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曦蓦地一怔,看了他许久,方才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还没有。”

夕颜却突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忍不住插嘴道:“启程?去哪里?”

众人的目光再度集中在灵曦身上,灵曦微微一笑,道:“只是想回乡走一趟而已。”

“探望父母?”皇甫清宇饮下一杯酒,状似漫不经心的问。

灵曦点头应了一声,却又恐十一会不高兴,忍不住偷偷瞧了他一眼,却见他神色如常,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皇甫清宇点了点头:“嗯,应该的。”

灵曦这才终于又高兴起来,不断地拿起筷子为十一布菜,自己倒没有吃多少。而凡是她放到十一碗中的菜,他都一一吃了下去。

散席的时候,皇甫清宸和踏雪先离去,十一和灵曦在后面告辞。

夕颜送了他们离去,回来见皇甫清宇依旧坐在原位上,便偎进了他怀中:“你在想什么?”

皇甫清宇看了她一眼,笑道:“想你。”

“别没正行!”夕颜打了他一下,又道,“你觉不觉得,十一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皇甫清宇微微偏了头:“是吗?不觉得。”

“他现在对灵曦,就如同以前对独舞一样啊,应该说,他就是恢复了最初的那个十一。”夕颜洋洋道,“亏你还是做人七哥的,怎么会看不出来?”

皇甫清宇低笑了一声:“十一待灵曦,绝对还达不到他对独舞的程度,你信不信?”

夕颜敛了笑意:“真的假的?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十一到现在依然还是不确定。”他淡淡道。

他这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倒是愈发让夕颜不服气:“我不信。”

皇甫清宇微微挑起了眉,笑道:“那么,赌一赌?”

“怎么赌?”

“就赌,灵曦此次回乡若是一去不回,十一会不会主动去找她。”

“当然会!”夕颜惊呼道。

“若是独舞,那必定会,可是若是灵曦……”皇甫清宇微微一笑,吐出两个字,“未必。”

夕颜立刻气呼呼的鼓起了脸:“赌注是什么?”

皇甫清宇的手指缓缓摩挲在她的脸上,低头朝她耳中吹了口气,低笑道:“你知道是什么。”

夕颜蓦地红了脸,转头恼恨的看着他:“你输定了。”

“试试才知道,颜颜。”皇甫清宇轻轻在她唇上印了一个吻,喃喃道。

****************************************************************************************************

是夜,十一王府。

时隔了这么多日,再度躺回他的怀中,灵曦心头皆是满足,静静窝在他臂弯之中。

“早些定下行程。”十一忽然低声道。

灵曦想了想,道:“那后日就启程吧,反正也没什么要准备的。”

十一微微应了一声,沉默许久之后,才又道:“早去早回。”

灵曦心中大动,往他怀中埋了埋:“嗯。”

他身子似乎僵了片刻,却很快将手从她身下抽了出来,翻身道:“早些睡吧。”

灵曦心中先是疑惑,顿了片刻,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低低应了一声之后,将自己埋进了被中。

许久,却还是听到他并不平稳的呼吸,充斥了耳际。

灵曦终于再度从被子中钻出来,自身后抱住了他:“清容,你……是不是在想那天那个御医说的话?”

他的身子又是一僵,却缓缓拉开了她的手:“别闹了,睡吧。”

灵曦却依旧贴在他的背上,顿了许久,才终于低声道:“其实,没关系,我可以的……”

他沉默,一动不动。

灵曦想了想,终于鼓足勇气,将他的身体板了过来,随后主动覆进了他怀中,吻住了他。

星点之火,亦足以燎原。

……

末了,想起来的第一件事却就是去看她的脸色,见她双颊酡红,神色依旧迷离,却没有丝毫难受的模样,这才终于放松下来,轻轻吻上她香汗淋漓的额头,第一次,喃喃的唤出对她来说最温暖的那个称呼:“曦儿……”

灵曦迷迷糊糊间,依稀是听到了,却并不真切,只觉得是自己的错觉,睁开眼来,看到眼前的他,微微笑了起来。

*

翌日,灵曦送十一上朝之后,刚刚用过早膳,却突然再次接到了宫中传来的旨意,说是宫中请了极好的戏班子,夕颜请她入宫去听戏。

灵曦忍不住觉得好笑。看来没有皇甫清宇的陪伴,夕颜这位七嫂还当真是百无聊赖,时不时搞个小宴也就罢了,昨夜方才聚过,今日却又请来了什么戏班。

然而话虽如此,灵曦还是在收拾妥当之后,按着时间进了宫。

果然,畅音阁中此刻正热热闹闹的开唱,然而看台上除却夕颜,却只有一众宫女,同样看得如痴如醉。

灵曦上前见了礼,夕颜立刻拉她坐在了自己身边,又命人呈上戏牌来给灵曦点戏。

灵曦接过戏牌看了看,老老实实点了两出,还不忘问夕颜的意见:“七嫂觉得怎么样?”

夕颜却看也没看一眼,拉了她的手,笑道:“昨天,跟十一好了吧?”

灵曦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好。”夕颜笑道,“十一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你可别跟他计较太多。”

“我知道的。”灵曦笑了笑,“让七嫂挂心,是我的不是了。”

夕颜放心的点了点头:“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不会让十一为难的。”

而此时的御书房中,只有十一一个人在里面忙碌着。皇甫清宇因为昨夜休息得不太好,十一便劝他先去暖阁之中休息片刻,而那些未批阅的折子则由十一在这里整理,末了再将可行的挑出来,而剩余的那些则由他代为处理。

十一处理完了一半的折子,御书房的门却突然被叩响,来人似是异常的焦急,竟不待十一出声就已经擅自推门而入。

十一刚欲发作,却见来人是个满脸泪水焦急万分的宫女,顿时微微一惊:“出什么事了?”

那宫女见了他,先是惶然,随后也顾不得许多,急急道:“十一爷,请问皇上在哪边?皇后娘娘不知为何,突然犯疾病晕了过去,那模样——”

“什么?”十一手中的奏折顿时散落一地,立刻上前捉住了那宫女的手腕,“你说皇后娘娘怎么了?”

“皇后娘娘她,好像要死——”

那“死”字刚出口一半,十一已经猛地推开了她,快速出了门,来到旁边的暖阁,推开一看,却只有两个宫女在里面!

“皇上呢?”十一急得脸色都变了。

那两个宫女微微一怔之后,却都摇了摇头。

十一愈发着急,迅速道:“你们二人,迅速找人去寻皇上,让他去皇后娘娘那里!”

十一说完,转身便出了御书房,几乎没有片刻停歇,一路疾奔到了翊坤宫,不顾门口侍卫太监的阻拦,强行闯入了宫内。

“皇后娘娘呢?”

正殿之中,正有几个宫女在打扫,见了他,却都是一脸惊诧的模样。

“我问你们皇后娘娘在哪里?”十一猛地暴喝了一声,额头上青筋突起,急得满头是汗。

终于有一个宫女回过神来,战战兢兢道:“回十一爷,皇后娘娘……没在翊坤宫之中。”

十一微微一惊:“那她在哪里?”

“皇后娘娘,一早去畅音阁听戏了……”

十一蓦然怔住,片刻过后,脑中突然有什么东西闪过,霎时间,身子微微一震,回过神来,要离开这里之际,却突然听外间传来通传:“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十一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声,方才闪过的那一丝念头,此刻终于完全浮现出来,牢牢的占据了脑海——他被人陷害了!

私闯后宫,并且擅入妃嫔寝宫,不管是谁,一律都是死罪!

果然,当皇甫清宇伴着夕颜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夕颜满脸惊诧的看着他,而皇甫清宇在微微的怔忡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十一几乎发不出声音来,尤其是,当灵曦惊愕万分的面容出现在皇甫清宇和夕颜身后之时,他心中竟然闪过一丝惶然!

他一个人,面对着殿中所有人的目光,却只看得见灵曦那双似迷茫,又似绝望的眼睛,久久印在他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

是夜,月明星稀,承乾宫外的空地上,那个跪在地上的单薄身影异常的显眼,然而来来回回的宫女太监,却无一敢看她。

灵曦挺直了腰板跪在那里,已经跪了一个下午,要看好戏的人们也都失去了兴趣,直至后来,那些宫女太监也都做完了自己的差事,回去休息,而她,依旧跪在那里,面对着的是一排面无表情的侍卫。

承乾宫之中,终于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的夕颜紧紧揪着皇甫清宇胸口的衣襟:“是不是你的计谋?你不会是为了赢我,设下这么大一个圈套来整十一吧?”

皇甫清宇只是淡淡一笑:“颜颜,你别忘了我们打赌的前提是,灵曦回去探望父母,一去不回。既然已经打了赌,我总得要让这个前提先成立吧?”

夕颜差点惊叫起来:“所以你就仗着灵曦以为十一对我有好感,设计这么一场戏,让她伤心?”

皇甫清宇不置可否。

夕颜却蓦地不安起来:“七郎,不要这样,灵曦到现在还跪在外面,我们不打这个赌了好不好?”

皇甫清宇却只是看着她,微笑起来:“颜颜,我们打不打这个赌,十一都必须要过这一关,就像当初他必须要跨过独舞那一关,接受灵曦一样。如今,只有他真正跨过了这个坎,以后,才会少了那些无谓的麻烦。”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