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很快就到了王府,外间的人似乎也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因此并不敢上前打扰。马车停下之后,便一直没有过响动。

十一靠在马车壁上,拥着痛哭不止的她,眼眸之中亦是一片沉痛之色。

又过了许久,灵曦才终于止住了哭,两个人却仍旧只是坐在那里,都一动不动。

仿佛是一个冀盼已久的梦,若然是梦,那就让它继续下去,一辈子不醒,多好?

月明星稀,夜幕撩人,马车内,仿佛耗尽心力的两个人,就那样相拥睡去。

翌日,天光初亮,十一缓缓睁开了眼睛,蓦地看见怀中人,心中先是一震,怔忡了片刻之后,心中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推开她,快点推开她……

她就那样靠在他胸膛,下巴尖尖的,怎么看怎么清瘦,阖着的双目下,隐约还有泪光莹莹。

终究还是不忍心。他早就知道的事实。

缓缓收紧了手臂,将怀中人抱紧,却蓦地惊醒了她。

灵曦睁开眼来,有些惶然,有些讶异,片刻之后,却蓦地挣开了他的手臂,随后决然的将他一推,转身就跳下了马车。

十一先是一怔,随后才想起来跳下马车,追进了府去。

灵曦一路跑得飞快,仿佛在逃避什么最可怕的事物一般,十一一路追到花园中才将她截住,捏住她的肩膀,沉声喝道:“你跑什么?”

灵曦看着他,眸光清冽,微微摇了摇头:“十一爷,昨夜的事情,我会忘记,就当是做了一场梦,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缠着你,你大可以放心。”

她静静地说完,他却只是沉眸看着她,四目相视许久,他突然低下头来,仿若情不自禁一般吻住了她。

灵曦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紧接着便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只觉得他好闻的气息包围着自己,将她所有的神智都瓦解。

浑然忘我。

清晨,太阳初升的花园中,来来往往的丫鬟小厮都见着这样一幕,惊疑之下,皆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远远地躲着,抑或是羞涩的偷看,除却那两人,其实很是热闹非凡。

许久之后,他才松开了她,灵曦也终于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听见他一如既往平淡的声音道:“先回去休息吧。”

灵曦抬眸看了他一眼,只觉得他脸上似是有什么与以往不同的东西,然而她根本不敢仔细看,也不敢去揣度,转身便疾步朝着自己的园子走去。

直到晚上,他突然出现在自己房中之时,灵曦方才知道自己看见的那抹不同是什么!因为对她说那句话时,他的脸上没有决绝,没有冷漠,甚至有些些许的柔和。

园中没有人预想到他会来,全部都大惊失色,唯有翠竹冷着一张脸,似乎并不喜见他。而灵曦,因为对自己和他的感情都有着清晰的认识,所以也并未见得有多欣喜,迎上前来,淡笑着唤了一声:“十一爷。”

这是他第二次踏入这房间,且已经时隔将近四年!十一在暖榻上坐下来,四处打量了一番,方才从袖中取出一个扁盒来,递给她道:“这是今日太医院给你配的药丸,你每日服一粒,对身子有好处。”

灵曦用力克制住自己的心跳,上前接了过来:“谢十一爷。”

十一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古怪,眼神一转,却又看到桌上摆了一碗不知什么,散发着袅袅的热气和香气,便道:“那是什么?”

“是酒酿丸子。”灵曦答道,顿了顿,才又道,“是甜的,十一爷只怕不会想吃。”

“原来你喜欢吃甜的。”他却淡淡答了一句,想起当初东征的时候,她跟在自己身边,吃食都和他一样,照着他清淡的口味,而那些根本不甜的点心,她也照样吃得津津有味。如今想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子,又怎会不喜甜食?

“没有。我只是一时馋了,让厨房里的人做了尝尝罢了。”灵曦轻轻一笑,“其实,我也并不是很喜欢甜食。”

刚好捧茶进来的翠竹听了这句,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不喜欢吃甜的?那当初不知是谁为了每天一串的糖葫芦,成天瞒着老爷夫人给府里的门房塞钱来着?”

灵曦小小的窘迫了片刻,上前接过翠竹手中的茶,将她打发了:“去,谁让你在这儿胡说了。”

翠竹冷哼了一声,转身就出了房门。灵曦这才将茶放到十一的手边:“那丫头不懂规矩,请十一爷莫要见怪。”

十一原本便没有在意这个,闻言抬眼看向她。

他只看着她不说话,灵曦的心微微颤了起来,转开脸去,眉头忍不住微微蹙起,想压制住心底翻腾的某种情绪。

“我不喜欢你这样懂规矩。”许久之后,他终于开口。

“你在骗自己而已。”灵曦一时不防,说出口的话便负了气,“我什么样子,你都是不喜欢的。”

等她惊觉自己说话的口气不对之时,那一厢十一已经淡笑了一声:“这才是你薛灵曦该有的性子。”

他原是在试探自己!灵曦忍不住一恼,顿了顿,终于不再装了:“对,这才是我的性子,我就是这么不懂规矩胡言乱语,脸皮厚不知羞。你不要对我好,你一对我好,我会不知足,我会要求很多——”

“譬如呢?”

他淡淡的声音传过来,灵曦差点没咬了自己的舌头。

譬如?他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灵曦顿了许久,方才再度开口,声音中有负气,也有隐忍:“譬如,我会让你忘了你的七嫂,我不准你再想着她念着她。”

十一微微拧了眉,片刻之后,却缓缓抬头看了她一眼:“试一试,也未尝不可。”

试一试,也未尝不可。也就是说,他果真还是想着他七嫂的。只是,他如今却这样说,她是不是应该觉得庆幸,庆幸他还懂得拯救自己?

夜更深。

枕在他的臂弯之中,看着他近在眼前的面容,灵曦心中止不住小鹿乱撞。

已经有多久没有离他这样近了?从东征回到京中之后,便再没有同床共枕过,几遍后来跟着去伐大楚的军中,住在一顶军帐里,也是分榻而眠,而再往后更不用提。

她忍不住低叹了口气,声音极轻,旁边的男人却立刻就睁开了眼睛,眸色清明的看着她。

虽然两人早已有了夫妻之实,可四年以来毕竟只有那么几回,而且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所以此刻,灵曦还是免不了微微的尴尬,往被子里缩了缩。

他却突然一把就扣住了她的腰身,灵曦被他欺身上来,再动弹不得,唯有睁大眼睛看着他。

其实她从来不好意思告诉他,每当这个时候的他,是她最爱看的。因为这个时侯,他脸上没有白天的冷漠和严肃,也没有那些郁郁寡欢,有的,是那偶尔闪过,令人怦然心动的邪气逼人。

灵曦红着一张俏脸,承接着他低下头来的亲吻,并且学着回应他。

久违的亲密之中,十一却蓦地触到了她腹部的那块疤痕。

十一手蓦地一缩,灵曦身子亦是一僵,四目相视之时,他眸中似乎生出一丝犹疑来。

灵曦心头一乱,恐他再去想从前的那些不快,咬牙将心一横,将他的头勾下来,掠过自己那个疤痕,紧紧与他相拥。

……

**********************************

翌日,西六宫。

“十一婶婶,我好累了,可以休息了吗?”

不离稚嫩的声音传过来,猛地惊醒了正在打瞌睡的灵曦,几乎吓得她跳起来,看了看不离在那里扎马,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忍不住怨自己大意,忙的道:“离儿,快过来歇歇,别累坏了。”

左右她也不过是闹着玩要学功夫,灵曦从来也没想过要她真怎么辛苦。

不离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忍不住嘟嘴埋怨道:“最近娘亲也总跟十一婶婶一样,怎么睡都睡不醒似的。离儿每天早上去见她,她都还在睡觉。”

灵曦听了,脸上忍不住微微一红。她会打瞌睡,确实是因为休息得不好。前天晚上在马车里窝在十一怀中一夜,昨晚与他折腾了大半夜,今天一早又进宫来,实在是有些支撑不住。

想给自己醒醒神,灵曦索性站起来,笑道:“离儿,婶婶给你耍一套剑法,如何?”

话音毕,寒剑出鞘,记忆中那套青云剑法干净利落的一招一式已经流泻出来,看得一旁的不离欢天喜地,止不住的拍手叫好。

然而灵曦如今身手必竟不如从前,青云剑又是充满男子阳刚之气的剑法,不过耍了一半,便有些吃不消,不得已停下来,喘了口气,却突然听不离唤了一声:“十一叔!”

灵曦回头,果见十一站在自己身后不远的位置,朝着不离笑了笑。她心头一喜,迎上前去,仰了头看他:“我耍得好不好?”

十一见她微微出了汗,气还没有喘匀,一双眼睛晶晶亮亮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微微一笑:“好。几时学的?”

灵曦狡黠一笑:“很早以前就学了啊,不过是偷师罢了。”顿了顿,又道:“你怎么过来了?”

十一将目光转向了不离:“我来看看离儿学功夫学得怎么样。”

不离不满的撅起了小嘴:“我练得好着呢!”说着竟真的站了起来,扎好了马步:“十一叔,你看我的马步扎得好不好?”

十一与灵曦在旁边坐了下来,还真的仔细看了看不离的马步,点头道:“嗯,不错,我看看你能扎多久。”

“好!”不离立刻憋足了力气,誓要表现给十一叔看看。

灵曦轻笑了一声,坐了片刻,倦意忍不住又袭上来,偷偷看了十一一眼,见他正微笑看着不离扎马,便索性将头一歪,靠到了他的肩上。

十一没有动,任由她靠着。

灵曦心中愈发的欢喜,安心的闭了眼睛,再次打起瞌睡来。

然而刚刚闭上眼睛不过片刻,手中却突然被塞进了一样东西,灵曦睁开眼来低头一看,却见是一个小小的纸袋。转头看了十一一眼,他仍旧看着不离,不动声色的模样。

灵曦低头打开纸袋,一看,差点高兴的叫出来。原来是一袋五颜六色的糖果子,每颗都不过弹珠大小,看上去晶莹剔透,必定是好吃极了。忍不住又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低唤了一声:“清容。”

他仍旧没有看她,只是低声淡淡道:“收好,别被不离看到了。她年纪还小,不能吃太多甜食。”

灵曦欢天喜地的答应了一声,丢了一颗进嘴里,只觉得甜入心底,这才将剩下的收好了。抬头看了看天,忽然想起了什么:“清容,等天热起来,我再做雪藕丝给你吃。”

雪藕丝。仿佛已经是很遥远的一样东西了。然而十一仍旧记得,淡淡一笑过后,点了点头。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