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曦如何能相信他没事,然而眼见他再度恢复了那淡淡的模样,即便她心中担忧齐天,也无从抒发,唯有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真的没事?”

十一再度摇了摇头,却仿佛连说一个字的力气也没有,转身继续往宫门口走去。

灵曦心中焦虑不已,只能跟在他身后,他走一步,她也走一步。

不想到了宫门口,他却突然看向她:“你先回府吧。”

灵曦刚欲开口问他要去哪里,却见他已经翻身上马,顿时将那句话生生断在喉头,微微一笑:“好。”

其实,他除却去东郊皇陵看独舞,哪里还会去别的地方?

灵曦心中清楚的知道,因此不问,也不拦,眼见着他打马而去,直至他身影消失,自己才转身入了轿子。

这一夜,灵曦知道自己必定是等不到他,因此并未刻意等他,可是在宫中见到他时模样却始终在她脑中徘徊。

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到半夜的时候,灵曦忍不住披衣起身,来到了十一的园子里,见了秦明:“十一爷回来没有?”

秦明忙的迎上前来,低声道:“回王妃,十一爷回来了,这会子已经歇下了。”

原来他已经回来了!灵曦心头先是猛地一松,随后,看向那个没有一丝灯光的房间,心中的担忧却不知为何更浓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灵曦自然更是睡不着,靠在床头坐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灵曦就唤了翠竹进来为自己梳洗,赶在平常十一上朝的时间前来到了他的园子里,一问秦明,却得知十一竟然还没有起身。

灵曦本想着是赶在他上朝前来见他,能和他一起进宫,听闻此言忍不住讶异,想要进房去,想了想,却终究还会死忍住了,只是站在园子里等他。

一直到日上三竿时,十一方才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蓦地见了垂头站在园子里的灵曦,忍不住微微一愣。

灵曦听到声音,抬起头来一看,果见他的脸色比昨天还要差,忙的迎上前去,却没有说别的,只是笑道:“你怎么才起来,不用上朝吗?我等你一起进宫。”

十一目光不觉柔和了些许,淡淡道:“你自己进宫吧,最近……我要忙禁军营中的事情,可能大多数时间都会呆在那边。”

灵曦微微一怔,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大多数时间呆在那边?”

十一微微垂了眼:“回府不方便,我准备今晚搬到营里去住。”

灵曦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搬到那边去住?”她脸色忍不住微微泛白起来,片刻过后,仍旧站在那里没有动。

十一跨出门来,又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要进宫么?”

“为什么?”灵曦抬起头来,蓦地开口问道。她脸色看起来甚至比他还要差,苍白到几乎透明,然而眉宇间,却是倔强:“为什么要搬到那里住?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吗?因为我前天晚上问你孩子的事情?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清容,你若是不喜欢,那我以后都不提了,好不好?”

“没有的事。”他淡淡答了一句,“我说了是因为回府不方便。我先走了,秦明,回头你护送王妃进宫。”十一转头对秦明说了一句,又看了灵曦一眼,转身往园子外走去。

灵曦看着他的背影,咬住银牙,终于开口道:“又要开始了吗?将我拉回你的身边,又推开,反反复复,你觉得很有意思是不是?”

十一蓦地顿住了脚步,心头的某个地方,竟蓦地一痛。

“我不知道你这次又是在逃避什么,可是为什么你每次就只能通过逃避来解决问题?”灵曦声音微微发颤,“你觉得哪里不好,哪里不对,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寻求解决的方法,哪怕是要我离开,我也会帮你的!可是你总是这样,一言不发的就将我推开,皇甫清容,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会绝望的?”

一颗心仿佛蜷缩了起来,痛到几乎不能呼吸,灵曦缓缓抱住了自己的手臂,难过得蹲下来,再不敢看他的背影,唯恐自己会控制不住的失声痛哭。

十一却猛地转过身,走向她,伸手将她扶了起来。灵曦眸中蒙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咬住下唇看着他。

他的脸色似乎比先前更差了,看了她半晌,眸中有苦痛又有迷茫,终于,他将她拥进了怀中。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要把你推开,我只是……真的有事去忙。”有些话,终究还是不知道怎样说与她听,所以,唯有选择避而不答。

灵曦的眼泪再也克制不住的滑落,靠进他怀中低声哭起来:“清容……”

已经四年了,她再不是当初那个勇敢无畏的少女,她所有的坚持和勇气在一次次的被他磨灭之后,所剩,真的不多了。如今,唯一支撑她继续下去的,不过是他偶尔的温柔。若他再将她推离一次,那就是她真正绝望到来的时候。

她哭的声音很小,仿若苦苦压抑着什么。十一抱着她没有动,心中钝钝的翻腾,眸中却时而清明时而迷茫。

灵曦只是哭了一会儿,便强忍住了眼泪,擦干脸之后,扬起的却又是笑容:“好,没事了。不是说要去禁军营么?我也要进宫了,回头再让人给你送些换洗的衣物过去,好不好?”

见她的模样,十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她一起出了府,一个上马一个上轿,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分道而行。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