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德八年,初春。

一辆极其普通的马车自远处驶过来,停在了豫王府门口的空地上,门口的守卫们立刻都警醒起来。

王府重地,又岂是寻常人家马车可停放的地段?

那车夫跳下车来,回身朝着马车里轻声说了一句:“姑娘,豫王府到了。”

纤纤素手打起了车帘,随后走下的马车的,是一女子,粗布素衣亦掩饰不住的端庄窈窕,只是脸上却罩着面纱,待下了马车,便只是抬眼看着眼前这座气势恢弘的王府。

府中的管家极快的走过来,沉了声音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车夫回道:“这位姑娘要求见豫王爷。”

“笑话。你是什么身份,王爷是你说见就能见的?”管家不耐烦的挥挥手,“快走快走,别在这里捣乱。”

面前的女子却只是静静地从袖中取出一块玉石来,递与管家,声音轻浅道:“劳烦先生,将此物件呈给王爷,若然王爷不见,我定然不会多留片刻。”

见状,管家亦不由怔忡了片刻,方才接过那玉石,转身往府中走去。

她这才转身看向那车夫,从腰间取出身上的最后一点碎银子递过去:“多谢先生一路照顾。”

车夫诺诺的答应着,接过了银子,想起多日一起赶路的情形,还是嘱咐了一句:“姑娘保重。”

她目送那车夫驾车离去,再回转身,那管家已经匆匆忙忙的跑过来,这一回脸上很是笑容可掬:“姑娘,王爷请您进去呢。”

她似是轻笑了一声,又施了一礼,方才随在他身后走进了府中。

管家一路领着她来到了书房门口,又叩响了房门,听闻里面传出“进来”的声音,方才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自己退了下去。

她迟疑了片刻,缓缓取下自己脸上的面纱,推门走了进去。

南宫御就抱着手臂靠在书桌前,微微拧了眉看着她。

南宫月雅站在他面前,清清淡淡的展颜笑了起来:“四哥。”

已经近五年没见了,南宫御并无多大的变化,向来就成熟稳重的他,即便是过了而立,也不过是眼眸的颜色有了些许变化。

南宫御一直看着她,过了许久,才终于低叹了一声:“月牙儿。”

她扬起脸来浅浅的笑,三两步上前,埋进了他怀中,再次唤了一声:“四哥。”

南宫御这才展开手来,轻轻将她拥住,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我还以为,这辈子你都不打算见四哥了。”

她原本也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踏上这片土地,可终究还是回来了。她吃吃的笑起来:“我才舍不得四哥呢。”

南宫御抚了抚她的头,笑笑。

晚膳上桌,竟然都是她爱吃的菜,她笑得愈发开颜:“多谢四哥。”

南宫御看着她,仍然只是微微的笑,眉宇之间,却依稀还有不曾散开的薄忧。

果然,刚刚吃了不过两筷子,管家匆匆来到了厅中:“王爷,十二爷来了。”

南宫御微微一挑眉,扫了妹妹一眼,方才抬眼看向门口。

远远地,似乎就能听到男子微微低沉的笑声传来,却与记忆中的大不相同。月牙儿放下玉箸,与南宫御对视一眼,笑了笑,低头喝水。

五年了,他也应该二十有八了,不再是她最初遇到的那个翩然少年。

随后出现的人,也的确不是她记忆之中的模样。

十二就站在门口,穿了群青色的锦衣便服,高高瘦瘦的模样,傲然出挑,一双乌黑如玉的眼眸,却微微流露出邪魅,当年的清澈透明,如今已经全无踪迹可循。

南宫御站起身来,微微拱手一笑:“十二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他微微挑起眼角,风流邪肆:“南宫,你又何须多礼?我不过是听闻今日你府中备了上好的酒菜,想来讨一杯水酒喝,没有打扰到你吧?”

“哪里。”南宫御做了个请的姿势。

他抬脚走进来,就在南宫御身旁的位置坐下,靠着椅背,看着对面神色依旧如常的女子,微微勾起嘴角:“临安郡主?”

临安郡主,是当初大楚降于北漠之时,皇甫清宇赐给她的封号,只是颁布圣旨之后,却无人知晓她这位临安郡主的去处。

月牙儿缓缓抬起头来,目光触及他唇际的笑意,也轻笑了起来,想了想,站起身道:“见过十二爷。”

他仍旧微微扬着脸,笑容亦真亦假:“不必多礼。”

一顿晚膳,月牙儿吃得很安静,南宫御一面陪着十二说着一些朝中的事情,一面往她碗中布菜。

月牙儿一直吃到最后,南宫御刚好和十二谈完了兵部的一件公事,转过头看向她:“吃好了?我让人先带你下去休息。”

“好。”月牙儿站起身来,淡淡施了一礼,退出了花厅。

南宫御看着她离开,方才再次看向十二,笑道:“十二爷可还要饮酒?我府中尚有一坛子珍藏,若是十二爷有兴致,倒是可以孝敬给您。”

十二轻笑了一声:“这倒不必,今日喝得够了。至于你的那坛珍藏,我改日再来品尝,你可要给我留好了。”

“十二爷既然说了这话,我定当为十二爷存好那坛酒。”

十二站起身:“告辞。”

南宫御站起来,拱了拱手:“十二爷好走。”又吩咐管家道,“送十二爷出府。”

十二亦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