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原本垂着眼,却蓦地看见眼前那一缕青丝,眸中微微一颤,顺着那缕发缓缓往上看去,便正对上女子娇俏的面容,关切的眼神:“你喝了很多酒吗?”

他的眼睛亮得有些骇人,灵曦见他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忍不住有些担忧,低下头来伸手抚上他的额,想看看他是不是有些发热。

可是就在她低下头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前倾了些许,就那样印上了她的唇。

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灵曦想起这个吻,都还是恍惚的,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他究竟是不经意的亲上来,还是一时情难自禁,或是别的什么……

可是此时此刻,他真的亲了她!灵曦脑中轰然一声,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奔头顶而去,脸上奇热,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直到,他的手缓缓抚上她的脸,那带着薄茧的手指,温柔的抚过她的眉梢,她的眼角,随后缓缓的随着她的脸移到后颈处,时轻时重的抚着。

灵曦霎时间全身力气骤失,跌进他怀中。

事情就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他的怀抱温暖而有力,灵曦终于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意志,以致后来是什么时候被他抱到内帐之中也不知道,只是近乎贪婪的呼吸着他的气息,鼻息交融之间,是她的刻意沉沦与放纵。

他的眸色始终是清亮的,可是那清亮的深处,又依稀有着某种迷茫。也许,这荆棘密布的一路走来,他早就已经迷失……

……

当灵曦终于从疼痛中回过神来之时,已经被他拥在怀中,背后就是他温暖的胸膛。他温暖的呼吸就拂在她的耳际,微痒,却也是极其温暖的。灵曦悄悄偏过了头,便见着他睡着的容颜,依旧干净俊朗,嘴角微微上翘,一副餍足的模样。

简易的床榻很窄,两个人躺在上面本就有些拥挤了,所以灵曦翻身的时候虽然极其小心,却还是惊动了他。

只见他眼皮微微跳了跳,然而还是没有睁开,只顺手将怀中的人一捞,灵曦便整个的贴进了他怀中。

身子仍然很疼,可是她满心欢喜,已经全然忘记了疼痛,只是怔怔的看着他近在眼前的容颜,纤细的手指一点点抚过他的眉宇,鼻梁,薄唇,原本冰凉的身子也终于开始微微暖和起来。往他怀中埋了埋,终于还是再度情难自禁的唤了他一声:“清容。”

他似是听到了,模模糊糊应了一手,缠在她腰上的手更紧了,随后,喃喃的开口:“舞儿……”

灵曦的身子赫然僵住,紧接着,手脚再度冰凉起来,连脸色,都在一瞬间变得惨白。

舞儿,原来他唤的是舞儿。

她很想笑,却又很想哭。

这样的结果,她早就预料到的,他的心里只有他的舞儿。她分明是知道的,而且,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代替独舞在他心中的位置。她只是想,他想着独舞也罢,念着独舞也罢,只要眼中有她薛灵曦,只要心中的一个角落偶尔会想到她,也就足够了。

连并存都不需要,只是想要他心中的一个角落而已。

已经卑微至此,却唯独有一点,她没办法接受他将自己当成独舞,正如此时此刻,她被他拥在怀中,可是,他口中唤的却是独舞。

不可以,这样,绝对不可以!

灵曦逐渐掰开了他缠在自己腰上的手,用了很大的力气,好在他睡得也熟,并没有醒过来。

衣衫散落一地,她在床榻边呆坐了许久,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才终于弯腰缓缓拣起自己的衣衫,一件件的穿回身上。

穿好了衣衫,又取了束发带,缓缓将自己的头发束好,戴上帽子之后,才想起来这张脸不能这样,于是又蹲了下来,用手在地上沾了灰土,再胡乱的抹在脸上,却惊觉自己脸上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滑过。有些慌乱的拭去那恼人的东西,她再度在脸上抹了一层土。

做完这些花了很久的时间,她这才站起来,看向床榻上仍旧熟睡的他,终于缓缓退开了步子,拖着极度酸疼的身子离开了元帅大帐。

对于她再度回到灶头军的营帐,第二天一早醒来的那一班伙夫表现出了极大的惊异,都围着她问长问短,探究她这些日子的去处。

面对这些,灵曦全都是淡淡一笑:“没有啊,十一爷派我去办点事情,办好了也就回来了。”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儿的,还给十一爷办事?”有人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莫不是十一爷好那口,召你去帐中侍寝吧?怎么,如今厌倦了,就将你赶回来了?”

灵曦从来不缺少混迹军营的经验,比这更粗鲁难听的话都听过,因此闻言也并不生气,反而扬着脸看向那人,笑道:“你有本事将这话拿到十一爷面前去说,让他回答你去?”

提到他,众人哪里还敢继续打岔,一时都散了。可是没想到,接下来灵曦面对的所有人,看她的时候几乎都是一副暧昧的神色,直让她心里发毛,终于察觉到什么不对劲,抓了小吕来到营帐后,威逼利诱让他说出真相。

结果半晌小吕才吞吞吐吐的道:“昨夜,听说有人亲眼看到你跟十一爷在大帐之中……亲热。”

他并没有说得多直接,灵曦脑袋之中顿时轰的一声,也猜到是他和她在外帐之中亲吻的时候,只怕是让外面的守卫看了去,于是再说不出一个字来,耷拉着脑袋回到了营帐之中。然而这样一来,灶头军中几乎没有人敢让她做事,全都将她当做十一爷身边的红人来捧着。恰如此时此刻,正是晌午最忙碌的时候,可是她却被赶到一旁,百无聊赖的蹲在地上鬼画符。

可是心头的鬼画符,到了地上,却全都演变成一个个清晰可见的字:“清容清容清容清容……”满满的,都是他的名字。

灵曦不觉抱紧了手臂,一颗心空泛到发疼。

之所以对她好,就是因为那一场遇劫吧?他心中最深的爱,最深的痛,通通都给了那个叫独舞的女子,因那一场蓄意谋杀,他失去了她,劫后,往生。而她,却恰恰与独舞相反,劫后,余生。所以,他竟不自觉将她当做没有死的独舞,所以,才会有了昨夜的那一次失控。

灵曦自始至终蹲在那里没有动,来来往往的人都会看她一眼,然而却都不曾与她说话。

过了晌午,最忙碌的时候过去,灶头军里的人也吃了午饭,坐在帐外晒太阳聊天,话题自然时不时扯到她身上,灵曦听在耳中,也如同没有听到一样。

小吕端了一个大碗来到她面前,递给她:“拿去吃,总不能被人说了两句便饭都不吃了吧?”

灵曦心头堵得慌,摇了摇头,低下脸来擦去地上的那些字迹。好在小吕似乎并不识字,也没问她写了什么。

正在此时,前方却突然传来消息,十一爷正在军中巡视,已经快到这边了,叫这边的人都打起精神。

灵曦心中咯噔一下,那一瞬间脑中竟然闪过一个念头——他是不是发现她不见了,所以才刻意找个机会过来寻她?可是这个念头刚刚浮出脑海,便立刻被她否决了,仍旧无精打采的蹲在那里。

小吕与她要熟一些,哪里见得她这幅模样,便拖了她跑到已经列队站好的一众士兵后方。

未几,十一果然在几个副将的陪同下,一路巡视着,一路往这边走来。

灵曦终究还是忍不住抬起头,透过面前人墙中间的缝隙看着逐渐走近的他。距离不是很遥远,可也许是阳光太刺眼的关系,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只觉得应该是一如既往淡淡的模样。而他,似是看见她了,又似是没有看见,毕竟她个子小,又站在后面,可是灵曦却总觉得身上一股股的不自在,便又低下了头,再不去看他,只呆呆的瞅着自己的脚尖。

十一的眸色极其不明显的加深了一层,上前与站在前方的赵辉说了几句话,又对着众人道了几句辛苦,给了几句鼓励,便又带着人继续往前走去。

只是离开之际,却不觉握紧了身侧的剑柄,力气大到手上青筋毕现,不过,并没有人注意到。

灵曦的无精打采一直持续到第三日,小吕本以为她会一直这样下去了,谁知道吃过早饭之后,她忽然又活跃起来,一如既往的缠着他要他教她做菜。小吕只觉得她反复善变,却哪里知道她心中的想法?

灵曦用了两日的时间,终归又说服自己,她原本便只想为他做些什么,也没有说过非要得到他的回报。既不能接受他将自己当做独舞,那便如同没有发生过那件事一样,照旧如从前一般陪在他身边,也未尝不可。因此她很快便又释然了。

有了十一的领导,战事进行得十分顺利,半年时间之内,已经收复了多处失地,据说京城之中的皇上龙颜大悦,曾一连赏赐下三张金牌,嘉许十一王爷功绩。而如今,收复失地的战事已经接近尾声,灵曦想着不日便要班师回朝,不由得有些苦恼起来。

这段时间以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从不出现在他面前,偶尔可以隔着人群或者帐篷远远地看他一眼,便已经觉得足够。跟小吕学会做酒菜之后,她所准备的吃食也经常被送进他的营帐之中,只是她从来不自己去送。每回看着被他吃得干干净净的酒菜,心中倒也是欢喜的。

而他,也真的就如她所期望一般,简直当军中没有她这个人,抑或,就将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士兵。

如今,眼见着大功将要告成,灵曦竟然有些害怕起回京城来。她怕,万一回去了,便不能如现在这般很好的控制自己。万一,她忍不住想要更多,该怎么办?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