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宝殿之中,当祈福法事完毕,皇甫清宇带了众人一起诵经的时候,月牙儿低低对十二说了句什么,便避开众人,悄然退出了殿外。

天灵寺内古树参天,绿荫如蔽。月牙儿循着绿荫道往古寺深处走去,走出很长一段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却是一个静谧的小院子。

月牙儿方一迟疑,却听里面传来一阵女子的笑声,分明是她所熟悉的,她心神一凝,还没回过神,已经走进了小院内。

西廊下,正坐着的那个女子,不应该是此时此刻在大殿中的夕颜吗?

夕颜原本正逗着良瑛,跟儿子说着笑话,一抬头,却蓦地见到月牙儿的身影,先是一愣,随后却很快恢复了仪态,略略点头一笑:“月牙儿,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月牙儿倒未曾想到是她,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低声道:“顺道走过来的。”

夕颜探头往她过来的方向看了看,笑道:“可见你是走得挺远了,过来坐。”

月牙儿本欲回绝,却蓦地见她怀中的孩子睁着乌黑的眼眸瞧着自己,神思仿佛再度停滞,提裙走到夕颜旁边,坐了下来。

良瑛年纪尚幼,对月牙儿并没有多少印象,因此靠在娘亲怀中,只是盯着她看。

夕颜笑了一声,道:“瑛儿,这是十二婶,快叫人。”

良瑛依言唤了一声“十二婶”,稚嫩的脸上却飞快的闪过一丝害羞,将脸埋进了母亲怀中。

夕颜忍不住笑出声来,转头看向月牙儿道:“这孩子习惯不好,见着漂亮姑娘就要害羞。”

月牙儿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良瑛身上,闻言方才微微移开视线,淡淡一笑:“他真好看。”

恰逢良瑛此时又偷偷拿眼打量月牙儿,月牙儿对上孩子清澈的目光,心中禁不住微微一震,却也忍不住展颜一笑。

良瑛也抿唇笑了起来,却又再度羞涩的埋进娘亲怀中。

夕颜微微转头看向了她,道:“你与十二弟,近来可还好?”

月牙儿一怔,点了点头。

夕颜笑道:“没什么,我见他最近很是暴躁的模样,还以为你们又闹别扭了。”

月牙儿愈发的怔忡。他近来很暴躁?为何在她面前却丝毫未曾表现出来?

顿了顿,夕颜才又道:“月牙儿,孩子的事情,其实是可以慢慢来的,你如今也许不想要,以后可未必也这么想。十二弟那脾气你应该比我了解,你只需不把话说那么绝,他必定顺着你的。”

“他……都告诉你了?”月牙儿低低问道。

这件事在宋奕然的事情过后,两个人都没有再提起,她甚至一度以为他忘记了,原来,他只是压在了心底。

夕颜轻笑一声道:“他那脾气哪里藏得住话?不过如今因着你的缘故,确实已经收敛许多了。”

月牙儿心中一阵阵的刺痛,仿若呼吸都提不上力气,终于忍不住转移话题,道:“当年的事情,你可有怪过我?”

“年少的时候,谁不曾一时冲动做错过事?”夕颜淡淡一笑,“我知道当日你并非蓄意为之,你只是见了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对不对?”

月牙儿心头猛地一震:“你……怎么知道?”

夕颜脸上的笑愈发温柔动人起来:“因为我看见你的眼神。当十二弟离去之后,你那失魂落魄的模样,便已经说明了一切。你只是想见他而已,你想和他说话而已,却不想凭空遇上了我。想来那时候,若我不出现,也许你们便不会错过那几年。”

月牙儿听着她的话,怔忡的坐在那里。

的确,当日,她只是想见他,真的只是想见他而已。想告诉他,娘亲死了,死在他们北漠军队的手下,还想告诉他,娘亲不许她再见他,娘亲不许他们在一起。

她那时心绪很混乱,所有的爱恨痛都交织在一起,理不出头绪,所有的想法便是——想见他。

结果,终于见到他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自己明明已经对娘亲发过誓,再也不见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为什么非走不可呢,月牙儿?”夕颜轻柔的声音再度传来,“我知道,当日十二弟只是一时之气,后来他曾经找过你,可是为何你那时那般决绝,非走不可呢?”

为什么?月牙儿将脸埋进臂弯,无声的苦笑起来。

因为宋奕然及时找到了她,提醒了她,她不可以再与他在一起。

夕颜见她的模样,终也不好再问下去,惟淡淡一笑,道:“罢了,好在如今你也回来了,十二弟可算有救了。”说完,又低下头去逗着良瑛,“瑛儿,你十二叔有救了。”

良瑛吃吃的笑声传来,月牙儿心中最隐秘的角落仿似被触动,一时想哭,顿了顿,却仍旧是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厅堂那边原本紧闭的房门却突然打开来,月牙儿诧异的看着从里面走出的皇甫清宇,这才明白原来先前自己是绕了远路,这两人却不知从何处来到了这小院中。

皇甫清宇见了她,并无多大吃惊,反倒似预料之中一般,只淡淡点了点头,将夕颜怀中的良瑛接了过来,又对夕颜道:“皇祖母想见你。”

夕颜蓦地变了脸色,一伸手便想将良瑛从他怀中抢回来:“我不去。”

皇甫清宇岂会让她得逞,一手抱着良瑛,另一手握了她,微笑道:“听话,皇祖母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而已,我就在这外面等你,快去。”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