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十二月,京城之中早已是一场接一场的大雪,天地间仿佛都是一片苍白的白色。

十一身上裹着墨色的大氅,从皇宫中出来,见天色尚早,便弃了马,徒步往府中走去。

左右没有人在等,实在是不知道回去那么早要做什么。

走在大街之上,因为时近年关,家家户户都是一派热热闹闹的景象。十一深深吸了口气,只觉得深入肺腑,都是凛冽的寒气。

前方突然来了几匹快马,异常招摇的疾驰在大街之上。

待到那几匹马近了,十一看清楚其中的一个身影之时,却蓦地皱紧了眉头。

马上的十二分明也看见他了,似乎还迟疑了片刻,方才将马打住,唤了一声:“十一哥。”

另几个人皆是皇室宗亲子弟,也纷纷停下马来,对十一行礼:“给十一爷请安!”

“不必多礼。”十一淡淡道,看了十二一眼。

十二又犹豫了片刻,翻身下马,方才对那几人道:“你们先走吧,我与十一哥说会儿话。”

这几个月来,十二与其他几个兄长的关系都是极其紧张的,要么不见,即使见了彼此间也没什么话说,即便是自小最亲厚的十一,也不外如是。

两人一同进了如意馆,那老板娘立刻迎上前来,为二人准备了雅间,又熟络的问十二要不要看歌舞。十二笑着与她周旋,刚要答应,却蓦地接收到十一的一瞥,顿时敛了笑,摆摆手:“不必了,你下去吧。”

“你经常与那几个人在一起?”坐下来,十一自己动手烫了酒,看着他淡淡道。

“偶尔。”十二耸耸肩,“反正无聊,一起骑马,打猎,喝酒,也挺有趣。”

十一默默地喝下一杯酒,方才淡淡道:“以后少与他们一起。”

十二不置可否,为他斟了一杯酒,忽然道:“十一嫂还没有回来吗?”

十一手微微一僵,握紧,却又松开来。

“她这一走都已经四个月了吧?”十二低叹了口气,道,“是因为你跟七嫂的事,她才不回来的吧?”

十一冷冷瞥了他一眼:“我让你别胡说了!”

“我怎么胡说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不是!”十一终于忍无可忍,蓦地吼了一声。

十二微微怔住,看着他,许久之后,才终于道:“既然不是,那你为什么不去接她回来,就只会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闷闷不乐?”

十一只是拧紧了眉,也不说话。

十二顿了顿,又小心翼翼道:“还是因为护国公的事吗?”

“行了,别说了。”十一烦躁的撑住了额头,一杯接一杯,不断地喝酒。

十二见他的模样,哼了一声,果然便什么都不再说了,跟他拼酒一般,同样不断的灌酒。

待到两个人离开如意馆之时,十二已经半醉了,而十一却依旧是清醒的模样,出了门,深吸了一口气,拉了十二一把:“走吧。”

两人刚刚走出几步,却蓦地看见前方来了一小队的侍卫,押着一个满身是血的汉子。一对侍卫见了二人,忙不迭的行礼:“见过十一爷,十二爷。”

十一看了这情形,忍不住皱了眉:“怎么回事?”

侍卫统领忙道:“是个逃犯,已经追捕了几年。”

十二蓦地嗤笑了一声:“几年?由此看来,他本事倒是不小。”

那汉子忽然狠狠瞪了十一和十二一眼,却立刻被身旁的侍卫狠狠打了一巴掌。

十一拧着眉,让那侍卫带着他赶紧离开。

后面却还有几个受伤的侍卫,还有一个似乎受了重伤,躺在担架之上昏迷不醒。

十一往那侍卫身上看了一眼,却蓦地凝住了视线,脸上不知为何写满了震惊。

“十一哥,怎么了?”十二搭上他的肩膀,疑惑道。

十一却突然一把挣脱他,上前来到了那侍卫旁边。旁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得站住了脚步,却见十一缓缓揭开了那那侍卫身上的衣衫,看向他腹部的伤口,霎时间,目光犀利成冰!

“这个犯人,是什么身份?”十一的声音也霎时间冷下来,看向那个满身是血的逃犯。

侍卫统领怔忡了片刻,方才道:“是反贼皇甫清宥的得力左右手,自从皇甫清宥伏法之后,此人一直逃逸在外,害了好几条人命。他剑法独特,招招置人于死地,奴才等也是费了极大的力气方才擒住他。”

“老四的人?”十二蓦地惊呼了一声,看向十一,“十一哥,怎么了?”

十一突然抬头:“将他送去刑部,等我亲自来处理。”

一群侍卫先是一怔,随后忙的答应了一声,快步离去了。

十一站在那里,只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十二忧心忡忡的看着他:“十一哥,到底怎么了?”

许久之后,十一才看向那群侍卫消失的方向,低声喃喃道:“是那人杀了独舞,我认得那侍卫身上的伤口,跟独舞身上的伤口,一模一样。若非剑法独特,不会造成那样的伤口。”

十二忍不住再度惊呼了一声:“是他杀了独舞?那护国公派出的杀手又是怎么回事?”

十一缓缓摇了摇头,神色惊痛,却又茫然。当初在独舞所居的那个巷子附近找到那名杀手的尸体,所以,所有人都认定了那人便是凶手,继而被灭口。

可是,如果真相并非如此呢?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