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旖旎。

今夜的月牙儿格外的柔顺,任十二怎么折腾,都乖乖的配合,再胡闹她都依着,这让十二愈发的兴奋,动作也愈发不知轻重的狠了起来。

月牙儿终于挨不住求饶,他仍旧不依不饶的折腾了许久方才尽兴。

她再没有一丝力气,缩在他怀中不断地喘息。

他仍旧置身于她的上方,看着她双颊酡红,星眸微启的模样,禁不住勾起了嘴角,再度低下头去吻她。

她这么甜,他似乎总也要不够。

“月牙儿?”许久之后,见她一副呼吸不畅的模样,他才终于松开她,低唤了一声。

月牙儿神思涣散,模模糊糊的应了一声。

十二轻轻抚了抚她鬓旁的青丝,低笑一声道:“有件事情,很想告诉你,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月牙儿终于微微恢复了一丝力气,睁眼看着他:“告诉我,会让你为难?”

十二拧眉沉思了片刻,方才道:“要不我明儿去问问那个人,她说可以的话,我明儿就告诉你,好不好?”

月牙儿点了点头,眸子却不动声色的黯淡下去——明天,明天在哪里呢?

第二日两人皆睡到日上三竿方才起身,十二便留在府中陪她用午膳。

月牙儿胃口不是很好,便只让人拨了一碗粥,十二自斟自酌,精神头看起来好极了。

那酒液倾注进玉杯之中的声音,声声打在她的心头,搅得心池一片凌乱。

忽然之间,“砰”的一声,他手中的酒壶坠地,整个人也开始有些不清醒,眼前的景象也仿似模糊起来,只来得及看她一眼,唤了一声“月牙儿”,便失去了意识,

月牙儿茫然的坐在原位,怔忡的看了他许久,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房门一声轻响,南宫御出现在了屋中。

见到月牙儿的模样,他终于忍不住轻叹了一声,上前抚了抚她的头:“又说自己已经决定了,如今又舍不得?”

月牙儿仍旧看着十二,缓缓摇了摇头,靠进了南宫御怀中:“四哥,唯有这样才是让大家都解脱的方法。我不愿意违背对母亲的誓言,而他,亦不用在我与他七哥之间左右为难。四哥,难道我能让他在我与他七哥之间做选择?”

她低低的哭出声来,再不敢看十二失去意识的脸。

两个月后,陵南郡清水镇。

这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有一条清水河顺着小山,自小镇旁蜿蜒而过。

月牙儿坐在小河畔的一株绿树下,手中捧着一只埙,放在唇边吹奏着,却实在难以成调,终于放了下来。

身后蓦地有脚步声传来,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宋奕然。回到这座小镇三日,每天这个时侯她都来这里,而每次她来了这里,他便静静地站在她身后,直至日暮西垂。

“奕然,你走吧,不必陪我。”月牙儿淡淡道,“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

却久久的没有回应。

月牙儿心中疑惑,转过头去,却蓦然惊得站起身来,背靠着树干,一时间心头转过无数个念头,到最后却一个也抓不住,苍白的脸上瞬间冷汗涔涔。

对面的男子一袭宝蓝锦衣,眸光灿若星辰,依稀还是当初少年的模样。他看着她,笑得纯净明朗:“姑娘,请问云顿山庄怎么走?”

月牙儿霎时间全身冰凉。他真的不认得她了?可是若然不认得她,又怎会寻到这里来?

他见她不回答,却也不怪,又缓缓朝她走近:“姑娘若是不知道云顿山庄怎么走,那可否告诉我,通往南宫月雅心里的那条路,怎么走?”

话音落,他亦走到了她的身前,伸出双手撑住她身后的树干,将她困在树与自己之间。

月牙儿恍然大悟——他根本没有吃下南宫御的药,根本没有失忆!可是清楚的想明白这点之后,却愈发控制不住的脸色发白:“清宣……”

他明亮的眼眸终于缓缓冷凝下来,死死盯着她,嘴角依旧挂着笑,却已经没有了温度:“你凭什么帮我做决定,决定我的未来应该走哪条路?”

月牙儿怔忡的看着他,直至此时此刻震惊的心绪亦尚未平复,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又冷笑了一声:“我已经跟到这里来了,你心里藏着的事,还打算继续瞒我?”

月牙儿身子一震,许久之后,终于认命一般的闭上了眼睛。

果然,是她被算计了,也许是被他的七哥算计,也许是他与他七哥联手,总之,现在的她,避无所避。

心底的那个秘密,终究还是要说与他听?

月牙儿唇微微颤抖着,缓缓抬起手,指向了树的右方——一个小小的微微隆起的土坯。

十二转头看了一眼,不明所以:“那是什么?”

她深深吸了口气,方才低声道:“那里躺着的,是我们的孩子。”

十二脸色蓦地大变,一把捉紧了她的手腕:“你说什么?”

月牙儿倏地落下泪来,也不知是因为忆及往事,抑或是因为被他捏得疼了,总之就是觉得疼,哪里都疼,疼得让人无法呼吸。

“那是我们的孩子——”她终于痛哭出声,“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十二赫然震住,僵直了身子站在那里,艰难的转头去看那个小小的坟包。

他们的孩子?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