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钟鼓楼敲响午时的钟声,悠悠远远,穿过重重的宫廷,到达翊坤宫之时,已经很模糊了。

床榻上,裹在被子里的人终于动了动,缓缓的睁开眼来。

怔忡了片刻,夕颜才意识到刚刚听到的竟然是午时的钟声!近来这段日子,她起身的时辰是越来越晚了,可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晚上被那人折腾的太过!

夕颜懊恼的揉了揉酸痛的身子,坐起身来,手边却不知碰到了什么,拿起来一看,霎时间微微红了脸,扬手把那本所谓的画册丢得远远的。

想起昨夜,皇甫清宇就是诱哄着她“学习”那本画册,结果到了后半夜,她早已精疲力竭,而他却愈发来了兴致,两个人竟一直折腾到寅时才作罢。

他自然是一早就去上朝,却直接导致她一直睡到现在!

夕颜闷闷的想着,难怪最近殿中的宫女看她的神情愈发的古怪,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想来在私底下没少说他们之间的闲话。

这时,房门被悄然推开,银针探进一个头来,见她醒了,顿时拍手唤了人进来服侍梳洗。

夕颜身上酸痛,仍旧是没什么精神,坐在镜子前梳妆的时候,也只觉得昏昏欲睡。

银针见她的模样不由的笑了起来:“主子要是实在累得慌,就再睡一会儿吧?”

夕颜忙不迭的摆摆手:“不睡了。”

近来被折腾得多,她吃得也多睡得也多,自己也觉得近来似是胖了些许。其实也远远算不上胖,只是比起从前的消瘦,确实是好了很多。她唯恐自己再这样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但皇甫清宇却口口声声说就喜欢她现如今的身子,从前……太瘦了。

梳洗完便已经是传午膳的时辰,夕颜本想着用过午膳之后就去看看不离和良辰,不想刚刚用完膳,便听人来报,说贤妃淑妃和莫妃在外候着,是来向她请安的。

夕颜无奈的叹了口气。听说皇甫清宇已经给后宫打了招呼,让她们不必日日来请安,然而夕颜仍旧每天都会听到这样的通传,后来她让银针私下去打听了一番,才知道从前林瑞雪为后之时,是要求宫中的妃嫔必定日日请安的,谁若没有做到,便定然会受到宫规严惩。

夕颜也知道,是时候与她们说清楚了。

贤妃淑妃与莫妃依次走进来,见了她,皆恭敬的行礼:“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夕颜不觉揉了揉太阳穴,挥了挥手:“都起来吧,赐座。”

待到几人依次坐下,夕颜才笑道:“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不必来请安,这又是何必?”

“娘娘心疼臣妾,但后宫之中,礼数又怎可废?”贤妃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夕颜只觉得她应当是话中有话,然而却只当没听见,索性开门见山,懒懒一声叹息道:“我这个人,向来是最不喜欢讲什么礼数的,不瞒你们说,即便是见了皇上,我也懒得行礼。你们日日来向我请安,你们累也就罢了,我也累得很,明白吗?”

闻言,淑妃和莫妃都忍不住微微变了脸色,同时站起身来,贤妃亦不得不站了起来,道:“多谢娘娘提醒,臣妾知道了。”

夕颜满意的点点头,刚要叫她们散了,却突然闻得外间传来通报声:“皇上驾到——”

近来夕颜是一听见这声通传就头疼,然而进来的那人却分明是神采飞扬的模样,看了看伏地请安的几个女子,又看了看依旧坐在原处的夕颜,也只是淡淡一笑:“都平身吧。怎么这会子过来了?”

依旧是贤妃带头答话:“回皇上,臣妾等早晨来过一次,只是听闻娘娘还没有醒,就没敢打扰。”

皇甫清宇也不知是听见没听见,只是“唔”了一声,便在夕颜身边坐了下来,偏了头道:“方才听银针说你午膳用了很少,是东西不合胃口?”

夕颜摇了摇头,在他耳边低声道:“我腰上最近好像长肉了……”

皇甫清宇顿时扬声笑了起来,一把将她揽进怀中:“你放心,朕不喜欢纤腰美人,你无需为了保持体态,学前朝那些被活活饿死的妃嫔。”

“你才被活活饿死!”夕颜不服气的顶了一句,一转头才看到脸色尴尬的那几人,这才恍然记起一般,笑了起来,“那各位妹妹都早些回宫休息吧,明日不需再过来了。”

贤妃等人这才依言告退,缓缓走出了翊坤宫。

淑妃脚步有些凌乱,长叹了一口气道:“早就听说皇上宠皇后宠得不成样子,今日一见,方知所言非虚啊。”

贤妃眸色也禁不住暗淡,许久方才冷笑了一声:“你没瞧见她那倾国倾城的容貌吗?但凡你生得有她五分绝色,皇上的目光也不会只停留在她身上了。”

“不是的。”许久之后,莫妃低低的声音才终于传了过来,然而声音虽低,却带着笃定,“拼不过的,不是她的容貌,而是皇上的心。任你再想争,争得过皇上的心吗?”

短短几句,竟然另两个人都愣住了。而莫妃则行了退礼,低了头从二人面前走过了。

而此时的花厅内,夕颜指着门口方才几人消失的方向,笑道:“那几个人里,你最喜欢的是哪个?”

皇甫清宇淡淡拧了拧眉:“不知道。”

夕颜眼睛咕噜一转,又道:“那你宠幸得最多的是哪个?”

皇甫清宇扬眉看向她,笑了起来:“你。”

“我是说她们三个里面!”

皇甫清宇拣起一颗葡萄放进了嘴里,含糊道:“莫莹吧。”

一抬头,却只见夕颜幽怨的看着他,皇甫清宇顿了顿,才将她揽进怀中:“这可算得上是秋后算账?”

“不知道。”夕颜闷闷的答了一句,别过了头。

他低叹了一声,抚上她的头,终于道:“其实这后宫之中,我只宠幸过她一人……就是那次去大楚看你回来之后。”

夕颜一怔,联想到那时她离去,她失忆,她在南宫御身边开怀大笑,而他,应该是极度低落与晦暗的吧?

想到这里,心中那丝微微的酸楚突然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满腔的心疼,缓缓抬手抚上他的脸:“七郎。”

皇甫清宇却只是抵着她的额头,缓缓吻住了她。

等到夕颜意识到事态不对的时候,已经被他打横抱进了怀中,正欲起身前往屋内。

“不要!”夕颜顿时大叫起来,“我要去看离儿和良辰,放我下来——”

皇甫清宇微微挑了眉:“可此时此刻,我已经放不下了,怎么办?”

夕颜欲哭无泪,哀求道:“七郎,晚上……晚上好不好?”

皇甫清宇看着她,邪魅的笑了起来,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晚上的话,我要试试昨夜你跳过的那几页……”

“你趁火打劫!”夕颜霎时间羞得满脸通红,想起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顿时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而皇甫清宇却缓缓托起了她的下巴,微笑:“颜颜,你在劫难逃。”

****************************

补一章上来,额,那啥,老七终究也是人不是神,哈哈~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