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日过后,皇甫清宇终于如愿将夕颜寻了回来,而这里的一群人,也都离开客栈,迁往了附近的一所山庄之内。

皇甫清宸的精神一日差过一日,尤其是在见过皇甫清宇抱回来的那个孩子之后,虽然后来证实那个孩子是花夕颜用来骗他的,皇甫清宇倒是恢复得很快,然而皇甫清宸的眼睛,却长久的晦暗了。

孩子,孩子,孩子……有时候他甚至自欺欺人的想,要是从来没有过那个孩子,该多好?至少到如今,他还能自欺欺人的享受有她在自己身边的快乐。

花园内,他仰天长叹了一声,不断的灌自己酒,只想将自己灌醉了。

而南宫御,终于还是在那一日找上门来。

没有人知道在皇甫清宸见到南宫御的那一刻,有多想立刻杀了他,只除了那一边的阁楼上,一瞬不瞬的看向这边的踏雪。

尽管皇甫清宸知道皇甫清宇一早就已经做好了安排,应对此时此刻的状况,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对面前那个男人的恨。他没有带剑的习惯,可是十一有,十一的佩剑除了觐见之时,是从来不会离身的。而此时,十一就站在他后面,他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拿到他的剑。

正在此时,身后却蓦地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他回过头去,看到了跑过来的夕颜。

夕颜就站在南宫御面前,抬起手来去揭开了南宫御脸上的面具。

皇甫清宸几乎已经决定去抢十一的剑了,可是皇甫清宇却突然走过来,不动声色的按住了他的肩膀。身后的十一也蓦地察觉到了什么,将剑握在手中,拧了眉看着眼前的情形。

夕颜跟南宫御说着话,从始至终,他们两个人说话的内容根本没有涉及到哪怕些许旁人,皇甫清宸不禁想到了此刻在阁楼上的她——南宫御心里根本就没有她,丝毫没有她!可是为何,她还要为了他,那样的决绝,那样的奋不顾身?

当夕颜终于还是回到皇甫清宇的怀抱,不过片刻之后,如雨的箭矢便已经飞了过来。

皇甫清宇对十一使了个眼色,自己带着夕颜先行闪避开了。十一亦忙的拉住了皇甫清宸,避开箭阵,往马厩的方向跑去。

然而皇甫清宸却转头看向了那座阁楼,那里,窗口处,已然可以看见踏雪的身影。

他不禁怒从中来,狠狠将十一推了一把,自己却返身往那阁楼上跑去。

踏雪听到他上楼的声音,转身看向了他。

皇甫清宸眸色狠厉,看了一旁的十二一眼:“你先走。”

十二正苦于无法劝踏雪离开,见他来了,顿时如蒙大赦:“那九哥,你带着九嫂早些过来,当心啊。”

十二转身下了楼,皇甫清宸冷冷看了踏雪一眼,忽然取过墙上的弓箭,搭弓拉弦,对准了下面南宫御的影子。

“阿九!”踏雪失声唤道,扯住了他的衣袖。

她知道皇甫清宸箭术一流,曾经容妃提起这个儿子时,感叹过他文不行武不行,可是却独独射箭这一项,强过所有的兄弟。她不敢想,如果皇甫清宸这一箭射出,公子能不能抵挡得住。

皇甫清宸冷笑了一声:“心疼了?你有你的心疼,我也有我的仇要报。”

“不关公子的事!”踏雪情急之下,脱口道,“那张药方是我求公子开的,是我的意思,不是公子的错!”

皇甫清宸进紧绷着的脸忽然狠狠抽搐了一下,连带着握着弓箭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最终,手一抖,那箭射得绵软无力,毫无威胁。

然而他却很快又抽出另一支箭来,却将方向一转,对准了面前的踏雪,声音又冷又硬:“如此说来,我应该射死你了?”

踏雪看着他,唇角微微一动,许久之后,方才低声道:“若射死我,能教人心头好过一点,你便射死我吧。”

语罢,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看不见,眼前的皇甫清宸仿佛站立不稳,倒退了一步,身子一偏,仿佛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支撑着自己继续站立,咬牙看向她:“你已经决定要跟他了,是不是?”

踏雪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皇甫清宸连呼吸都不敢了,因为每吸一口气,五脏六腑便都泛起疼痛,而每呼出一口气,他就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流失一分。

最终,他猛然大喝了一声,再度将箭矢对准窗外,这一次,却指向了天空!

只听得“嗖”的一声,箭矢破空而出,很快消失在了云端。

他扔了弓箭,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沈踏雪,今生今世,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南宫御并没有带人去追皇甫清宇,因为太清楚皇甫清宇的本事,一旦做了防备,便不可能被他追上。因此,南宫御只是带了人,上到了阁楼来。

踏雪仍旧站在窗边,依旧紧闭着双眼,脸上却依稀有被风吹干的泪痕。

南宫御缓缓上前,见她的模样,也没有多说什么,只道:“留下来也好。走罢,墨痕在家中等你呢。”

踏雪终于缓缓睁开眼来,看着面前的南宫御,轻轻的笑了。她终于还是离开了北漠,她终于还是离开了那个人,她终于站在公子面前,她终于离他这样近,她终于要回到哥哥身边……

可是为什么,不快乐,一点都不快乐?

踏雪轻轻吸了口气,保持微笑:“多谢公子,其实,我也很挂念哥哥,如今终于可以见到他了。”

如今,终于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今生今世,永不相见。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