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嘴里嚼着炸鱼,手上端着酒杯,眼神散乱,显然在想些什么,其他人都默不作声,也不打扰他。

片刻之后,一口将杯中的酒干掉,轻轻地把酒杯放到桌上,看着赵德华说道,“赵叔,这事说难办也难办,说好办也好办,就看能不能找到哪个单位,能接下牛栏湖这批鱼,只要能找到买家,把鱼出手卖掉,就可以想办法买粮了。”

赵德华点点头,苦笑着说道,“这个道理我也知道,可就是买家不好找啊,县里几家单位我都跑遍了,都说不要,其他大队也都是苦哈哈,谁来买鱼啊。”

“买家我来找,”陈大河说道,“不过得找公社开几张空白介绍信,大队开的档次不够,抬头和事由都空着,我有用。”

陈德山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吭声。

赵德华疑惑地看着他,“介绍信没问题,可要空白的就不好办了,你就不能先找好,再开介绍信?”

陈大河撇撇嘴看着他,“赵叔,你现在让我去哪里找单位去,还不是碰到哪家算哪家,找上门了再递介绍信,提前开的话,抬头你让我填谁的?而且要是一上门就说让人家买鱼,不给直接轰出来就不错了,所以事项也得空着,到时候随机应变,我跟你说,你也别尽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这事儿公社也有义务解决,你就去找钱书记要,不就几张空白介绍信,我能把他卖了?”

赵德华还是有些犹豫,“那能不能找到一家,然后给开一家的?”

“赵叔,”陈大河歪着头看他,“那样可就得浪费不少时间了,牛栏湖等得起?我就这一个条件,你说成不成吧。”

一听这话,赵德华脸色一僵,低下头想了想,最后咬牙一拍大腿,“行,这事我答应了。”

“不过”赵德华盯着陈大河,“这事你得给我抓紧办,时间不等人啊!”

“包票我不敢打,”陈大河端起满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但我会全力以赴!”

“得嘞,”赵德华也陪了一杯酒,“有你这句话,今天我就没白跑一趟!”

事情敲定,喝酒也带劲,陈德山和赵德华两人推杯换盏,一直吃到下午才下桌,本来陈德山还想留他住一宿,但赵德华急着办事,喝杯热茶醒酒之后,就趟着大雪离开了。

公社离牛栏湖大队很远,可离上剅大队倒是近得很,而且正好就在陈家所在的上剅五队边上,所以赵德华从陈家离开之后,直接就去了公社,找到曾经的老战友,如今的公社书记钱卫国,死缠烂打地要了十张空白介绍信,在钱书记哭笑不得的眼神中潇洒离开,然后转身送到陈家交给陈大河,这才返回牛栏湖。

陈大河捏着介绍信,轻笑着用手指弹了弹,“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以后要办什么事可就方便多了。”

“嗯?”陈德山听这话,顿时愣愣地看着他,“这介绍信你要留着,不给他办这事啦?我跟你说,可不能这样干啊。”

“那哪能呢,当然要办,而且还要办得漂亮,”陈大河扬了扬手中的一叠纸,“这事去县城也没用,那里人生地不熟的,赵叔都办不成的事,我能有什么用,所以还是得在公社内部解决,可要是不出公社,哪个口子不认识我,还用得着介绍信!”

“你这小子,”陈德山指着儿子笑骂道,“之前你要介绍信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还空白介绍信,真是一肚子坏水。”

“唉唉,没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啊,”陈大河仔细将介绍信叠好,“公社钱书记铁面无私,直接找他肯定没戏,他不松口,下面的人借个胆子也不敢开,也就是赵叔,和他是战友,又有着公家的事,他才这么网开一面,不趁着这个机会,我哪里弄得到。”

看着儿子将介绍信藏到箱底,陈德山小声说道,“你要这介绍信干什么去我不管,反正我不信你会干什么坏事,不过,可不能坑你赵叔。”

“放心吧,”陈大河拍拍胸口,“我现在就去给赵叔办事。”

正说着话,就出了房门。

“现在去?”陈德山跟着出来,看看外面的天色,“都快晚上了,雪天黑得早,待会儿还不知道有没有雪下,还是明天再去吧。”

正在堂屋挨着一颗烧得通红的树根烤火的黄玉芝也赶紧站起来,“这都要做晚饭了,怎么还出去啊。”

陈大河先是穿上雨靴,再戴上一顶棉帽,才摆摆手说道,“晚饭在外面吃,我就去公社几个单位看看,很快就回来。”

小妹陈继红也跳了起来,“我也要去。”

陈大河捧着小妹的脑袋揉了揉,“乖乖的啊,三哥出去办正事,回来给你带大白兔。”

一听有大白兔,小妹也不闹了,立刻回到火塘边坐好,二姐笑着给她弹了个脑瓜崩,“就知道吃!”

陈继红撅着小嘴,“每次三哥带回来好吃的,你不也吃了,你还是姐姐呢,还说我。”

陈大红顿时语结,理屈词穷的她摁着小妹就是一阵揉搓。

老大陈大江这时也拍拍坐麻的双腿站了起来,“要不我陪你去吧。”

“不用,”陈大河摆摆手,迈开腿就走了出去。

这七八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还挺大,都快淹到膝盖了,陈大河踩着别人踩出的脚印,深一步浅一步地趟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完平时要不了十分钟走的路。

上到大路就好了许多,路面的积雪都被铲到两边,陈大河的脚步也轻快起来。

先去的地方是县二中,潺林县里一共有五所高中,两所在县城,另外三所在其他地方,其中有一所就在平安公社。

以前平安公社还是老县城所在地,解放后考虑到交通因素,才把县城搬到现在的城关镇,所以平安公社在县里的地位很特殊,县里唯一的一间文庙就在平安,另外不仅工厂比县城少不了多少,很多单位的重要性都同县城不相上下,就说这二中,教育质量就与县一中相当,将其他三所高中远远甩在后面。

还不到十六岁的陈大河现在就是二中毕业班的学生,这年头只要成绩好,年龄上倒没什么讲究,别差的太离谱就行。现在学生有了困难,来找学校求助什么的,一点毛病都没有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