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内,蓦地响起了很轻微的笑声,然而只是片刻之后,便又恢复了安静。

夕颜红着脸坐在那里,将手中的酒杯往喜娘的托盘上一丢,便赚了脸看向一边。

也唯有在看得见他的时候,她的放肆才仿佛克制不住,无论如何也要飞出来溜一圈。

皇甫清宇嘴角微微勾起,一仰脖也喝下了杯中的酒,将空杯子递还给喜娘。

“礼毕,兴——”一旁的喜娘顿时亮嗓子喊了起来,夕颜本以为事情到这里该已经告一段落,却没成想一旁的命妇却突然对皇甫清宇道,“请皇上移驾更衣。”

皇甫清宇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夕颜却蓦地拉住了他的袖口:“去哪里?”

他向来青衫素服,就算是登基之后时常着的龙衮也为极其淡雅的月白色,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穿喜服的模样,即便是第一次成亲的时候,也是没有见过的。如今方才见了他这一身红色的喜服,却愈发衬得他面若冠玉,芝兰玉树一般的好看。

夕颜只觉得没有看够,却听见他要去更衣了?

一旁的命妇人们终于都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好在是大喜的日子,皇甫清宇也定然不会怪罪。

皇甫清宇有些无奈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夕颜也意识到自己又被笑了,有些悻悻的缩回手。皇甫清宇这才微微一笑,在两个命妇人的带领下出了洞房。

夕颜这边的喜娘这才开了口:“皇后娘娘请移驾更衣。”

听见自己也要更衣,夕颜却是满心的欢喜。头上的凤冠,身上的环佩都让她只觉得沉重,苦不堪言。

重新梳妆上头之后,夕颜换上一件大红色的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虽说仍旧很是繁复,但比起先前的礼服来已经轻松不少,夕颜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坐回了喜床之上。

做了不过片刻,却忽然听见外面再度响起了太监的通传声:“皇上驾到——”

夕颜着实不知道成亲还有这样多的礼仪,不情不愿的在喜娘的催请下站起身来,见皇甫清宇也换了一身轻便的龙衮,心头不觉微微失落,在喜娘的搀扶下于他一起坐到了桌边。

桌上摆了各式各样的点心和吃食,夕颜被折腾了许久,也确实饿了,便伸手拣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待拿出手来,才蓦地想起什么,往四周看了一圈,却见众人亦都只是盯着自己的看。夕颜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刚要将嘴里的糕点吐出来,却听一旁的喜娘道:“请皇上皇后娘娘慢慢享用,奴婢等告退。”

夕颜听到“享用”二字,那原本准备吐出来的糕点蓦地在喉间一滑,顿时一呛,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

喜娘和命妇们都已退到门口,见此情形,却终也不好再打扰,退出关上了房门。

皇甫清宇见她的模样,又是好笑又是无奈,捞起她坐到自己怀中,端起自己面前的茶送到了她嘴边。夕颜忙的喝了几口,这才将那糕点咽下去,却涨得脸都红了,埋在他怀中直喘气。

皇甫清宇再度低低的笑了起来,夕颜恢复力气,狠狠地往他身上打了一拳:“你还笑!为什么成亲有这么多规矩你都没告诉我?害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丑,刚刚那群人出去估计得笑死我!”

夕颜又恼又委屈,皇甫清宇却只是看着她笑,一直看到她耳根子都红了起来,猛地从他腿上跳起来:“有什么好看的!”

皇甫清宇却突然也站起身来,身后拉住她,揽住她的腰便将她抱到了镜子前,朝她耳蜗吹了口气,低声道:“颜颜,你看,配吗?”

颜颜,配吗?

这句话那样的似曾相识,夕颜想起来了,是在她和他初次圆房之后,他也是这样,在镜子前抱着她,轻轻的问她这句话。

很久很久没有看过镜子的夕颜,终于再一次抬眼,看向了镜中的自己。

却忍不住微微有些怔忡——镜中,竟然已经又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了。

她还记得上一次仔细的照镜子之时,看到镜中那仿若鬼魅的自己。而如今,她却依稀能在自己脸上找到少年时的模样——依旧莹白如玉的脸,依旧晶莹透彻的眼,那些曾经在这张脸上消失的,却竟然都再度回来了。而且这一路前来北漠,因为有他的陪伴,她的膳食也好,睡眠也好,终于让自己的脸不再瘦得吓人。

恰到好处的轮廓,无一丝瑕疵的容颜,与身后的他,真真的配极了。

夕颜终于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往后倒靠在他怀中:“很配啊。”

皇甫清宇前所未有的喜欢她的坦荡,一把圈住了她的身子,将她转向自己,轻轻吻了下去。

夕颜却蓦地避开了他的唇,一把推开他,有些怏怏不乐的转开身子:“这样子就算礼成了吗?为什么我总觉得还少了点什么?”

“少洞房花烛,不是吗?”他再度圈住她的腰身,低低的笑了起来。

“不是!”夕颜恼火的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不是?”皇甫清宇佯装想了片刻,再度笑了起来,“我想我知道皇后娘娘还想要什么。”

语罢,他忽然拉了她的手,走到床边的柜子旁,伸手打开来,里面竟然静静地躺着两套喜服——不同于他的龙袍礼服,也不同于她的皇后冠服,那只是两套普通的喜服,如同民间夫妻大婚时穿的一般。

夕颜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才克制住自己将要冲口而出的尖叫与欢喜,然而眸中却已经不可自制的起了水雾,靠进他怀中,又哭又笑起来。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