颜心中疑虑重重,有些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同时却不觉握紧了手心,做好了随时逃离的准备。

绕过假山,面前突然豁然开朗起来,一块空地之上,竟然凭空搭起了一座芙蓉帐!盈盈星光之下,不见丝毫人间灯火,仿若仙境。微风拂过,那芙蓉帐微微飘动起来,里面坐着的那人,不是皇甫清宇又是谁?

夕颜赫然僵在原地,前方那人躬身行了个礼,便退了下去。夕颜回过神来,还要问他什么之时,却早已不见了他的人影。她有些迟疑的看向那座芙蓉帐,便又忍不住想起了昨夜那些恍恍惚惚如梦似真的情形,脸上忍不住一热,转身就要走。

然而刚刚回身走出两步,却又忍不住顿住脚,许久之后,终于不甘心的一跺脚,转身走向了那芙蓉帐。

孰料刚刚来到那帐边,帐里那人忽然就伸出手来将她拉了进入。夕颜顿觉一阵天旋地转,待回过神之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倒在了皇甫清宇怀中,身下是厚厚的毡毛垫,她的手甚至还触到了棉被,那人分明是一副十足准备在此过夜的情形。

许是夜太寂静,许是这芙蓉帐太过让人迷离,皇甫清宇的声音听起来遥远极了,仿若来自天外:“颜颜,我等你好久了。”

夕颜心中仍是满满的对他的恼恨,听了这话,不觉闭上了眼睛,冷哼一声。

皇甫清宇缓缓低下头,手指在她的脸上划过,低声道:“我今天赐死了两个人。”

一提及此,夕颜更是恼火,嘴角却勾起一丝笑意:“怎么,你心里还会难过不成?”

“会难过。”他竟然坦然承认,只是声音仍旧很低,“虽说毫无情分,却毕竟骨肉至亲。”

夕颜心头忍不住酸楚起来,终于睁开眼,一双眼睛在微暗的光线中波光粼粼:“你还知道骨头至亲?那为何要将离儿摆在那样危险的环境之中?你明知道那皇甫清宥会去害你,还用我们去当诱饵?”

“没有。”他缓缓抚着她的头,“皇甫清宥原定的计划是在下午动手,动手的地点是一品楼,所以我才将你跟不离带到那宅子中。只不过,他竟然临时改变了计划,好在侍卫一直暗随在我们身边,才没有酿成大祸。”

夕颜蓦地从他怀中坐起身来,那种愧疚的感觉再度袭上心头:“你是说——你原本是为了保护我跟不离……”她愈发没有了底气,声音低到不能再低,头也垂下去,落在他放在一边的右手臂上,禁不住微微心疼起来:“手还疼吗?”

皇甫清宇看着她:“你亲我一下,也许就不疼了。”

夕颜有些恼恨的瞪了他一眼,忽然记起那日的宅院中他曾说过的那些话:“你不是说,所谓愚钝,就是对我第二次坦诚吗?那又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许久之后才听到他的声音:“因为我不想再赌气了。失去两个不过是有着血脉联系的人,都会难过,更何况是你?”

这话说得实在是动情动容,根本不似平常的皇甫清宇,夕颜禁不住微微怔住,抬眸看向他,但见他漆黑的眸子在暗夜之中隐隐闪动着光辉。

他忽然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来,抱住了夕颜,低声道:“颜颜,留下来,不要走。就算是半年之后,也不要走。你曾经说过,就算做不得一对好夫妻,也可以做好父母,那么就当是为了不离,留下来。”

他终于跟她提到那个半年之约,在她尽管记忆全失,也终于相信了她是他的妻,是不离的母之后。

在这个情思缓缓的夜晚,夕颜忽然之间哽咽了,迷离了。

其实她宁愿当初他逼自己答应的是一个一辈子的约定,也不要说什么半年后会放她走的话。因为在现如今,她都已经离不开不离了,更何况是以后?

可是南宫御,要怎么办?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