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柳梢头,皇甫清宸独自倚在窗边,看着天上的月亮,耳朵却一瞬不瞬的听着踏雪在那边哄孩子睡觉。

待成悦终于睡去,踏雪才终于松了口气,看向床边皇甫清宸的背影,又看了看放在桌上几乎已经要凉了的药,方才站起身来,将药端给他:“喝药吧。”

皇甫清宸却冷哼了一声,也不接。

这样孩子气,如何当父亲?踏雪不由得低叹了一声,忽又想到,如果孩子从一开始就在他身边,只怕这几年,他也不会还是如此这般的模样了。

思及此处,她伸出手去,将他的手拉了过来,刚想将碗放入他手中,他却忽然又将手缩了回去,盯着她:“你喂我。”

踏雪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但面上虽仍是淡淡的,却还是抬起手来,将碗递到了他唇边。

皇甫清宸眼眸黑得发亮,始终看着她,张开了嘴,就着她的手将药喝了下去。

好不容易喝完了,踏雪转身刚刚放下药碗,却突然被他捉住,回转身子,他的唇立刻就落了下来。

“药好苦……”他在她唇上喃喃,随后不待她回答,便用力吻住了她。

踏雪不敢用力挣扎,怕动静一大会吵醒儿子,却也不敢任由他胡闹下去。无奈他力气实在是大,她避不开他,唯有先顺从于他。

她一顺从,他愈发肆无忌惮,却似乎也是忌惮着儿子的,抱着她躲到了屏风后面。

“别啊。”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转而去亲她的下颚时,踏雪微微喘息着道,“你吵醒了他……”

皇甫清宸停了下来,眼睛更是亮得吓人,但见他邪肆一笑,低声道:“只要你别出声——”话音刚落,他便再度封住了她的唇。

虽然隔着屏风,可是这样一间小小的屋子,哪里能挡得住什么?踏雪在极度紧张的情绪之中,仿佛还能听到孩子的呼吸声……

皇甫清宸抱着她阔别已久的身子,只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已经直欲破体而出……

从头到尾踏雪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实在难以克制的时候,便一口咬住他的肩,将身子缩成一团。

他在她耳边沉重的呼吸,却也不敢肆无忌惮,小心翼翼,连放纵都是隐忍的。

……

踏雪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皇甫清宸的手将她揽得紧紧的,两个人的身子贴在一处,而他的背后,是同他一样熟睡着的儿子。

踏雪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他怀中脱身,而他竟毫无察觉,依旧熟睡着,想来因病真的是累极了。

起身披衣走到窗边,却蓦地见那灰蒙蒙的街道上站了个人,分明是大楚沈府的人!踏雪微一迟疑,转身看向了床榻上熟睡的父子俩,陷入了深思之中。

皇甫清宸是被人摇醒的,睁开眼来,就看见儿子那张冷冷的小脸,看着他:“我娘呢?”

皇甫清宸腾地坐起身来,往屋子四周看去,果然不见踏雪的身影。心头蓦地一慌,他匆忙起身,拉开房门便冲了出去,在客栈之中上上下下找了一圈,竟然都没有见到她!

客栈掌柜站在柜台里,有些惧怕的看着脸色铁青的他,皇甫清宸在找了一圈之后,终于注意到了他,一把拖过他的领口:“有没有见到过她?”

客栈掌柜吓得几乎哭出来,战战兢兢道:“那位夫人,天刚亮的时候……离开了……”

“哗啦”一声,皇甫清宸一脚踹在柜台上,柜台上摆着的东西顿时掉落一地,掌柜吓得抱头跪在了地上。

皇甫清宸咬牙切齿,几乎恨到无以复加!她居然敢走!她居然敢就这样走掉!

他匆忙转身又上了楼,一把抱起还在床榻上坐着的儿子,转身便下了楼,直奔马厩而去。

将儿子抱进怀中,翻身上马,一夹马肚子,快速朝着大楚的方向而去。

而身后,跌跌撞撞追出来的掌柜只来得及张口唤一声“公子”,便只见到他绝尘而去的身影。

就在这一日,大楚降了北漠,大楚的王侯将相们都归降了北漠。

皇甫清宸带着孩子,在已经是北漠领地的大楚寻找了几个月,分派出了几倍的人马在各地寻找,却还是没有踏雪的丝毫踪影,甚至连沈墨痕,也失去了踪迹。

他恨她,前所未有的恨她!为了逃离他身边,她竟然连孩子都舍得放弃!还是,她从一开始就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

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下来,成悦对他的态度已经好了许多,会张口唤他“爹爹”,但是那小脸还是臭臭的,尤其是每一日都找不到踏雪,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都会朝自己父亲的身上怨愤似的踹上几小脚。

皇甫清宸找不到踏雪,心情也是阴郁,偏偏面对着这个小祖宗之时,还都得好言好语的劝着哄着。

几个月之后,他终于决定先带儿子回北漠,至于踏雪,他只知道自己不会放过她,他绝对不会放过她!就算就将天下翻遍,他也一定要找到她!

为了找踏雪,他已经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回到北漠,而如今回到这里,竟然半点精神也打不起来,倒是坐在他马前的成悦,有些兴奋的东张西望着。

突然,成悦仿佛看到了什么一般,伸出手指着前方,高喊了一声:“南宫叔!”

皇甫清宸身子顿时一僵,抬起头来,看向前方的时候,便见到南宫御骑马而过的背影,眼中顿时燃起了熊熊怒火!

*********************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