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清宇看了他一眼,不再说什么,复又继续先前的议题,十二唯有强打起精神,一直撑着。

好在皇甫清宇也并未说太久,正当他要站起身与皇甫清宸和十一一同离去之时,皇甫清宇却突然唤住了他:“老十二,你留一下。”

十二有些哀怨的看了十一一眼,十一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之后,挨着皇甫清宸的脚后跟钻出来御书房,十二这才不情不愿的凑到皇甫清宇面前:“七哥。”

“月牙儿身子怎么样了?”皇甫清宇放下手中的折子,抬眼看向他。

“哦,已经好得差不多,没什么大碍了。”

“嗯。”皇甫清宇应了一声,状似漫不经心的道,“什么时候你带她进宫来,我给她把把脉。”

十二一僵,顿了片刻方才道:“七哥,不用了吧,有御医在,况且南宫御也在为她调养身子,就不劳烦七哥了。”

“怎么说她也是你一心想娶的人,我亲自为她瞧瞧,也安心些,不是吗?”皇甫清宇淡笑看着他,眸色深邃暗涌。

十二终于无奈的唤了一声:“七哥……”

皇甫清宇也缓缓敛了笑意,道:“在月牙儿的事情上,我一直都由着你,可是现如今这样,你不累么?一个躺在你身边的人,你却要时时刻刻的提防她,若你告诉我说你乐在其中,我也无话可说。”

十二低头沉默了片刻,方才再次抬起头来:“七哥,若要我放手,我自问是做不到。你给我一段时间,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皇甫清宇深深看了他一眼,方才淡淡道:“去吧。若是实在累得慌,这段时间你也不必进宫了,好好在府中休养一段,别拖垮了身子。”

十二低低道:“谢七哥。”

回到府中已经是下午时分,来到西园之中,却惊奇的发现月牙儿竟然同巧儿一起坐在屋檐下,正微微偏了头,不知与巧儿说些什么,向来苍白的脸上,难得的有丝丝红润。

十二上前,月牙儿听见脚步声,蓦地回转头来,见了他,脸色不易察觉的一变,微微抿了唇,也不再说话。

然而让他欣喜的是,她的脸色确实是好了许多。

巧儿见他来了,忙的行了个礼退下,十二这才在月牙儿面前蹲下来:“今天觉得身子怎么样?”

“嗯。”她莫名巧妙的应了一声,也不知是在回答什么。

十二却不以为意,淡笑一声道:“既如此,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

月牙儿眸色之中忍不住带了一丝惊异和古怪,十二没有再继续征求她的意见,只是兀自拖了她的手:“走吧。”

当一片开阔的江景赫然出现在眼前之时,月牙儿先是微微一怔,随后转头看向了他。

风和日丽,垂柳依依,甚至连江畔那只不大不小的船儿,也一如当初。

十二淡淡一笑,带着她上了船。

船舱很小,摆了一张矮几便几乎占去了一半的位置,十二让她靠着矮几坐了下来,随后自己才依着她坐下。

刚刚坐定,便闻得外间传来船夫的吆喝声:“开船咯——”

船舱之中略显闷热,有舒爽的风从舱壁上的小窗中灌入,然而月牙儿却还是发了汗,满面红晕。

透过小窗,可以望见外面波澜壮阔的江景,然而她的心思却全不在此,反而一片紊乱。

十二静静地靠着她坐着,眯起眼睛看着外面的江面,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借着风力和水力,船儿终于飘飘荡荡到了江心,正在这时,他蓦地偏过头,看着她莹润的脸颊,忽然之间凑上前,将唇贴上了她的面颊。

月牙儿身子一僵,神情一个恍惚,紧接着,耳边却响起他的声音:“月牙儿,你知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像喜欢你这样喜欢过一个人。”

随即入耳的是一丝轻叹。

一切的一切,尽数仿如当初,他们之间,曾经最热切美好的当初。

月牙儿克制不住的红了眼圈,感觉着他的双臂缓缓收紧,将自己揽入怀中,终于随着他的力道,偎进了他的怀中。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可是靠在他胸前,听着他胸腔里的震动,她几乎是难以克制的开了口:“即便是到了如今,你还是喜欢吗?”

“喜欢。”他将下巴搁在她的发心,轻声道。

“即便我曾经挟持过你的七嫂,你还是喜欢吗?”

“喜欢。”

月牙儿狠狠咬了咬牙:“即便是我的身子不干净,你也喜欢?”

“喜欢。”

“即便是我恨你,你还是喜欢?”

这一回,他似是沉默了片刻,才沉声道:“喜欢,就是喜欢,即便是你恨我,我还是喜欢。”

她僵住,泪如雨下。

然而他的手却缓缓松开了她,随后,一步步的退出船舱,同时缓缓道:“月牙儿,无论你有多恨我,无论我有多恨你,都抵消不了我对你的喜欢。”

她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退到船头,蓦地睁大了眼睛,想唤,却发不出声音来。

随后,她看见他的身子踏空,下坠,“噗通”一声之后,消失在她眼前!

月牙儿呆滞住,过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手脚并用的爬出了船舱。

然而在他坠落江心的地方,只剩下流水滔滔。

她蓦然回头,船尾上,那船夫怔忡的看着她。

月牙儿终于微微慌乱起来,对那船夫道:“请你……下去找找他?”

那船夫又怔了片刻,方才慌乱点了点头,一转身,“噗通”一声钻进了水里。

月牙儿惶然无措的跌坐在船头,仍旧等待着什么。

然而半晌过后,却连那船夫也没了身影!

她终于全然乱了心神。

记忆之中,他水性原是极好的,可是这江心水流湍急,若是出了什么意外——

“清宣……”

她尝试着唤了一声,却并未得到任何回应,唯有哗哗的水声。

“清宣!”月牙儿跪在了船头,低头看着那流水滔滔的江面,不断的伸出手去,仿佛想要在他浮起来的一瞬间就将他拉住。

可是没有,哪里有他的半点影子?

“清宣!”她终于克制不住的放声大喊起来,茫然四顾,只想看见他的身影。

莫非这就是报应,这就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可若然要报应,那便报应在她自己一个人身上便罢,为何要报应到自己身边人?

孩子,他……莫非上天就是要让她经受这般的折磨?

她看着江面,心神恍惚,几乎就要一头栽下去之际,忽然间,“哗啦”一声,面前骤然浮起来一个人,月牙儿又惊又喜,定睛看去,不是他又是谁?

十二将手撑在船头,一跃而起,湿漉漉的站在她面前,看着满脸悲戚的她,双目深邃暗沉,如能溺人一般。

月牙儿终于再难克制,猛然扑进他怀中:“清宣——”

尔后,是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

什么报应,什么惩罚,在此时此刻就让它们通通见鬼去罢,就让她坦然面对自己的心一回,就让她好好爱他一回!

十二在片刻的怔忡之后,一把将她抱起,回到了低矮的船舱之内。

“月牙儿,你心里有我,你心里有我!”他狂喜之下,几乎忘了一切,放纵的在她脸上不断吮吻,吻去她脸上的泪水,放任自己头上身上的江水沾了她一身。

奈何船舱实在太过窄小,十二抱起她想要换一个姿势时,便蓦地撞到了头,手上一个不稳,月牙儿便跌坐在舱中的矮几上,顿时吃痛的倒吸了口凉气。

“哪里痛?”他慌得在她面前跪坐下来,紧张的查看她的身子。

好在船舱原本就不高,月牙儿跌坐下来也不过那一瞬的痛楚,见他紧张的模样,便摇了摇头。然而这一痛,却让她蓦地想起另一起事来,一把捉住他湿漉漉的手臂:“那位船家呢?”

他“哧”的笑了一声:“这会子你还有心思关心旁人?你放心,他水性可比我强多了。”

月牙儿一颗心这才微微安定下来,下一瞬,却蓦地对上他赫然深邃的眸光,心中禁不住微微一颤。

“月牙儿……”他微微直起身子,凑到她耳边,“你衣裳都湿了,我给你解开。”

月牙儿心头一惊,果然惊觉身上衣裳沉重,原是他身上的江水都度到了她身上。还未及说话,他的手已经探到了她腰间,缓缓解开了她身上的绦带。

剥去她的外衫,衬里的中衣并没有湿多少,因此他转而三两下除掉了自己身上湿透的外衫里衣,毫无顾忌的在她面前露出精壮的胸膛。

月牙儿脸上一热,微微别开头去,耳根处泛起一丝显而易见的红晕。

他们本该是最亲密的人,然而对彼此的身体,却还是那样无知与陌生。

她的反应取悦了他,也撩拨了他,哪怕是心底那根轻微的刺都不重要了。

她这样羞涩,在他心中,她就是干净的女子。

……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