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夜里,到了投宿的客栈,灵曦仍旧是一个人便当先上楼进了房间,连吃饭的时候都不曾下来。

十一和剩下几人在大堂之中坐着,见她未曾出现,便嘱咐了掌柜给她送些饭菜上去。掌柜上去之后很快又下来,转而取了一壶酒又走上了楼。

十一忍不住拧了眉,原本便没什么胃口,索性搁了筷子去外面走动。

一直到月上中天他才又回到客栈之中,上楼,路过灵曦的房间,却只听得里面“噗通”一声。神思一滞,来不及犹豫,已经推门而入。

屏风后,她身上湿了大半,坐在地上,一副呆滞的模样,双颊酡红,分明是喝醉了。

十一倒是从未见过她这幅模样,上前将她抱了起来。

她神智已经不清楚了,一个劲的盯着他的脸瞧,半晌之后才终于看清他是谁,忽然笑了起来,竟然伸出一只手往他脸上拍打着:“清容,喜欢自己七嫂的清容。”

十一克制不住的一恼,制住她的双手,冷冷唤了她一声:“薛灵曦!”

她醉眼迷离的看着他,畅快淋漓的答应了一声:“是,十一爷!”

十一有些哭笑不得,将她扔到床上,转身去拿了毛巾过来给她擦脸,不料刚刚擦到一半,她却忽然坐起身来,抱着他,埋进了他怀中。

十一不动,她却逐渐的抽噎起来:“清容,你为什么要喜欢她,你明知道那是不可以的,她是你的七嫂呀!就算她再美再好,你不能喜欢她啊……”

他低下脸,见到她微微颤动的眼睫,心中忍不住微微一抽。

“……我想跟你说,可是又怕……”她打了一个酒嗝,接着道,“又怕你说,与我何干……清容,你不喜欢我就算了,你别喜欢她……”

难怪今日她听他提起夕颜的美与好,竟然不像先前那般大反应,原来还是因着他那句话。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那句无心之言,竟然让她如此耿耿于怀,以至于如今!

她轻声的哭了出来,他的心霎时间柔软下来,一阵轻微的疼痛之后,缓缓低下头,吻住了她。

***************************************************************************************

翌日一早,当灵曦头痛欲裂的走出房间时,大堂内,同行的几人已经在吃早饭。十一抬头淡淡看了她一眼,便又低了头喝粥。灵曦下了楼,走到桌子边,随手拿了一个馒头塞进口中,转身走到客栈外,坐在门槛上呼吸新鲜的气息。

昨夜心中郁结,竟然学着他的样子借酒浇愁,哪晓得酒醒之后竟是这样的难受。

一个馒头,半晌她也只咬了一口,头痛,心中也仍旧是郁结难消。

身后却突然传来脚步声,灵曦连回头的力气都没有,仍旧有些呆滞的坐在那里。

十一将手中的碗递给她:“把这个喝了。”

灵曦反应迟钝的接过来,嗅了嗅,又喝了一口,才想起来问他:“这是什么?”

“醒酒汤。”十一淡淡道,“喝完了就赶紧牵马上路。”

灵曦脑中仍旧是一片浆糊,喝了那碗醒酒汤,竟然也没有去想他怎么会知道自己酒醉过后头疼,便又随着众人一起上路了。

四日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军营,而那时,北漠军队已经拿下了大楚的几座城池,正是士气高昂的时候,见到十一这位战无不胜的征东大将军前来,更是军心振奋,整个军营都是欢呼之声。

十二得到消息之后就迎出了大帐,见了十一,样子有些有气无力:“十一哥,你总算来了。”

十一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了?”

“没事。”他蔫蔫的答了一句,拉了十一,“进帐吧。”

十一随他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向灵曦,见她果然站在原地不动,便道:“进来。”

十二随着他的目光一看,先是一怔,随后便拧了眉想着,进了大帐,立刻震惊的喊出声道:“十一嫂?”

灵曦淡淡一笑,站到一边。

十二指了指她,又指了指十一,立刻恍然大悟的拍了拍大腿:“我知道了,先前听有些军中将士在传十一哥你喜欢男人,现在征东的时候还带了个男宠在身边,就是十一嫂?”

灵曦微微有些尴尬,脸上一热,十一顺手拿起桌案上一张折子就扔到十二脸上去:“闭嘴。”

十二悻悻的把折子放回原处:“我原以为这回咱俩共住一个大帐呢,看来我得去让他们重新给我搭一座营帐。”

他哼哧哼哧的走了出去,灵曦忍不住为他脸上的神情觉得好笑,一转身便又跑进内帐看了看,却见里面置了两张床铺,只觉得心头一松,然而过了片刻,忽又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如今他和她之间的关系很是让她迷茫——说是夫妻吧,可是从东征过后,这样久以来,却半分亲密也没有过;可他带她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探出头去看他:“你让我去灶头军那边帮忙吧,我不想还像从前那般总是成日呆在这营帐之中。”

正在那边翻看地图的十一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略一思量,便点了点头,下一瞬却又微微拧了眉道:“你要帮忙就去,不过仍旧住在我这边。”

灵曦微微蹙眉,状似不解:“为什么?”

“你要去跟一群男人住?”十一淡淡挑眉看了她。

“可你也是男人。”

“我们是——”十一话锋猛地一顿,在关键时刻打住了。

灵曦却稍带得意的笑了起来:“是什么?”

十一瞥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灵曦心中一喜,忽然觉得,事情也远非自己想象中那样差。而她如同先前那样战战兢兢的与他相处,也实在是累得慌了。

此次攻打大楚的战事,比所有人预想中都来得轻松。即便是灵曦也看得出,北漠军队根本不用费尽全力,每一次的攻城之战却都打得十分轻松。而传说中大楚的那位战神豫亲王,却实在是没有什么作为。而十一也根本用不着亲自上阵,几乎每一场战事都是坐镇指挥便足矣。然而越是如此,他在军中的声望也就越高,灵曦每每听了军中人的颂扬,自己心头也是掩饰不住的欢喜。

在军营中,她最常做的就是去灶头军那边做菜或是做点心给十一吃,余下的时间几乎没什么事可做,便都是陪在他身边,时时为他添衣加茶,倒像是寻常人家的妻子对丈夫的照顾一般,服侍得无微不至。只除了一件——夫妻之事。

来到军中这么久以来,他们都是同帐而居,分床而卧。有时候灵曦半夜醒来,总是会不自觉怀念起东征时候在他怀中入眠的滋味,而此时,却只能隔了一张床榻,听着他平稳的呼吸。

数月之后,皇帝皇甫清宇带病来到了军中。当灵曦听说他要来的消息之时,便忍不住开始担忧他会不会带了那位娉婷郡主一起前来,而最终,当出现在十一营帐中的只有皇甫清宇一人之时,她其实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的。

皇甫清宇虽是带病,倒一如既往高洁华贵的模样,进了帐不过片刻便已经注意到她,眼含深意的看向十一:“十一,你可知罪?”

十一也看了灵曦一眼,略略有些尴尬的唤了一声:“七哥。”

皇甫清宇轻笑了一声:“看在你是我大元帅的份上我才不治你!”

十一便张罗着他坐下,也不知是为了转移话题还是别的什么,便道:“七哥既是病了,实在不该这样来回奔波,回头若是七嫂知道,只怕又该心疼了。”

皇甫清宇闻言只是摆摆手,轻笑了一声。

灵曦听十一如此平静的提起夕颜,心中便忍不住一痛,咬住银牙,却又听他继续道:“七嫂的身子可好了?记忆可曾恢复了?”

皇甫清宇道:“身子是已经大好了,只是这记忆,一时片刻我倒真是没法子。”

十一却只是轻笑了一声:“那有什么关系,如今七嫂有没有记忆,也都认定了七哥一个人吧?”

皇甫清宇微微一笑,眸中漾起幸福。

待他起身出帐,回去自己的营帐之后,灵曦方才冷冷瞥了十一一眼,转身回到了内帐之中。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