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竹只来得及点了一下头,便瞬间看着自家小姐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随后,灵曦立刻就撩开帘子跳下马车,提裙往府中跑去。

来到十一房门外,灵曦不顾众人的阻拦,径直便冲了进去。

十一正在更衣,听到声音走出屏风一看,见是她,却不由得怔了怔,随后方才拧了眉道:“怎么了?”

灵曦靠着门看着他,平复了自己的呼吸之后,方才淡淡道:“你的心,死灰复燃了吗?”

“你说什么?”十一语气也极淡。

“我说你的心死灰复燃了吗?”灵曦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听说你的七嫂没有死,又心动了是吗?你心中又开始想着她了是不是?”

她这模样,倒是像极了来吵架的小妻子,十一声音沉了下来:“薛灵曦,你可以继续胡说,但是不要扯上别人!”

“那你为什么急着去西越?西越关你什么事?”

“七哥现如今正准备动身前往西越!我要去西越,不过是为了带不离过去,你胡思乱想些什么?”他语气也微微急促起来,带着很轻微的气急败坏。

灵曦冷笑了起来:“我胡思乱想吗?皇甫清容,你问问自己的心,你是不是想着去见她?你还记得上次你去大楚,回来怎样?你回来之后立刻又开始吸阿芙蓉!不是因为你见了你的七嫂吗?你告诉我,这样的情形,我要怎么才能不胡思乱想?”

“够了!”十一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冷冷道,“就算是,又与你何干?”

就算是,又与你何干!灵曦身子一僵,杵在原地不得动弹,原本因为激动而分外明亮的眸光,一瞬间就黯淡下来。与她何干?原来到了如今,即便两个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在他的心目之中,她仍旧是个彻彻底底的外人,与他无关之人!

十一一见她的模样,登时便有些懊恼自己的口不择言,正在此时,灵曦突然轻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却异常的凛冽悲怆:“是啊,你愿意放任自己这么不忠不义下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完这句,她转身就出了房间,再度往大门走去,登上了先前的马车。

翠竹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小姐,你跟十一爷说什么了?”

灵曦脸色异常的灰败,却摇了摇头,轻笑道:“没说什么,我只是去向他求证一件事。事实证明,原来我在他心里,根本什么都不是。亏我之前还自不量力的想,也许已经能够在他心中占据一席之地,原来,不过是妄想。”

待回到护国公府上,灵曦一下马车,便已经有些微微变了脸色——为何护国公府,看起来竟如此萧条?她匆匆进了门,一路走到前厅,却连一个丫鬟小厮都没有看见,一直到穿过壁堂,才看见站在屋檐下的护国公。

“父亲!”灵曦忙的迎上前去,“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护国公见了久未谋面的女儿,却也只是淡淡一笑,依旧看着满目萧瑟的园子,道:“没什么,只是将府里的人都遣散了,将来,要是十一爷追究起来,也不会连累旁人。”

灵曦心头一惊:“父亲?”

护国公脸色依旧淡然,道:“这一次,护国公府怕是真的气数已尽。前些日子,皇上已经以谋反罪名拿下了四爷,圣旨昭告天下,将四爷与秽乱后宫的六爷一同斩首。可是,我得到消息,四爷并没有被斩首,而是被羁押天牢,想来,皇上是为了让十一爷亲自动手。”

灵曦的心,沉沉跌了下去。也就是说,十一在杀四爷的时候,就是他准备秋后算账的时候,到那时,护国公府在劫难逃。

顿了顿,她却忽又想到了十一说的话,抬头看向年迈的父亲,微笑起来:“父亲且宽心,如今十一爷尚有重要事情没做,皇上也并不在京中,一时片刻,只怕还想不起护国公府。左右还有时间,就让女儿陪在二老身边,以敞初嫁这两年来,未曾尽到的孝心吧。”

数日后,北漠大军出动,再一次攻打大楚,而又过了数日,十一带了不离,启程前往西越。

将当年七嫂离开的真相告诉七哥之后,七哥果然是不能放手的,即便是自责,即便是懊恼,他也不会放开七嫂。只是十一没有想到七哥竟然着急成这般模样,一面派兵攻打大楚,一面便赶往了西越,也许是因为七嫂如今失了忆,他还特地嘱咐他带着不离随后前往。无论怎样,看在女儿的份上,七嫂也应该会原谅七哥吧?

想来是因为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母亲,不离也极为乖巧,一路上竟然不哭不闹,所以十一的行程也极为顺利。只是马儿一路飞驰之时,他却总是会不自觉想起多日未曾回到王府的灵曦。

自那日她与他争吵过后夺门而出,便再也没有回来过。而他忙着出兵大楚之事,也没有别的心力来顾她。如今日夜赶路,却总是不觉想起当日凯旋回京之时,她一路照顾自己起居饮食的情形,同时,也依稀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冷落了她。

十多日后,十一终于到达了西越,却在进城之际得到皇甫清宇的消息,让他径直将不离送到西越太皇太后所居的寺庙之中。十一依言安顿好不离,出了庙门,便见到了皇甫清宇。

原来他竟就在庙门口搭了两间房子住下,十一忍不住道:“七哥,你还没见到七嫂?”

皇甫清宇淡淡一笑:“见到了。只是,她还不知道我来。我想让她先见不离。”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