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当日,整个宫中都是热闹非凡。

虽然外人皆以为踏雪只是个民间普通女子,娘家无权也无势,然而眼见着她自宫中出嫁,并且隆重得如同公主出阁一般,倒也不敢轻视。

而直至上了花轿,踏雪才依稀体会到容妃虽然不喜自己,然而为了皇甫清宸,她还是会做足一切。

她心头忍不住微微荡漾,垂下了眼眸。

九皇子府中,自是前所未有的热闹之派。

踏雪顶着盖头,被皇甫清宸以红绸牵着一路走进喜堂之内,只觉得到处都是人声鼎沸。而她分明记得今日也是七爷娶亲的日子,九爷府却几乎迎来了所有的客人,那七爷府那边会是怎样一派情形?

她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昏昏沉沉之间,却已经听到“送入洞房”的声音,这才惊觉竟然已经拜了堂。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皇甫清宸见她牵引回了喜房之中,挑起红盖头,看着她垂着眼帘坐在那里,嘴角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当所有的礼节都进行完毕,当喜娘和一众婢女都退了下去,皇甫清宸才缓缓将她拥进了怀中,似叹息一般的喃喃:“踏雪,我终于娶到你了。”

他说,终于。踏雪心头竟然隐隐觉得好笑,他们自相识到如今,也不过短短的两个月,他竟然说,终于。

而她并不知道的是,从第一眼开始,自己就注定了是这个男人永生的劫。而劫难,是相互的。

皇甫清宸的手缓缓探上了她喜服上的扣子,微微有些颤抖,而惊喜与期待的心,一如最初的那个夜晚。

踏雪的身子,终究有些不可避免的僵硬。

当他终于褪去她身上厚重的礼服,让只着了中衣的她坐进自己怀中时,踏雪的身子微微抖了抖。

手边的几案上就放着方才饮过的合卺酒,皇甫清宸探手取了过来,俊美的凤目之中只有她垂着眼睫的模样,随后缓缓饮下那杯酒,拉下她的脸上,亲上了她的唇。

他口中的酒缓缓过渡到她口中,芳香四溢。踏雪禁不住闭上了眼睛,想起买醉的那个夜晚。因着那个晚上,她自那之后再也没有碰过一滴酒。可是今夜,她与这个男人的洞房花烛夜,却终究还是要靠酒。

她的不拒绝,已经足以让他欣喜若狂。

缓缓将她放倒在床榻之上,看她如黛的青丝铺满软枕,他的手,自她的脸上抚过,一路来到中衣襟口,缓缓剥开。

之前的那个晚上,他实在是太紧张,太惶然,以至于根本没有好好看她,就已经匆匆要了她的身子。

可是今夜,她真正属于他的今夜,他要看个够。

身下大红的床褥衬着她莹白如玉的身子,强烈的对比,刺激得他的呼吸蓦地沉重起来,终于再难克制,覆上她的身子,吻住了她。

他的身子火热的贴上来,踏雪闭上了眼睛。

与他的第二次肌肤相亲,她所有的感官前所未有的清晰,仿佛誓要提醒她——沈踏雪,从今往后,你就是这个男人的,你是他的。

他所做的一切,她竟经历过一次,可是这一次,却又是全然陌生的第一次。

在他进入的瞬间,她恍然记起了上一次撕裂般的疼痛,霎时间苍白了脸,身子也忍不住微微颤动起来。

皇甫清宸眼见着她的脸色,忙道:“痛吗?”

痛吗?踏雪恍惚,然而身子分明是没有痛感的。是,怎么会痛呢?怎么还可能痛呢?

踏雪摇了摇头,咬牙偏过了头。

她虽摇头,然而她紧绷的身子和苍白的脸色却无一不提醒着他,她难受。

皇甫清宸可以指天发誓,尽管他曾经有过很多女人,可是却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这样紧张过。极致的温柔,不过是想要她和自己同样享受。

然而,尽管他几乎已经用了最大的精力来克制自己,她紧绷的身子和苍白的脸色,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好起来,哪怕是一点点……

第二日一早,皇甫清宸醒过来,看到已经坐着梳妆的踏雪之时,莫名的就动了怒气,侍女服侍他梳洗的时候,他一脚就踹翻了铜盆。

踏雪隐约知道一点他是为什么,却也只当不知,缓缓走过来,拿了他的鞋子要服侍他穿上。

皇甫清宸却一把就捏住她的手臂,让她站直了身子面对自己,阴冷道:“谁让你做这个?我娶你回来,是让你服侍我穿鞋的吗?”

满屋子的婢女全都屏息凝神,大气不敢出,低了头站在原地,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踏雪依旧是淡淡的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他恼恨的咬牙切齿,忽然冲着满屋子的侍女吼了一声:“都给我滚出去——”

侍女们忙不迭的都退下,关上了房门。

皇甫清宸却一把抱起踏雪,将她扔回了床榻上,随后覆身上去,一把就撕开了她已经换好的衣衫,冷笑了一声:“不是想服侍我吗?我不需要你服侍我穿鞋,只要你在我要你的时候,不要想着别的男人,不要总是紧绷着身子,就已经足够了!”

他再度挺身而入,这一回,踏雪是真真感觉到了疼,疼得弓起了身子。然而她咬着牙,漆黑的眸子看着他,却依旧没有一丝波光。

皇甫清宸恼怒的吼了一声,一把拂下了原本已经挂起的帷幔,用力的占有她。

而踏雪,虽然也会疼得忍不住发出声音,然而自始自终,却没有求过他一句。

*********************

其实,老九有严重的起床气,O(∩_∩)O哈哈~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