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焚着沉水香,气味幽幽淡淡,飘散在空气中。屋中的众人却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安静得仿若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一般。

坐在桌边的十一脸色愈发的阴沉,却仍旧一言不发。屏风后的床榻上,可隐约见到女子躺在其间的身影,只是模糊极了,若再用力一点去看,都会隐约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都滚。”十一终于淡淡吐出两个字来。

一众太医院院士都忙不迭的叩首谢恩,如蒙大赦般退出了房间。

安静的空间内,顿时便只剩了十一和床上躺着的灵曦,他仍旧坐在那里,隔着一张屏风,固执的不去看她。

那一刀刺得极深,刀身几乎全部没入她的身体,若非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女子会对自己下如此重的手。而她用的,正是当日他所赠的那把匕首。不过一件凶器,竟被她如珠如宝一般的珍视,连死,都要用它来为自己送葬。

而她所刺的位置,竟也正是当初独舞殒命之时,所致命的伤口处。

她当真是下定了决心用自己的命去还。

十一猛地捏紧了拳头,站起身来,终于决定再进宫一趟。

拉开门,刚刚来到园中,却蓦地看见太医院院判匆匆而来,见了他,行了个礼:“给十一爷请安,十一爷这是要去哪里?”

“进宫。”十一看也没看他一眼,语气甚是淡漠。

太医院院判终也免不了一脸尴尬和惭愧:“臣等无能。不过十一爷,皇上在早上已经出宫了。”

十一脸色蓦地一变:“去哪里了?”

“臣从宋公公那里得来的消息,说皇上去了江南。”

十一焦躁的一甩袖子,仍旧是要出门的模样,院判忍不住又开口唤了一声:“十一爷。”

“说!”十一终于不耐烦,一声暴喝回过来,吓得院判浑身抖了抖,才终于从袖口取出一个扁盒来,颤颤巍巍的递给他:“十一爷,这是皇上吩咐臣带给十一爷的,说是请十一爷思量清楚,若然要用,那便每日一粒,以水送服。”

皇甫清宇原话便是如此交代,不清不楚,不明内情的人,便必定云里雾里,不知所云。而院判也只猜到这药是给十一王妃服用,是极其稀珍的药材,至于要考虑什么,他便当真是猜不透了。

十一原本僵硬的脸色突然间变得更僵硬了,缓缓将扁盒接了过来,在手中捏紧。

七哥,终于还是又把决定权交给他了。而他,早在先前进宫去找他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决定,不是吗?

十五日后,当灵曦终于睁开眼睛之时,还以为自己已经历了一个轮回那么久。

陌生的帷幔,陌生的床榻,陌生的房间,陌生的香气。她睁大了眼睛往周围看了看,还以为自己已经转世投胎,可是为何,却仍旧有着前世的记忆,她脑中,清容这个名字,仍旧是如此的清晰。

直至腹上传来一阵剧痛,才将她从恍惚中拉了回来,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并没有死。

“小姐!”突然间,门口传来翠竹的声音,随后,是她惊喜扑上前的身影:“小姐,你终于醒了。”

灵曦看着眼前这丫头熟悉的脸,想笑,却又觉得没有力气,终于放弃,用极其轻微的声音道:“翠竹,这是什么地方?”

“是王府啊小姐。”翠竹一把握住了灵曦的手,哭道,“小姐,你怎么这么傻,你不要命了么?若不是十一爷他一时发了善心救了小姐,从此世上都没你这个人了!”

他竟然救了自己?灵曦微微有些错愕,随即却又猛地想起什么来:“翠竹,父亲母亲呢?”

“小姐,你别急,老爷和夫人都没事。”翠竹忙的安抚住就要起身来的她,“你伤口还没有复原,不能乱动。老爷和夫人,按照你的意愿,回乡养老去了。十一爷没有为难他们,派人送他们走了。”

“真的?”灵曦只觉得不可思议,睁大的眼睛里,满满都是茫然。

“小姐,是真的,等老爷和夫人到了家乡,就会写信来报平安。只是老爷和夫人都不知道小姐出了事,而且还这般凶险,险些醒不过来……夫人本想着临走前见小姐一面,也被十一爷拒绝了,他不准任何人告诉老爷和夫人小姐您出了事。”

灵曦迷迷糊糊的听了,确是放下了一颗心头大石,伤痛在身,身子也虚弱,因此片刻过后,便又忍不住睡了过去。

等到再度醒来,精神也好了许多。她自小也没有这样大伤大痛过,好在身体底子好,即便是卧床也比旁人看起来要精神许多。翠竹服侍着她喝了小半碗粥,又守在床边陪她说起话来。

原来这里是十一的房间。那日她刺伤自己,血流如注,根本能不能移动,因此便就近住到了他的房中。而究竟是谁出的这主意,翠竹因为来得迟,也并不知道,只记得那日自己走入这房间之时,便见着小姐满身是血的躺在床上,而十一爷同样满身是血,站在床边,脸色一片晦暗。

“小姐,你那时真的很凶险,太医院的御医们全都束手无策,我真怕你会醒不过来。后来,十一爷不知道去哪里找回了十五颗药丸,嘱咐每日喂你吃一颗,你才逐渐好起来的。今天吃完最后一颗,你竟然真的醒了。只是,十一爷将药拿来交给我之后,便再也没有来瞧过小姐了。”

灵曦脸色微微发白,苦笑了一声:“他自然是不会来看我了。从此以后,只怕我与他,是再无关系了。”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