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长久未曾见到皇甫清宸的容妃,自他在殿门口出现的那一霎那,便已经泣不成声,扑上前来抱住了他,只是哭。

皇甫清宸心中也是有愧,沉声道:“儿子不肖,让母妃担忧了。”

容妃哭了许久才缓缓收拾了眼泪,往皇甫清宸身上打了一下:“你个没良心的臭小子,你心里要是还有我这个娘,也不至于走这么久——”

余下的话音戛然而止,容妃的视线停留在皇甫清宸身后的成悦身上,先是一怔,随后竟然爆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这是?”

皇甫清宸伸手将成悦牵了上来,道:“母妃,这是成悦,皇甫成悦,你的孙子。”

容妃大喜之下,一把将小成悦抱进怀中,竟然克制不住的再一次哭了起来,直到成悦微微皱着小脸唤了一声祖母,她才又倏地破涕为笑,忙不迭的答应了:“哎哎,成悦乖,成悦真乖。”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容妃又唤人取好吃好玩的给成悦,过了许久才想起来什么,转头看向皇甫清宸:“踏雪呢?你找到她了?”

皇甫清宸眸色暗淡下来,摇了摇头。

容妃见状,也唯有轻叹一声:“你为她做的也够多了,如今,就算了吧。命里有时终须有,她若注定要和你做夫妻,迟早也是会回来的。况且如今你们俩也有了成悦……”说起成悦,容妃心情忽又好了起来,转过头去跟孙子逗笑起来。

皇甫清宸只是看着,许久之后,淡淡垂下了眼眸。

小成悦向来冷冷淡淡的性子,遇到了容妃,倒仿似收敛了许多,时时的朝着这位祖母笑。这样一来容妃对他更是爱不释手,非要将他留在宫中住一段时间,好陪着自己。皇甫清宸也不阻止,陪着二人用过晚膳之后,便出宫回了府。

回到王府中,一跨进大门,他竟然习惯性的就往维安楼的方向走去。

许立天在他身后急得只跺脚,挣扎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九爷?”

却已经迟了,那已经被付诸一炬的维安楼废墟已经出现在两人面前,许立天心头惨叫了一声,不想皇甫清宸却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着许久,突然转身往从前踏雪住过的那个小院子走去。

推门而入,满室蛛尘。

连跟在他身后的许立天都被呛得咳嗽起来,皇甫清宸却依旧面色如常,伸手接过许立天手中的火折子,点亮了桌上的烛台,方才对他道:“你出去。”

许立天心头虽然迟疑,却还不是不从不从,走出了房间。

屋子长久没有人进,桌上凳上都是厚厚的灰尘,皇甫清宸却毫不在意,寻了张凳子坐下来,闻着空气中传来的腐坏气息,脑中却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她对你的心意,她对你的心意,她对你的心意!

突然,他站起身来,狂乱的在屋中寻找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可是反反复复的想着那句话,他必须要找一些痕迹来告诉自己,那是真的,那不是做梦。

“哗啦”一声,他拉开了梳妆台边的那个抽屉,抽屉内的朱钗头饰顿时掉落一地,然而在那些金玉之中,却有一包被丝绢包起来的东西,显得与众不同。

皇甫清宸缓缓低身,将那包东西拾了起来,缓缓打开,心头霎时间狠狠一滞!

是那串青玉项链!绢子里面包着的,是他亲手一颗颗打磨出来的青玉珠子,却多数都已经被摔得不成样子了,唯余两三颗,还是从前的模样,完好无损。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摔这链子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力气,只怕满屋子都摔的碎片乱飞,可是,她竟然将这些碎掉的珠子都一一拾了起来,收在这里?

他禁不住一阵恍惚,这样的举动,究竟是为了他,还是为了南宫御?

回过神来,他快速走到桌边,将那些珠子都放到桌面上,然后开始动手,一颗颗的想要将那些珠子拼起来。

很难,因为碎片实在是太多。若是换了从前,他决计不会有这样的耐心做这种事,可是今夜,他的心不知为何,竟异常沉静。

而他,根本不会知道,踏雪曾经做过的,跟他一模一样的傻事。

一直到第二日下午,他才终于勉强拼好了大部分的珠子,却还是有两颗,怎么都拼不全。想来当时,是没有找齐碎屑的。

彻夜未眠,又劳心劳力,他惶然的坐在那里,眼中泛着红丝,脸色也微微发青。

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再度将那些珠子收回了绢子里,整个都放进自己的袖中,起身走出了这个房间。

刚刚沐浴完,换了身衣衫,正待要进宫去见容妃和成悦,十二却突然闯进了他的房间,喘着大气道:“九哥,有九嫂的消息了,她在北漠和西越边境上的一个小镇上出现过,你现在就派人过去看看吧!”

皇甫清宸放在门上的手微微一僵,随后,用力捏紧了门框,力气竟然大到将手指都微微陷入了那木头之中。

十二看得心惊胆颤,又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九哥?”

末了,皇甫清宸才缓缓松开手,沉声道:“不必了,这一次,我让她自己选。她若是我的,那么迟早会回来的,不是吗?”

十二只觉得这话耳熟,还是出神,皇甫清宸忽然已经搭上了他的肩,笑了起来:“见过我儿子没有?走,带你一同去见见他,也给他引见一下你这个十二叔。”

三个月后,某日,怡亲王府门口,突然停了一辆马车,马车上走下来一个女子,冰雪一般的容颜,静静打量着面前的这座府邸。

门房上的人一见到她,立刻便大惊失色,忙不迭的唤来了许立天。许立天匆匆出府门口来,脸上重重一抽,差点喜极而泣:“王妃,您总算是回来了。”

踏雪看着他,只是淡淡一笑。

“来人呐,快进宫去给九爷报信!”许立天回过神来,忙的大声呼喊,一时间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失态,有些尴尬的笑笑,“王妃快进府吧,这一路上怕是辛苦了,先进去休息片刻。”

踏雪点了点头,随着他踏上王府前的石阶,然而刚刚走了两步,便忽然听闻一阵急促的马蹄上传来,不由得停住脚步,转头看去,便只见马上那人,神色看起来煞是凝重,紧抿了薄唇,几乎是直冲过来。

踏雪缓缓收回了步子,站在原地看着他飞快的驰近。

皇甫清宸并不是得到许立天的通传才回来的,而是他早就已经派去四方城门守着的人给他传了信,他这才不顾一切的丢下中枢院中的一众大臣,飞快的奔回王府来。

远远地,他便已经看到了,那白色的身影,是她,真的是她!

他心中的狂喜顿时湮没了一切,待到马匹驶到跟前,翻身下马之后,几乎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她面前。

她站在两级台阶上面,他在下,两人的眼睛堪堪在一个层面上,相视。

许立天见状,忙不迭的打发走了在场的人,自己也躲了起来。

踏雪仍旧是淡淡的模样,皇甫清宸心中的狂喜,却已经逐渐被别的情感所替代。他深深吸了口气,眸色愈见幽暗,方才哑着嗓子道:“为什么回来?”

踏雪眼中的错愕飞快的一眼而过,顿了许久也没有说话。

皇甫清宸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双腕,让她的脸逼近自己,再度开口:“我问你,为什么回来?”

踏雪如同结了冰的眸光,却缓缓的明亮起来,仿佛被阳光照射过后,冰雪融化一般,潋滟。她终于开了口,低声道:“为了成悦。”

皇甫清宸脸上一抽,强自克制了:“还有呢?”

她唇角微微一勾,接下来那几个字,传入他耳中,竟然仿如天籁——

“还有,你。”

皇甫清宸的内心,霎时间天翻地覆,一把将她拉进自己怀中,扣住她的脸:“我是谁?”

她依旧与他相视,没有避开他的眼神,道:“阿九。”

这一回,换作是踏雪的世界天翻地覆——她还没回过神来,便已经突然被皇甫清宸打横抱起,大步往府中走去。

……

第二日自他怀中醒来,踏雪只见到自己满身的淤青与红痕,天晓得他昨天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她只觉得全身都疼,蹙着眉头看了看仍旧熟睡着的他,刚刚动了动,他却突然就睁开眼睛来,一开口便是:“去哪里?”

踏雪哪里是要去哪里,只不过想动一动身子,却见他那样紧张的神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无奈道:“你松开一点,我疼。”

皇甫清宸这才满意一笑,紧揽着她的手臂微微松开了一点点,又道:“哪里疼,我给你揉揉。”

踏雪红着脸啐了他一口,却又被他扶着脸,吻得日月无光。

*****************

老九的故事还有一章应该就会结束啦!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