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大楚的日子,终于不再如同北漠那般闲适,许是沈墨痕怕她胡思乱想,找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给她做,大的,小的,包括府中的账务等等,都交给了踏雪。

因此,踏雪的日子也是异常充实与忙碌的。而沈墨痕见她再也不提起南宫御种种,也乐见这样的结果,宽心不少。

惠安三十一年,南宫御终于还是再一次去了北漠。

去北漠之前,他来看了踏雪一次,言语间半逗趣的道:“怎么样,这一次,还想不想跟我走一遭?”

踏雪淡淡一笑,很快又隐去了笑容:“当然想。难道公子忘了,有公子的地方,就是我追随的方向吗?”

南宫御看着她,却不再玩笑,道:“那便跟我走吧,我可能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怎么?莫不是真要我去当细作?”踏雪淡淡挑了眉看着他。

“差不多。”南宫御耸了耸肩,道。

踏雪倒似微微一怔,随后方才道:“公子,我不去。”

闻言,南宫御轻叹了一声:“罢罢罢,不去就不去吧。”

可是结果,她还是去了。公子来信说需要她,虽然她心中有疑虑,可是公子都开了口,她其实并不懂得怎么拒绝他。

不料,刚到北漠的第二日,公子便接到了大楚的飞鸽传书,说是皇帝身体有变,因此他便匆匆赶了回去,只剩下踏雪一个人,在他离开两日后,便被皇甫清宇的人请到了他的英王府中。

她心头一片茫然,却不知为何,有着强烈的预感,觉得自己会见到那个人。

结果,果然。

当皇甫清宸出现在门口的那一霎那,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重重撞了一下,纵然面上仍然是波澜不惊,可是心中,早已是一片破碎。

而皇甫清宸到来的目的,也再明显不过。他是为了阻止那个御医给夕颜把脉,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自己曾经立誓此生不会再见的人!而与此同时,他悲凉的发现过了这么久,自己竟然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只要见到她,哪怕只是一眼,他心中固若金汤的防备,全部都会化作坍圮。

这样突兀的相见,根本不在踏雪的预料之中,却不知是不是在南宫御的预料中。

踏雪只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跟夕颜说了两句,与皇甫清宸擦身而过,出门而去。

最终,却还是被他挡住了。

她早该知道他根本克制不住,从他见到她时脸上闪过的第一个神情开始,踏雪就知道他克制不住,只是却从来未曾想过,自己竟然也会克制不住。

当他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动作粗暴得她只觉得疼,她仍旧不懂得回应,因为从来没有回应过。

终于,他松开她,以近乎绝望的声音问她:“沈踏雪,你有没有心的?”

踏雪的心狠狠一震,然而长久以来,早已习惯将自己藏得滴水不漏的她,无法告诉他,她的心,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每天都会疼,莫名的疼。

当他终于一点点的松开她,她知道他准备转身离去,她知道自己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让他走,什么都不要说不要做。可是那一刻,只在那一刻,她却如同魔怔了一般,竟然脱口而出:“我想你。”

他眼中蓦然腾起的火焰让她无力思考自己那句话的对与错,只是当他逼着她再说一次的时候,她脱口而出的,却是从前的时候,最细腻柔软的称呼:“阿九。”

当所有的一切归于平静,她脸色嫣红,眼眸之中,隐隐有些迷离的神色——她有些怀疑,方才,真的是他带给自己的吗?

皇甫清宸微微偏了头看着她,便见到她眼中的迷离,心头蓦地一慌,再度翻身覆上了她,用手遮住了她的眼睛,挡住那让自己心颤的眼神,这才低头去吻她。

他心中欢畅,她终究还是回来了,她终究还是属于他的。其实,这样就好了,他所求的亦不过如此。至于那些从前,他宁愿从自己的生命中划去,只要有她,足矣。

踏雪回到九爷府的第三日,府中很是一番震动。其实早在昨夜她随了皇甫清宸回来之时,这一消息已经暗地里传遍了整个府上。第二日,众人还在观察试探,到了今日,方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爆发。

看着眼前一屋子前来向她请安的莺莺燕燕,踏雪的头微微有些发胀。

她不在府中的一年多,府里增加的女人几乎数都数不过来,她想起先前还未重与皇甫清宸见面之时听到的坊间传言,只说这位九爷府中的姬妾数目之多,几乎快要赶上皇帝的后宫。当时她只是付之一笑,如今看来,却是真的无疑。

她向来疲于应付这些,因此只是冷冷淡淡的坐在那里,那些新入府的姬妾向她问安之时,便倦怠的应一声,难免让觉得高高在上,不近人情。

而在她离开之前与她有过冲突的那董琳,此时此刻却只是站在角落里,眼眸之中一片颓唐,甚至还有拔脚欲走的迹象。这一年来,皇甫清宸府中姬妾越来越多,而她也由最初的受宠,转而到收进冷落,自然也没有了先前那样的锋芒,更何况,如今踏雪是被皇甫清宸亲迎入府,等于再次宣告了她皇子妃的身份,她这个不受宠的侍妾,哪里还敢说什么。

待到她上前请安之时,她便只是低着头,只希望踏雪不认得自己一般。

踏雪抬眸淡淡一扫,却冷笑了一声:“是你。”

那董琳忙的道:“妾身以前不懂规矩,冲撞了皇子妃,请皇子妃多多包涵。”

踏雪淡淡转开眼去,什么话都没有说。

正在这时,却闻得门口朗朗一声轻笑:“好热闹啊。”

众人都忙的低身行礼:“见过九爷。”

却唯有踏雪,仍旧只是坐在上首的位置上,待他走近方要站起身的模样,然而皇甫清宸已经上前一步按住了她的肩,示意她不必起身,这才坐到踏雪旁的位置上,对众人道:“都起身吧。”

所有人都重新站好了,却唯有董琳,因为踏雪并未叫她起身,还是保持了先前的姿势站在那里。

皇甫清宸一见这情形便明白了大概,转头看向踏雪,笑道:“怎么,她惹你不高兴了?我让人将她赶出去,可好?”

踏雪还未有任何表示,董琳却慌了:“九爷,妾身自十五岁就跟了九爷,请九爷不要赶妾身走。”

皇甫清宸冷冷瞥了她一眼,仍旧转头看向踏雪。

踏雪淡淡揉了揉眉心,只吐出一个字:“好。”

皇甫清宸一拍手,许立天立刻带了两个人进来,架了董琳就往外走。

董琳克制不住的大呼起来:“九爷,您不能赶我走,我有身孕了,我怀了您的孩子——”

闻言,厅中的一众女子都是惊愕的模样,看向皇甫清宸,却只是他微微眯起了凤目,眸光犀利,冷笑了一声:“你有了我的孩子?”

董琳慌乱不已,已然忘了一切,扑到他脚边:“是的,九爷,您忘了吗?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您喝醉了,您在花园里遇到我的——”

“滚!”皇甫清宸一脚便踹在她肩上,董琳跌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踏雪只觉得头疼,见此情形,转开眼去,站起身来道:“我先进去休息了。”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她缓缓走出了大厅,随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一离开,皇甫清宸的脸色忍不住更加阴沉,抬头吩咐许立天:“将这贱人给我拖出去打,将她肚子里的孽种打下来再赶她出去!”

闻言,大厅之中蓦地响起一阵低低的抽气声,董琳则吓得哭都哭不出来,脸色惨白的呆在那里。

皇甫清宸却兀自起身,随着踏雪的身影而去。

踏雪正坐在桌边喝茶,刚刚抿了一口,皇甫清宸便已经推门而入,看着她,急道:“不是我。”

踏雪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眸光清冽,淡淡道:“什么不是你?”

“我不知道她肚子里有没有孩子,就算有,那孩子都不是我的。”他有些急,仿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无模样与先前大厅之中判若两人,竟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

一时间,踏雪也不知自己心中是何感受,只是拿起绢子,为他擦了擦额上的薄汗。

这样冷的天,竟然连汗都出来了。

皇甫清宸却一把握住她的手:“你不相信?是真的。”

心头微微无奈,踏雪却淡淡道:“我怎么知道?她说那夜你喝醉了,你自己又该知道什么?”

“就算我喝醉了,我自己的习惯自己怎么会不知道?”皇甫清宸道。

踏雪眉心微微蹙起,看向了他。

皇甫清宸却笑了起来,坐到她身边,转而将她抱进了自己怀中,附于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话。

踏雪眼中先是茫然,继而恍惚,待到最后,竟忍不住微微红了脸,推开他站了起来。

皇甫清宸还怕她不相信,直道:“真的,哪怕是我喝醉了,也绝对不会——”

踏雪一把拿绢子捂住了他的口,低低道:“别说了。”

他看着她耳根子都红得通透,这才微微定下心来,又补充道:“况且,就算我真的醉了,许立天也一定知道我前一夜与谁一起过夜,为了万无一失,他会派人送药过去的。”

他还在解释,踏雪忙的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不想再听他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解释。

**********************

关于这部分具体内容,请大家参见正文146——150章节。另外,在写这个番外的时候,跟正文有小小的偏离,当然并不影响番外的阅读,希望没有给亲们造成困扰哈!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