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已经是春末,然而夕颜坐在皇甫清宇的马前,却只觉得那迎面而来的风寒冷刺骨,直凉到人心里去。

待终于到了东郊园陵,皇甫清宇将她从马上抱下来之时,夕颜早已是脸色苍白,哆哆嗦嗦的,站都站不稳。

皇甫清宇看了看那间低矮的小屋,又看了看夕颜,一转头吩咐人去取了披风来给夕颜搭在身上,方将她带到了小屋外,将她放在门口的矮凳上,低声道:“你在这里坐会儿,我进去看看,好不好?”

夕颜看着他,许久之后仿佛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微微点了点头。

皇甫清宇这才站起身,推门走进了屋中。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间小屋,却第一次觉得这间屋子这样阴沉,如同一个墓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他缓缓进入了里屋,推开门,便见到了晋阳公主安然躺在床榻上的身体,而凌照,面目苍凉的坐在旁边,目光茫然而暗淡,没有一丝的焦距。

皇甫清宇这才跨进了屋中,来到床边,将手搭在了晋阳公主的脉搏上,直到确定她已经没有了气息,方才再度缓缓将她的手放进了已然冰凉的被窝里。

心中却不是不沉痛的。

他曾经答应过宛岚,会帮她好好照顾二老,虽然他一直不齿凌照的所为,却还是一直为了二人尽心尽力。父皇在世之时,无论如何不肯恢复晋阳公主的身份,而他登基之后,便一直尝试要说服姑姑回到京中居住。然而晋阳公主却断然拒绝,只说要一辈子陪着宛岚。而这多年来的忧心操劳,早已让她心神俱损,病,或者死,其实都是早晚的事。

皇甫清宇深深吸了口气,压住心头的悲哀,方才转头看向凌照:“您节哀。”

许久之后,宛若行尸走肉一般的凌照才蓦地轻笑了一声,声音低沉暗哑的不似人声:“不节哀,又能怎么样?是我害了她们母女。也许我就是那天煞孤星,克死了自己的女儿,还要克死自己的妻子……老天注定要我独身一人,我连哀的资格都没有……”

皇甫清宇微微转开了头:“死者已矣,我不希望你为姑姑的死,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

凌照惨淡的笑了一声:“在这世上,我害的人已经够多了,如今也算得上是遭了报应。好在我孑然一身,即便是死,也应该会很轻松。而我,早就活得很累了。”

房门那边,突然发出重重的一声巨响。皇甫清宇和凌照皆抬头看去,便只见得脸色苍白的夕颜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凌照,颤着声音道:“如果你是孑然一身,那我算什么?”

凌照浑身骤然一震,随后僵直的坐在那里,看着她,眸中似有什么东西流动着,然而嘴唇动了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皇甫清宇亦站在原地没有动,任由夕颜自己一步步走近凌照。

夕颜根本无力控制自己的眼泪,看着凌照,却哭着冷笑起来:“对,也许在你心里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女儿,所以宛岚和晋阳公主死后,你就是孑然一身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也好,也好……谢谢你告诉我,原来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

“颜颜!”凌照突然猛地站起身来,握住了她的手,“颜颜!”

“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到大,没有恨过你,唯一恨的就是你!我恨你抛弃娘亲,我恨你抛弃我,我恨了你很多年,可是直到去年,外祖母才告诉我你离开的原因。”夕颜看着他,哭道,“我以为我不会恨你了,我以为我可以原谅你了,可是今天,你却再一次让我恨你!”

凌照的身子再度一僵,唤她的声音听起来愈发的艰难:“颜颜……”

夕颜缓缓的拭去眼泪,深吸了口气,道:“你可以一次又一次的不要我,没关系。你可以去陪你的妻子,你的女儿,也没关系!你走吧,像从前一样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而我,也会一如既往,当从来没有过你这个父亲!”

***************************************************************************************

回到宫中夕颜就发起了高烧,整夜噩梦不断,到天亮时方才微微清醒了过来。

皇甫清宇守了她一夜,又喂她喝了药,此时见她醒来方才松了口气,道:“可算醒了。”

夕颜眼前依旧是模模糊糊的,脑中也是昏昏沉沉,一片混乱,喃喃的唤了他一声:“七郎……”

“我在这里。”皇甫清宇的手抚上她的额头,轻轻吻了下去。

夕颜不自觉抽噎了一声,混乱的思维根本无力控制:“七郎,他们说你跟宛岚有过婚约……他们说你在先帝寝宫前求了一整夜……他为宛岚守菱……宛岚有多好,有多好……”

皇甫清宇终于也上了床榻,将她拥进怀中,用被子将她捂得紧紧地,方才低声道:“宛岚没有你好,乖,不怕……”

宛岚,他红颜命薄的小表妹。

那个丫头,自小便爱跟在他身后,七表哥七表哥的唤他,在他出宫去看姑姑的时候,便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贴在他身边。

那时候他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那么多的兄弟,宛岚却只爱与他一起玩。

在他心目中,宛岚永远是那个有些胆小怯懦,却又总爱缠着他的小丫头。

他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小丫头会长大,甚至在他见到比宛岚小两岁的夕颜过后,仍然没有想到将自己与宛岚的感情往旁的方向想。

然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丫头竟然会患上不治之症。

得知消息的那一日,姑姑抱着他哭了很久,最后终于将宛岚那些不敢启齿的心事说与他听,只希望他能在宛岚离世之前,让她能够开心一回。

于是,他第一次去求了父皇,求父皇为他和宛岚指婚。

父皇那时并不知晓宛岚的病,听了他的请求,先是沉默,随后站起身拂袖而去。

他知道父皇始终无法接受姑姑,更无法接受姑姑的女儿。可是他能怎么办?宛岚就要死了,他还能怎么办?

于是,他在父皇的寝宫前求了整整一夜。

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父皇与母后间的事情,只道是父皇辜负了母后,他心头其实一直对父皇有着难以消除的芥蒂,而父皇对他,也普通平淡到几乎没有一丝宠爱。

可是那一次,他却终于打动了父皇,父皇第二日便下旨赐了婚。

他带着圣旨去见了姑姑,看着姑姑哭着将圣旨交给了躺在床榻上的宛岚。宛岚笑着,前所未有的明媚:“娘,娘,我终于可以嫁给七表哥了吗?”

晋阳公主无声的哭着,抚过女儿的头:“嗯,岚儿终于可以嫁给老七了。”

那之后,宛岚的病情一日重过一日,最终,还是在母亲的怀中与世长辞。

皇甫清宇有许久没有想起过这些往事了,没想到夕颜心头原来一直是记着的,而且并不是不在意的。他低低叹了口气,将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口,一声声的哄着她睡去。

期间夕颜又吃了药,这才一觉睡到晚间,醒来,人也终于清醒了,只觉得口干舌燥:“我要喝水。”

皇甫清宇依言便取了水过来,喂她喝下去,才再度将她放回床榻之上。

夕颜躺了一会儿,忽然偏了头看着他:“晋阳公主的后事办好了吗?”

皇甫清宇微微点了点头,见她眸光闪烁,知道她在想什么,便淡淡一笑:“你睡了这一整日,可难为他在厅中等了半天。”

夕颜猛的坐起身来:“他?”

皇甫清宇淡淡勾起唇角,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出了内寝,还未走进厅中,便已经听到了不离的笑声,伴随着男子低沉暗哑的声音。

“外公耍赖!”不离突然尖声控诉,一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夕颜,立刻跑了过去,“娘亲,外公耍赖,他骗离儿!”

夕颜缓缓抬起头,看向厅中坐着的凌照,微微咬住了下唇。

凌照也缓缓站起身来,许久之后,艰难的扯出一丝笑意:“颜颜,好了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皇甫清宇的手,自身后扶住了夕颜的肩。感觉到他手心传来的温暖,夕颜才终于极其缓慢的,绽开了一抹难得的笑意。

*********************************

当当当!老七和颜颜的故事到此结束啦,亲们要撒月票庆祝哦~奸笑飘过~

接下来会写老九,十一或者十二的番外,不会很长,不知道有多少亲会继续看下去……

当然,不管你在哪里,红袖,或是小说吧,抑或别的地方都好,感谢曾经遇到过神秘王爷,并且伴着他一起走过来的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O(∩_∩)O~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