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见她突然如此,心下虽了然,面上却仍旧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随意点了几出戏扔给身边的小厮,重新又揽上月牙儿的腰。

“别。”月牙儿微微有些抵触,拿手推了他一下,他不动,她倒是微微急了,“被人瞧见了不好。”

“被谁瞧见不好?”他微微挑了眉看着她,“你我光明正大,还怕被人说闲话不成?”

话虽如此,月牙儿心中却始终有些莫名的忐忑,总觉得有谁一直在看着自己。

待到散场之时,她在起身之际终于得以回转头看了一眼宋如新坐的地方,却意外的发现那里早已空了出来,宋如新也不知何时离开了。

月牙儿当下心神便有些恍惚,一路回到西园,盥洗完,上了床榻,再度被揽进某个熟悉火热的怀抱之时,才恍然回过神来。

自她上回小产以来,十二都是宿在她这边,如今细细算来,竟无一日间断,而他一日之中,除却在宫中和府外的时间,其余大多都在她这个园子里。尤其是近来,二人很是如胶似漆,他园子中的小厮丫鬟似乎也开始偷懒,浆洗好了的衣衫不再送回他原来住的园子,而是直接就送到她这边,这样每日早晨便不必再回去取衣衫。如此,倒隐隐有了寻常夫妻的感觉。

明知道不是,却还是禁不住沉迷。

“在想什么?”他的吻轻柔的划过她的面颊,沉声开口,语气中有着轻微的不满,再吻住她的唇时便微微加重了力道,以示惩罚。

待他松开月牙儿方才有了喘息的机会,贪婪的吸了两口气之后,脑子里仍旧是混混沌沌的,暗暗想着他一直宿在自己这里,身为嫡王妃的宋如新便没有一点埋怨?

许是她多虑,许是她将人心想得太过险恶,然而自小在宫中长大,教她如何能免去这种焦虑?

“月牙儿?”

十二再次唤了她一声,这一回,她终于完全回过神:“嗯?”

他眸色愈发的暗沉深邃:“你再失神,可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月牙儿一怔,随即便想起他往日的那些“不客气”,顿时没了胡思乱想的力气,略带羞涩的一笑过后,缓缓勾住了身上人的脖颈。

情到浓时,低低的喘息和粗重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她香汗淋漓,几乎承受不住,在最后那一刻,终于克制不住的咬住了他的肩胛,从被封堵的唇齿间模模糊糊唤出他的名:“宣——”

****************************************************************************************

九月,毅亲王府传来喜讯,十一王妃再度有了身孕,喜得十一几欲昭告天下。

这日十二刚刚入宫,还没来得及入大殿,便听几个太监在议论此事,登时什么心思都没了,转身就回到了府中。

月牙儿只觉得刚刚送走他没多久,正在床榻上补眠之时,却突然又听到他的声音自外间传来,睁开眼时,便刚好见到他推门而入,顿时疑惑:“你怎么回来了?”

他二话不说,上前便揭开被子,覆上了她的身子。

月牙儿莫名其妙的被他好一通折腾,身上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休息了许久,刚要开口问他究竟出了什么事,便听他略带沉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十一哥又要当爹了。”

月牙儿心头猛地一阵抽痛,许久也未能平息,恐他起疑,便轻轻应了一声:“哦。”

十二亦知她中必定还是难过的,因此圈住她的腰身,往自己怀中带了带:“我们以后,一定会有很多孩子……”

很多孩子……月牙儿几乎不敢想象那样的场景,闻言也唯有淡淡一笑。

几日过后,十二特意带了月牙儿去十一府上恭贺。月牙儿本不是很愿意,然而见他殷切,也唯有同去。

路上,十二将十一与灵曦,以及逝去的独舞之间的事大致讲给月牙儿听了一遍。

月牙儿听完之后微微有些怔忡:“那他心里,是同时有两个女子吗?”

十二也微微一怔,随后淡淡笑道:“不知道,独舞已经去了,十一哥仍然时常去祭拜她。而十一嫂陪在十一哥身边多年,也吃了很多苦,却仍旧没有怨言,这么好的女子……”

“多好?”月牙儿不禁转头看向他。

十二微微眯了眯眼睛,沉吟道:“很好,至少在我眼中,比七嫂好,比九嫂好……当然,没有你好。”

月牙儿并不在意他刻意讨好的那句,在意的却是他言语之中亲热自然。与几位嫂嫂都处得这样好,而他与几位哥哥的感情自不必多说,可是为了她,是让他与兄长们有过嫌隙的吧?

她如此想着,心下不禁酸涩。

这样的纠葛痴缠,究竟是孽是缘?

十二见她眼眶都红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怎么了?不会是因着我夸了十一嫂两句,你便吃味吧?”

月牙儿缓缓摇了摇头,偎进他怀中。

十二伸手揽住她,也沉默了片刻,方才又道:“月牙儿,我们还年轻,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要孩子,你不要再想了,好不好?”

他以为她在为这个难过。

月牙儿禁不住缓缓闭上了眼睛,心中仿若有千百根刺在扎,紧紧咬了牙许久,才终于下定决心一般缓缓开口:“清宣,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孩子?”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