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有想到,他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却是:“好了,我要休息,你先下去吧。”

在许立天错愕的眼神中,他关起了窗户,走到软榻边,躺了下来。

并没有睡多久,大概只有一个时辰的模样,他便醒了。因为他在梦里看见她,在豫州城内对他轻笑,淡淡的唤他:“九爷。”

竟没有丝毫欲言又止的模样,也就是说,她根本没想过要告诉他,他们有了一个孩子。

他又想起了那日重遇夕颜时她说的话——皇室子嗣流落在外。他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夕颜竟以为踏雪生的是皇甫清宇的儿子!是的,没有人想得到踏雪会为他生儿子,包括他自己。

可是她却不告诉他,她竟然瞒着他!她不是不愿意为他生孩子吗?为什么又会怀上,为什么又要生下来?

须臾,皇甫清宸倏地从软榻上站起身,换了身衣衫,夺门而出。

骑上千里良驹,亲自入宫挑选了两名得力侍卫,便朝着大楚的方向直奔而去。

他的马是上等好马,不过刚刚跑出,便已经将那两个侍卫甩在身后,照此下去,他至少可以提前数日到达大楚。一想到此,他便再也无法等待,竟宁肯犯险孤身赶路,狠狠一抽马鞭,将那两个侍卫抛得越来越远,终于看不见。

他竟然只用了十日就达到了大楚上京,风尘仆仆,很是有些狼狈,却连洗脸换衫的时间都不给自己,进了城便随便拉了个人,问出状元府的所在,又疾奔而去。

状元府书房内,沈墨痕看着门房呈上来的那块带有“怡”字的玉佩,微微挑眉冷笑起来。素闻这位九爷即便是在北漠,亦是极其不守规矩之人,不想到了这里,竟还懂了些许礼数,让人通报,而不是直闯。

“请他进花厅小坐,我稍后就来。”沈墨痕淡淡吩咐了一句。

一跨进这冷冷清清的府邸,皇甫清宸的心便疼了起来。

这便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吗?府邸虽大,但是却处处透着冷情,他听说那沈墨痕也是个性冷的人,亦难怪,她会养成那样的性子。

可是一时,他心中的疼痛却又舒缓了,只因与她呼吸着同一个地方的气息,都让人觉得这样欢畅。

入了花厅,有下人给他捧了杯热茶来,随后便退下了,花厅之中便只剩了他自己,他想找个人问问什么,竟然也找不到。又过了片刻,皇甫清宸急了起来,站起身便要走出花厅自己去寻踏雪。

不想一只脚刚刚跨出门槛,便见到前面来了个约二十五六,沉稳出众的男子,见了他,也只是微微挑眉:“难得北漠怡亲王到访,多有怠慢,请王爷见谅。”

皇甫清宸立刻便猜到了他的身份,想起他是踏雪的哥哥,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称呼。若直接唤沈大人,未免显得生疏,若要他唤“大舅子”之类的,他也实在是拉不下脸来。

末了,却还是不知该唤什么,脱口一个“沈”字之后,顿了顿,才又低声道:“大哥。”

沈墨痕仍旧是淡淡的模样,微微躬身:“不敢当。”

这样子的纠葛着实是有些奇怪,皇甫清宸只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索性避开这些门面上的礼数,开门见山:“我想见踏雪。”

“踏雪?”沈墨痕作势惊讶,“舍妹跟王爷能有什么交集,何以王爷千里迢迢前来见她?”

皇甫清宸此时终于从将要见到踏雪的喜悦中微微清醒,同时也明白过来,这位身为状元爷的大舅子,原是诚心要与他为难。想他皇甫清宸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对身为皇帝的七哥都向来不客气,如今不过是念着他是踏雪的兄长,才这般低声下气,他却不识好歹。

一时间,皇甫清宸的脸拉了下来,语气也冷硬起来:“沈大人又何须明知故问?若沈大人当真不知,那便唤踏雪出来一见,自可明白所有。”

沈墨痕也冷笑了一声:“我道王爷是诚心上门求见,却原来是摆架子来的。如此,我沈府只怕招待不起王爷,王爷请吧。”

皇甫清宸心头的火“腾”的便上来了,苦苦压抑了多日的思念因为沈墨痕这番逐客令爆发得彻彻底底,拍案而起,只差没有拔剑,冷冷看着他:“我今日是来见踏雪的,也不是为了与你说这些有的没的。”

沈墨痕却仍旧是笑着,站起身来看向他:“王爷要见踏雪,那去见便是。”

他说得这样轻松,皇甫清宸微微一怔:“踏雪呢?”

沈墨痕面色不变:“舍妹性喜游历,天下这么大,谁知此时此刻她在哪片山水之间?”

闻言,皇甫清宸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声,只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男人砍了,却还是不甘心,出了花厅,便四下去寻找。好在沈府虽然不小,却也并不大,他找遍了整个府邸,竟然真的没有踏雪的身影!

霎时间便仿若从天际到了地狱,浑身若被人浇了一盆大大的凉水,垂头丧气的走到前院,沈墨痕正站在台阶上看着他,冷笑:“王爷如今信了?”

皇甫清宸冷冷睨了他一眼,也知道再难在他这里得到什么信息,转念一想,便出了沈府,寻了一间客栈,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去给十二,让他派出手上那些禁卫军,前往大楚帮他搜查踏雪的消息。而他自己,则会一直呆在大楚,等待踏雪回来的身影。

却不想,这一等,竟然就一直等到了皇甫清宇再度出兵攻打大楚。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