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失控的怒吼和力道,终究让月牙儿不堪重负,脸色惨白的晕倒在了他怀中。

十二怔了片刻,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声:“来人,传御医!”

她愈发的虚弱,至如今,仿佛已经有了某种不堪一击的感觉。

月牙儿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境里,满满都是初见那时,华衣锦服的翩翩少年郎。

他的干净,他的爽朗,他的大笑,他的举手投足,他的一切一切……

梦醒了,身下的软枕亦已经湿透。

睁开眼来,面前是巧儿担心的面容,手中还握着一方丝巾,已然湿透,分明是为她拭泪所用。

在巧儿的搀扶下坐起身,却终究再一次控制不住的痛苦出声:“巧儿,你说我该怎么办——”

***************************************************************************************

花园中的湖心亭内,十二阴沉着脸一杯接一杯的饮酒,而宋如新坐在他对面,秀眉微蹙,却也不阻止他,手中也端了一杯酒,不饮,只是用削葱一般的食指轻叩着杯沿,一瞬不瞬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究竟是哪般的情深,竟至于这么痛?

一壶酒接一壶酒的干了,终于不见人再去取来,十二终于狠狠掼了手边的一个白玉酒壶:“不去取酒站在这里做什么?”

旁边的丫鬟吓得连连倒退了几步,宋如新见状,微微对她使了个眼色,让她下去,方才轻叹了一声,道:“饮酒伤身,十二爷,少喝一点吧。”

十二却缓缓伸出手,握住了她放在石桌上的另一只手,半醉道:“你告诉我,她究竟想要什么?”

宋如新怔了怔,眸色似乎恍惚了片刻,方才低声道:“也许,她想要你放她走?”

“呵。”他蓦地笑了一声,满满的都是嘲弄,随即却又咬牙切齿道,“即便是死,我也不会放她走。”

宋如新缓缓摇了摇头,恰逢丫鬟又送了一壶酒过来,她伸手接了,将他面前的杯子斟满。

听了巧儿的劝来花园中走动的月牙儿,绕过假山之时,面前顿时开阔起来,便是这片湖,而随后一眼看到的便是亭中坐着对饮的两个人。

但见那宋如新缓缓举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不知道对低着头的他说了句什么,十二缓缓抬起头来,随后也举起了酒杯,二人相视一笑,随后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月牙儿已然麻木的心,骤然一阵剧痛,有些茫然的回转身,竟生生撞到了前方的假山上!

“啊——”除却巧儿,同来的另一个丫鬟见状,蓦地尖叫出声,“侧王妃?”

月牙儿跌倒在地,腹部顿时一阵剧痛,她有些惶恐,忙的就要站起身,可是全身上下,竟然使不上一点力气!

湖心亭内,十二和宋如新同时朝这个方向看来,却因为被两个丫鬟挡着看不分明。

十二心头蓦地一乱,已经站起身跑出了湖心亭。

“啊——”在他将要靠近的时刻,那个丫鬟突然又发出一声尖叫,他终于控制不住,猛地加快脚步,推开面前的两个丫鬟。

月牙儿却已经在巧儿的搀扶下艰难的站了起来,脸上却没有一丝血色,有些迷离的目光看向他时,脸上微微一僵,似是想笑,却又笑不出。

他心头不断涌起不详的预感,伸出手,握住了她冰凉的手心。

月牙儿神色微微一变,下一刻,眼前突然一黑,再度失去了知觉。

***************************************************************************************

月牙儿卧房外间内,安静得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几名御医同时低着头站在一旁,几乎克制不住自己额头上不断冒出的冷汗。

十二沉郁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骇人,手放在桌面上,五指微微弯曲着,仔细一瞧,仿佛还在轻微的颤抖。

终于,里间的房门再度传来声响,太医院院判从里间走了出来,脸上一片哀苦:“老臣无能,请十二爷降罪。”

十二倏地站起身,狠狠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梨木方桌,往房间内走去。

床榻上,月牙儿脸色苍白如纸,眸中一片凄然,只是盯着头顶的帷幔。

十二缓步上前,这么些年来,胸中第一次隐隐涌起除了恨与痛之外的第三种感觉。

“月牙儿?”他在床榻边坐了下来,伸手握住她。

月牙儿毫无焦距的目光停留在他脸上,过了许久,方才认出他是谁,眼泪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艰难的张了张口,却没能发出声音。

然而那口型,分明是在唤他的名——“宣”,而她的眼泪,是为他而落,为他们的孩子而落。

他心中蓦地涌起惊涛骇浪,终于不顾一切的将她抱进了怀中:“月牙儿……”

她单薄的身子仿若枯叶,毫无生气的偎在他怀中,无声的泪流许久之后,终于哭出声来:“是我没有福分,是我没有福分——”

得不到的,终究是得不到,再怎样徒劳,还是得不到。

她心中的痛,直达四肢百骸,终至颓然。

**************************************************************************************

孩子没了之后,他出奇的对她好了起来,虽尚不能与五年前的那些岁月相比,然而相较于她前段时间,却已然是温柔细致了许多。

然而月牙儿却一日比一日沉默,目光也一日比一日暗淡。

南宫御来看过她,踏雪和灵曦也一同来探视过她,夕颜虽不方便出宫,却也赐了一堆补品,同时让人带话宽慰她。

然而越是如此,她便越是黯然,仿若一颗心都封闭了起来。

夕颜在宫中听说了月牙儿如今的情形,忍不住与皇甫清宇唏嘘:“这可怎么办才好,原本便已经是瓷器一般碰不得的人儿,如今连孩子都没了,我真怕她会出什么事。”

皇甫清宇一手揽着她,一手把玩着她的一束发丝,闻言,却也只是淡淡的勾起了嘴角:“你又知这不是她原本便想要的?”

“不可能。”夕颜倏地从他怀中坐起身来,凝眸道,“你为何非要将月牙儿想得那样复杂?当初对踏雪和灵曦,可不见你这样苛刻。”

皇甫清宇淡淡叹了口气,重新将她拉入怀中:“但愿是我多想了。”

这一夜,同样睡不安稳的,还有十二。

十二近来为了她的事心力交瘁,睡至半夜,迷迷糊糊之间睁开眼,却蓦地触到月牙儿森然的目光,正幽幽的看着他,瞬时间一惊,已经睡意全无,顿了顿,方才伸手揽了她:“怎么不睡?”

月牙儿顺从的偎进他怀中,同样一言不发,待十二低头看去之时,她却已经又闭上了眼睛,仿若睡去。

怀中她单薄的身躯似乎还在微微颤抖,他不禁拥紧了她,自此却再也没有阖上过双眼。

月牙儿似乎用了很久的时间才让自己终于能适应在他怀中安眠,直至一个月过后,十二才清晰的感觉到怀中的人终于不再颤抖,而是静静地睡去。

然而他却仿佛已经形成了另一种习惯——无眠。

每日无精打采的进宫,总是免不了十一略带责备的目光,总是担心他这幅模样会被皇甫清宇责备,然而好在皇甫清宇并未多过问什么,十一和皇甫清宸也自觉为他分担下许多的事情,让他得以在白天的时间内稍稍补一补觉。

这一日又是如此,却恰逢皇甫清宇召了几人到御书房议事,他撑在几案上昏昏欲睡。

皇甫清宇抬眸看了他一眼,十一还想帮他隐藏之时,皇甫清宇却已经开口唤他:“老十二,去暖阁里睡。”

十二睁开眼,尴尬的揉了揉眼睛,道:“七哥,对不住,我好了。”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