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身上依旧是一身太监的妆扮,因为在地上坐得久了,皱皱的,帽子不知什么时候也歪了,看上去很是有些滑稽。眼见他还是那副模样,她心中倒愈发没了底气,小心翼翼的走近他两步,拉住他的袖口,又低低唤了一声:“皇甫清宇。”

皇甫清宇看了她一眼,脱下自己身上的披风罩在她身上,又为她把头上的帽子扶正了,方才淡淡道:“走吧。”

这样离得近了,夕颜才看见他眼底淡淡的青色,分明是累极了,又想起刚刚在脑中回想的那些,心中一时大动,伸出手去就抱住了他:“我想你了,可是你总是那么忙,我在宫中呆着又无聊,所以才请十一带我出来走走,你若是生气,我以后不出来就是了。”

皇甫清宇没有动,许久之后,才疑似低叹了一声。

夕颜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他,却见他正定定的看着自己,漆黑如墨的眼眸在微暗的天色之中,显得熠熠生辉。夕颜蓦地笑出声来,仿佛是自己故意做出这件事终于成功引得了他的注意一般,虽然本意并非如此,可是这结果却让她欣喜。

皇甫清宇这才将手放到她腰际,揽了她:“回宫吧。”

夕颜笑过了,跟着他往府门口走去,走到中途便遇到了匆匆而来的十一。

十一见到皇甫清宇,似是微微一怔,方才道:“七哥,你来了。”

皇甫清宇淡淡应了一声,又看着他道:“你回吧。”

十一沉默下来,没有再说什么。

夕颜立刻敏锐的察觉到他们之间有什么,却识趣的没有在这个时候问,待到出了府门口,上了马车,眼见皇甫清宇脸上还是没有丝毫的笑意,便绕着弯子问他:“你今天的事情都忙完了吗?”

皇甫清宇应了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夕颜缓缓伸出手去,在他的眼下抚着,又道:“你既然这么忙,为什么十一却这么闲?平常不是他最能帮你手吗?”

皇甫清宇却倏地睁开眼,看着她,许久之后,方才道:“十一近来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夕颜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

皇甫清宇却又闭上了眼睛,似乎根本没有打算回答她。

夕颜被他这样的态度激得恼了,重重一跺脚,自己坐到了马车的另一端,离得他远远的。

心头不是不委屈的。成日里都见不到他,不过出来走走,却只得到他这样的脸色。方才想笑的心境此刻完全消失了,甚至还隐隐有着想哭的冲动。

又过了许久,皇甫清宇才终于睁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才终于坐到她身边,轻轻掰过她的脸,微微笑了起来:“生气?”

夕颜一把打开了他的手:“别碰我。”

“唔,那好吧。”他竟然真的答应,坐回了之前的位置,继续闭目养神。

夕颜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瞪着眼睛看了他半晌,终究还是忍无可忍,上前跨坐到他身上,伸出手来掐住他的脖子:“你说,你到底在想什么?”

他睁开眼来看着她,目光幽深。

夕颜继续用力掐着他:“你是不是后悔娶我了?为什么给我摆脸色?”心中到底是不舒服,底气也不那么足,声音也逐渐弱了下去:“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她终究还是记得他曾经说过后悔喜欢她的话,虽然当时的情形并非那样简单,可是如今想来,心中却还是不免胆寒,眼见着他还是不说话,夕颜只觉得自己身子都凉了,忍不住就想逃离他身上。

就在她要起身的那一瞬,皇甫清宇却突然按住了她,紧紧将她拥进怀中,低头吻住了她。

夕颜先是一怔,随后便回应着他,也不知是急切还是气愤,力气之大,竟然将他的唇都咬破了。

皇甫清宇微微哼了一声,松开她,抬手往唇上抚了一把,手指上立刻便染了血。夕颜坐在他身上,眼眸之中仍旧有着明显的愤懑,看着他唇上破的那个地方,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皇甫清宇一把捧住了她的脸:“这个样子,是想让我明早上朝被那些大臣笑话,嗯?”

“是。”夕颜恨恨道。

他低低叹了口气,状似无奈道:“罢了,笑就笑罢,谁叫家有悍妇。”

夕颜立刻瞪大了眼睛,大叫起来:“你敢说我是悍妇?”她气得又伸手去掐他,却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了,随后扣住她的双手,另一只手捧起了她的脸,低头在她唇上微微一碰。

夕颜张口就又要咬他,他却极快的闪开了,轻笑着:“还来?”

夕颜哼了一声,却突然敏感的察觉到他……

她顿时红了脸,也是被他调教得太好的缘故,身子顿时就软了半边,却还是想着之前的不快,咬着牙冷眸看着他。

他拉低了她的身子,低笑出声:“刚才,不是说想我了?”

夕颜红着脸:“现在不想了。”

“那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皇甫清宇低叹了一声,便松开了她的手,任她去。

夕颜自然是又急又气,想来想去,却还是没有从他身上下去,只是用力的打着他,也不知打了多少下,他也不还手。夕颜用光了力气,终于无力的靠在他怀中:“你说,你跟十一到底怎么了?”

他们几个兄弟之间,感情一向最好,即便是当初皇甫清宸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她,皇甫清宇面对他时也没有出现过今日面对十一的疏离,夕颜实在是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让他和十一之间竟然淡漠成这个样子。

皇甫清宇却如同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无论如何就是不回答。

夕颜气得一下子从他身上跳了起来,马车却突然晃动了一下,夕颜身子一歪,眼看就要摔到车厢内,皇甫清宇立刻伸出手去拉住她的手,自己迅速闪身垫在了她的身下,两个人一起重重摔在马车内,好在夕颜只是摔在他怀中,并没有觉得疼。

原来是已经到了皇宫,皇甫清宇拥着她坐起身来,夕颜恨恨瞪了他一眼,推开他,跳下马车。

回到寝宫之中,夕颜仍旧是不理他,他沐浴过来,她还是坐在那里生闷气。

皇甫清宇不由得笑了笑,上前拥住她:“这是做什么?难得今日事情少,你就这样对我?”

夕颜冷哼了一声:“你今天不说清楚,别想碰我。”

“唔,那我先睡了?”他低笑一声,果然就松开了夕颜,径自躺到了床榻上。

夕颜的威胁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她自是不甘心,恨恨的去沐浴。回来之后,她打定主意要套出他的话,便换了种方法,主动偎上了他的胸膛:“七郎……”

皇甫清宇并没有装睡多久,便睁开眼来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挑起眉:“嗯?”

夕颜风情万种的一笑,手指缓缓摩挲过被她要破的唇:“痛不痛?”

皇甫清宇顺势就含住了她的手指:“痛。”

夕颜轻轻的笑了起来,抽出自己的手指:“那……我给你吹吹?”

皇甫清宇不再说话,只等着她。

夕颜顿了顿,低头吻住了他。

皇甫清宇捧起她的脸,一个翻身将她压住,低沉一笑:“这么乖?看来我不说不行了?”

夕颜立刻勾住了他的脖子:“说啊,十一到底怎么招你了?”

皇甫清宇修长的手指缓缓抚过她的脸,低叹一声,道:“十一什么都好,就是过不了情这一关。”

夕颜恍惚明白了什么:“你是说独舞还是他的王妃?”

“都是。”他低声道,“他近来愈发的心不在焉,所以我才让他回去休息,想清楚再回到朝中。”

“你不该逼他的。”夕颜心中微微有些沉重,“你说他过不了情关,你,皇甫清宸,十二,哪一个过得了?尤其是皇甫清宸,你看他为踏雪都快疯了,你也不曾说过他什么,何苦要这样对十一?”

“我这不就是在给他时间吗?十一是我寄予厚望的人,所以,才更不想看他……继续这样混乱下去。”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忽然越来越低,仿佛不欲再说。

夕颜重重在他肩上捶了一下:“那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我?”

皇甫清宇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若是告诉了你,你又会自作聪明去帮他,结果肯定是越帮越忙。”

夕颜抬起脚来就要踹他:“你说谁自作聪明?”

皇甫清宇轻笑着钳制住了她的双手双脚,吻了下去。

夕颜挣扎了两下,没有挣扎开,也就逐渐软了下来,顺从的贴在了他身上。

***************************************************************************************

第二天,夕颜自他怀中醒过来,很是讶异:“你怎么还在这里?”

皇甫清宇指了指自己的唇:“我可不想真的让群臣认为我后宫之中的皇后这样凶悍。”

夕颜又羞又恼,笑着往他怀中埋了埋,又道:“早知道我早就咬你了,也免得你每天累成那个样子。”

他低沉愉悦的笑了起来,胸膛在夕颜的耳下震动着。

夕颜许久没有过这样满足的感觉,赖在他怀中不肯起身,两个人又说了些话,夕颜忽然想起上回容妃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便忍不住当作笑话来讲给他听:“当时我都快尴尬死了,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下去,连踏雪都笑我……”

皇甫清宇笑了笑,却忽然握了她的手:“要不,我们听从容太妃的建议?”

夕颜一怔:“啊?”

皇甫清宇将她抱进了自己怀中。

夕颜这才明白过来,忙道:“可是你不是说,暂时不要吗?”

“虽然我觉得儿子太多并不是好事……”他低笑,“可是我们只有良辰一个,好像确实是少了一点。”

夕颜不由得笑了起来,埋在他颈窝处,还是觉得有些羞:“凭什么你说不要就不要,说要就要?我不要!”

他好像一早就预料到了她会有这个反应,笑道:“那就随你好了。”

夕颜顿了顿,忽然敛了笑意,低声道:“其实我知道容太妃的意思,她根本就是想说,你是皇帝,理应三宫六院,雨露均沾,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子嗣,而不是……不是被我一个人霸着……”

皇甫清宇忽然伸出手来,勾起了她的下巴,眸色深邃:“那你的意思呢?”

夕颜别开头,抱着被子滚到了床榻里面,闷声道:“我没有什么意思。”

“谁说的?”他忽然自身后抱住了她,低笑起来:“我觉得,颜颜很有意思。”

皇甫清宇与她十指交握,沉声道:“傻瓜,我自然是只要……你我的孩子……”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