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翻身跃下马来,十一在下扶了她的腰一把,笑道:“你该给这匹马道歉,可惜了它那难训的烈性子!”

岂止要道歉,还应该道谢呢!灵曦心中暗道,然而却还是靠到了马身上,竟然真的开口道:“马儿马儿,我真是对不住你,你原谅我可好?”

他在身后蓦地笑出声来,灵曦回头看他,只觉得那笑比太阳还耀眼,而他,本身就该是这样,有着最灿若晨曦的笑。

郊外的风柔软而舒畅,灵曦脸色微微泛红,拉着他往旁边走了几步,随后索性坐了下来:“清容,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十一随她坐了下来,她顺势就倚在了他的肩头,微微闭上了眼睛。十一由着她,没有动。

时近傍晚,正是落日的时候,天边一轮金灿灿的夕阳挂着,映红了她的脸。

“清容,你有多久没看过日落了?”

十一微微一怔。多久没看过日落?

记忆之中,他好像从来没有这样闲暇放松的时候,坐下来,对着夕阳吹风。

灵曦依旧靠在他怀中,不等他回答,便又轻声道:“我也很久没有看过日落了……不过这里的日落,并不是最好看的。我到现在还记得最清楚的是塞上的落日,又大又圆,配上一望无垠的草地,可真是好看。只可惜,来京城之后,已经将近十年没有看过了。”

十一这才蓦地记起护国公原是边疆人士,在十多年前尚担负着戍边的重任,也就是说她其实是在大漠边缘的塞上草地上长大的。

“京城很好,很繁华,我初来的时候也的确很喜欢,可是到后来,就越来越想念草原了……”灵曦叙叙的说着,靠在他肩头,隐隐有些想睡的感觉。

十一低下头看她的时候,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

正在此时,她却忽然又低低说了一句:“清容,你笑起来真是好看……”

十一微微一怔之后,嘴角缓缓勾起了笑意,透过眼中那一丝悲凉,可以看见的,却是无边的暖意。

等夕阳完全落下山,其实也不过是一会儿的事情,可是两人却一直在那里坐到了天黑,月挂中天。

灵曦醒过来的时候,十一却似乎也睡着了一般,她看着他月光下如同染了光华的脸,自是舍不得叫醒他。可是一回头,却发现自己先前所骑的那匹马竟然不见了踪影之时,她忍不住叫了起来:“我的马呢?”

十一睁开眼来,先是看了她一眼,随后看了看那匹唯一在那里等着的马,竟然低低的笑了起来:“让你别挑那匹你偏要,这下遭了报应吧?”

他从来未曾用这样打趣的口吻与她说过话,灵曦心中欢喜起来:“遭报应那也是我愿意。”

两个人一同站起身来,十一牵过马,当先翻身上去,随后将手递给她。灵曦欣然一笑,将手放进他手心,不过片刻,便已经稳稳坐在了他身前的位置。

心下,是难以言喻的畅然。

十一的下巴贴着她的侧脸,缓缓的打马前行。

虽然,彼此之间早已有过更甚的亲密,可是此时此刻,灵曦靠在他怀中,感觉着他温暖的胸膛和心跳,却只觉得,这才是夫妻之间该有的亲密,真正的亲密。

她身上和发髻间,都传来幽幽的香味,十一浅浅的呼吸着,却在下一瞬,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她的侧脸。

灵曦心中一阵狂跳,偏了头,仰脸看着他。

他顺势就吻住了她的唇,索性松了马缰,扶着她的脸,专心致志的吻下去。

灵曦恍惚着给他亲,可是清清楚楚的,却是自己内心巨大的狂喜。

有些事情,她似乎已经做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都神思迷离,却突然闻得上方一声暴喝:“什么人在那里?”

灵曦蓦地一惊,一抬头却就撞到了他的下颚,十一闷哼一声,两个人同时看去,方知原来已经到了城门口。过了时辰,城门早就关了,而方才那声暴喝,就是来自城楼上的士兵。

灵曦羞得低下头来,十一抬头看去,淡淡道:“叫你们的统领来见我。”

等到守城的统领探出头来一看,顿时吓得狠狠朝那侍卫头上拍了一掌:“有眼不识泰山的东西,还不快去给十一爷开门!”

两个人这才得以进城,远离了城门口那一众侍卫探究的眼神之后,灵曦终于忍不住伏在马背上笑了起来:“你看见先前那个李统领的脸色没有?我看他恨不得变成一匹马给你骑呢!”

十一也低笑了一声,却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车轱辘的声音,便抬头看去。

时辰已经很晚了,这个时侯,还有马车在大街上,不是不奇怪的。

灵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是一辆极其普通的马车,自夜色之中驶来,与他们擦身而过,又缓缓的驶远了。

空气之中,仿佛有什么味道隐隐的飘散着。

灵曦深深吸了口气,下一瞬,忍不住低咳了两声,脑中却突然清明起来,一把抓住十一的手臂:“是阿芙蓉。”

十一心中一片了然,见她的神情,忽然响起那次她偷跑去烧别人仓库的情形,竟忽然起了一丝玩心:“想不想再烧一次?”

其实灵曦心中也正想着上次那件事,听他这样说,眼眸瞬间就亮了起来:“好啊。”说完,还不忘将手指压倒唇上,狡黠的笑道:“悄悄的。”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