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朝两个女子的方向看了一眼,方才又回转头来:“听说你最近在查她?”

十二虽未料到他这么快就会知道,然而却也没有多大的吃惊,淡淡应了一声:“嗯。”

“她……背叛你了?”十一微微顿了顿,低声道。

十二双手交叠枕在脑后,哂笑了一声:“她从来就不是我的,何来背叛一说?”

十一微微拧了眉,刚欲再开口,却忽见灵曦走了回来,探头一看,月牙儿独自坐在不远处,抱了膝怔忡看着远处,便收回了视线,看向灵曦:“怎么了?”

灵曦狡黠一笑,蹲下来打了十二一下:“把你外袍解下来。”

十二微微一怔,随后坐起身,也往月牙儿那边看了看。

郊外的风本就大,她坐在那里,也被吹得衣袂翻飞。

他沉默不语的开始解外衫,灵曦忍不住埋怨道:“你不知道她有身孕了吗?带她到郊外来吹风,也不知准备一件披风?回头要是哪里伤了痛了,有你后悔的。”

十二忍不住低叹了一声,将外袍递给她,方又嘻笑起来:“十一嫂,我要是能想得那么周全,那我就是十一哥了,那样你还会是我的十一嫂吗?”

灵曦禁不住红了脸,十一脸色也微微一变,抬脚便往他臀上踹去:“胡说八道些什么?”

“哎哟——”十二重重叫唤了一声,“我哪有胡说,我是真的觉得十一嫂好啊,十一哥,脚下留情啊——”

这边的笑闹声,借了风势,尽数传入月牙儿耳中。

微微抬眸看向那边的几个人,看着他不甚清明的笑脸,方知自己是何等的格格不入。

灵曦却在这时候走了回来,将十二的外袍披在了月牙儿身上,笑道:“你如今有孕在身,万不可受了凉才是。”

“多谢。”月牙儿低低道了谢,低下头去,鼻尖萦绕的,便是他身上清朗的气息。

灵曦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却朝着那边两个男人背影的方向,片刻之后轻笑一声道:“如今可好了,十二弟再不是孤家寡人一个。”

月牙儿心中微微一动,也朝十一十二的背影看了一眼,方才道:“他怎么会是孤家寡人呢?”

灵曦轻叹了一声道:“你也许还不知道,他们兄弟最爱聚在一起饮宴,可是每一次,十二弟都是一个人来的。”

月牙儿一怔,脑海中已经不自觉勾勒出那副场景,想象着他在那样热闹的场景之中分外落寞的身影,一颗心忍不住狠狠揪了起来。

她自是不会愚到去问他为何不带他的王妃一同出席,因为自己心中,清楚的知道答案。

他对她恨有多深,便说明她当初伤他有多深,以此也可证明,他当初陷得有多深。

“其实,一个女子这一生还能求什么呢?”灵曦眸中闪着灵动的光芒,看着十一的背影,轻笑了一声道,“你心里有那个人,而那个人也是真心实意的对你好,不就够了吗?”

如此,就够了吗?月牙儿垂眸,嘴角勾起苦涩的笑意,顿了顿,不动声色的转开话题道:“你跟十一爷,时常来这里吗?”

灵曦微微一笑,眼中却是说不出的满足:“偶尔而已,可是他那么忙,一个月还能抽出一两日陪我来这里骑马,也足够了。”

月牙儿依旧淡淡的笑着:“如此,十一爷是当真待你好。”

灵曦脸上再度染了红晕,恰逢十一也在这时转头往这边看来,二人目光相接,极默契的相视一笑。

眼见灵曦低下头,十一才收回了视线,继续先前的谈话:“照如此说来,这五年来和她在一起的人竟能将消息封得这样滴水不漏,可见是不容小觑的。”

十二暗自捏紧了拳头,沉静的目光之中,忍不住透出一股子狠意。

十一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道:“你也别太冲动,有些事情不必揪着不放。如今朝中正是忙碌之际,这些事情若是被七哥知道,岂不又给他添忧?”

十二淡淡道:“我知道。”

“这件事我会派人帮你查,可是你要知道,能够有机会有能力将她收藏起来五年的人,极有可能是先大楚的朝中大臣或王公贵族,我要你答应我,若是查了出来,万不可轻举妄动。”

十二顿了顿,方才冷笑一声道:“查到之后再说吧。”

又坐了许久,十二方才站起身:“好了,打扰你跟十一嫂的清静时光这么久,我也该走了,否则你得恨我了。”

十一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方才道:“你心里若当真如此在乎她,便对她好一点,这样折磨来折磨去,何苦?”

十二嗤笑了一声:“十一哥,若换了你是我,你也未必对她好得起来。”

灵曦正试图从月牙儿口中挖掘出过去这五年她的去处,奈何月牙儿却只是摇头不语,避而不答,灵曦也不知她是无法启齿抑或别有苦衷,刚想再问,却见十二已经走了过来,这才作罢,站起身来。

“十一嫂,我们该走了。”十二跟她打了声招呼,便看着仍旧坐在那里的月牙儿。

月牙儿这才缓缓站起来,微微欠身对灵曦道:“多谢。”

灵曦笑着看她,刚欲开口,十二却突然插话,语气之中似乎带了一丝嘲讽:“多谢谁呢?”

月牙儿似乎微微一怔,一瞬间呼吸便有些艰难,还未回过神来,他已经逼近了她,声音沉魅:“还不叫十一嫂?”

他的呼吸都已经拂在她脸上,可是月牙儿却只是不动,也不开口。

见状,灵曦忙笑道:“罢了罢了,都是一家人,不必这样拘礼。月牙儿,我们以后再见。”说罢,她转身便往十一的方向跑了过去。

月牙儿仍旧垂眸不说话,十二恍然间却仿佛悟到了什么,禁不住冷笑了一声:“回府。”

到傍晚时分二人回到府中,他仍旧是大步走在前面,月牙儿缓步走在他身后,却见他径直往西园而去,心中忍不住微微一震,却还是不得不跟着他的脚步。

没想到甫一进了园子,他见到廊下坐着的几个丫鬟婆子,忽而便开口道:“来人,给我在这园中布置起喜堂。”

那边的丫鬟婆子都怔住了,好半天才有一个婆子回过神来,大着胆子开口道:“十二爷,布置喜堂,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十二蓦地笑了一声,转身却轻轻揽住了身后的月牙儿,眸色邪魅,“喜堂,自然是用来拜堂的,月牙儿,你说是不是?”

果然,她身子微微一抖,脸色在一瞬间又变得惨白起来。

他眼眸愈发暗沉,只是死死盯着她,头也不回的吩咐道:“赶紧的,半个时辰之后,我要见到喜堂!”

丫鬟婆子们闻言,忙的四散而去,各忙各的。

月牙儿唇上的血色几乎都消失了,看着面前他阴郁的神情,终于缓缓摇头:“我不能和你拜堂。”

“不能和我拜堂?”他咬了牙冷笑,“月牙儿,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她抿了唇,不说话。

“要不拜堂也可以,那你现在告诉我,我们是不是夫妻?”他出奇的耐心,极其缓慢的一步步将她逼入绝境!

月牙儿终是无法再与他相视,缓缓闭上了眼睛。

“月牙儿,说话。”他垂下头来,几乎与她面贴面,“七哥已经赐了婚,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的侧王妃,我现在问你,在你心里,我们是不是夫妻?”

许久,她仍旧闭着眼,不答话。

他终于再度冷笑起来:“我来代你回答,不是!在你心里,从没有把你自己当成是我的人,你从来不愿意承认我们的关系,你根本不愿意做我们皇甫家的女人,是不是?”

月牙儿脸色黯淡了几分,他知道自己说中了,心中的怒火愈发的旺盛起来:“不就是因为北漠灭了大楚吗?不就是让你做了个亡国公主吗?连你皇兄和四哥都接受了这个事实,乖乖为我七哥尽忠,月牙儿,你有什么好傲矫的?”

月牙儿心头宛若千根针在扎,疼得几乎无法呼吸,终于克制不住的落下泪来:“不是的,不是因为这样……”

“那你告诉我,是因为什么?”他近乎怒吼,大手一把捏上她的脖颈,“因为从头到尾,你根本就没有半点真心待我,从头到尾,你都将我当成傻子来骗!”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