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夕颜极度不情愿,一步三回头的走进那厅堂之中时,月牙儿亦不自在起来,起身想要离去。

“月牙儿。”皇甫清宇却突然唤她,笑道,“你若不嫌弃,坐下来喝杯茶如何?”

月牙儿心中挣扎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坐回了原位上。

一时便有侍女人呈上了清茶,皇甫清宇顺便将良瑛交给那侍女,嘱咐她将良瑛带下去。

月牙儿眼神一直随着趴在侍女身上的良瑛,直至再也看不见。

皇甫清宇亲自动手为她斟了一杯茶,放到她面前,沉声道:“月牙儿,对于你母亲的事情,我很抱歉。”

月牙儿猛地一惊,瞪大了眼睛回头看向他。

皇甫清宇淡淡:“你放心,我知道这件事,不代表十二弟也知道。”

“你还知道什么?”月牙儿颤着声音道。

皇甫清宇微微拧了眉:“还知道什么?还知道你很恨我,这算不算?”

月牙儿仔细盯着他的脸看,却无论如何看不出这男人的话是真是假,许久之后,方才勉力说服自己放下心来。无论他知道什么,为了他的十二弟,他应该都不会说出来。

皇甫清宇淡淡抿了一口茶,方才又叹了一声,道:“月牙儿,怎样才能消弭你对我的恨意?”

月牙儿一怔,仿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皇甫清宇眸光微敛,淡笑道:“你心中若始终对我存着恨意,那么这辈子是没办法跟十二心安理得在一起的,我说得对不对?还是,你根本没有打算跟他长久在一起?”

“不是!”月牙儿瞬间便激动起来,断然否决道。

皇甫清宇看了她一眼,眉宇间仿佛多了一丝安宁:“如此,甚好。”

话音刚落,突然之间,“砰”的一声,几案上赫然多了一把匕首,月牙儿被惊得眉心一跳,回过神来,却死死的盯着那把匕首看。

皇甫清宇将匕首往她的方向推了推,淡淡道:“若能消弭你的恨意,这把匕首愿为你所用。”

月牙儿震惊的看着他,呼吸急促,胸口起伏极大。

良久,她才终于开口:“你不怕死?”

皇甫清宇淡淡一笑,道:“我有妻有女有子,有兄弟有家国有天下,怎会不怕死?十二是我弟弟,你们之间变成如今这样,我不是没有责任,甚至可以说,都是我的疏忽所致。”

当初他答应了十二一定会护月牙儿周全,所以派去的人,也都一心顾着月牙儿,却不想竟忽略了她的母亲,以致于酿成大错。

皇甫清宇低低叹了口气:“刺我一刀,可能让你心中好过一点?”

月牙儿咬着牙,一把拿起了桌上的匕首,抽了出来。

诚然,她恨他,真真是恨他,若非因为他,大楚不会亡,母亲不会死,她与十二之间,也绝不会至于如今这样艰难的境地……可是,为何那匕首却似有千斤重,竟至于她的手也在颤抖?

皇甫清宇始终沉眸看着她,眼神没有一丝闪烁。

月牙儿将匕首举起,又放下,来来回回,竟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夕颜从厅堂内出来,却蓦地见了这样一幅情景,霎时大惊:“月牙儿,你要做什么?”

皇甫清宇沉静的眸光投过来,夕颜微微一怔,安静下来,咬了下唇看见那将匕首握在手中,反复不定的女子。

正在此时,厅堂之中忽然再度走出一个人来,却是宋如新!

月牙儿蓦地见了她,只觉得震惊。她怎么会在这里?

宋如新也见了这副情形,惊得脸色都变了:“妹妹,你怎能如此胡来?皇上万金之躯,伤害不得——”

“砰”的一声,月牙儿手中的匕首落到了几案上。

缓缓垂了眼眸,只觉得心如死灰:“我不能杀你。你是他的七哥,你死了,他会难过,他会恨我。你今日这样做,无非是想他过得好罢了,如此也很简单,我知道我四哥那里有一种药,可以让人忘却过去的记忆,你让他吃下去,忘了我,从此之后他会过得很好!”

月牙儿起身便想走,皇甫清宇却忽然再度开了口:“你要放弃吗?能与他在一起的机会这样来之不易,你就要放弃了吗?”

月牙儿深深吸了口气,淡淡笑了一声,道:“我不是要放弃,而是这样的机会,原本便不应该属于我。我曾对母亲起誓,此生不会与你皇甫家的人有什么纠葛,更不会再见他。是,我一时糊涂,回到了这里,与他在一起,可是这样却让我们两个人都不快活。如今,就让我去履行对母亲的承诺,就让他忘了我,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吧。”

月牙儿一路跑出小院,却不想半途上十一和十二正往这边走来,她措手不及,一头撞进了十二怀中。

“月牙儿?”十二忙的抱住她,察觉到她的情绪有异,也不顾十一还在旁边,忙的道,“你怎么了?”

月牙儿红着眼眶,勉力一笑:“没什么,刚刚在那边遇到一位大师,给我讲了一些佛祖的故事,一时心有所感罢了。”

十二蓦地笑了起来:“听故事也能听到哭,你真是让我无话可说。”

十一微微摇了摇头,抬脚继续往前走去。

十二拉了月牙儿的手,在她红红的眼眶上抚了抚,又道:“可累了没有?我们先回府去?”

月牙儿点了点头,却忽又想起在方才小院中出现的宋如新,心中一顿,看向他微笑的侧脸,却终于没有再问什么,随着他一起离开了寺院。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