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门熟路地摸到校长家里,校长田鸿雁正蹲在门口,拿着把菜刀在打鱼鳞,看他那满头皱纹,灰头土脸地杀鱼的样子,完全看不出这是位老牌大学生,堂堂重点高中的一校之长。

“哟,老爷子,还要您亲自杀鱼呢,”陈大河嬉皮笑脸地蹲下来,“这鱼不小啊,有我的份没?”

老校长眼睛皮上抬,瞟了一眼陈大河,默默地放下手中的菜刀,拿起抹布擦干净手,这才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随后指着地上,淡然说道,“交给你了。”

“啊?”陈大河顿时傻眼,“老爷子,我可不会杀鱼啊,我就会吃鱼,从来不卡刺的。”

“谁让你送来的都是活鱼,你就不能让你妈腌好了再送过来!”老校长理直气壮地丢下一句话,背着双手转身进了屋里。

陈大河抓抓脑袋,苦笑着蹲下来,准备把鱼处理完,心里却一点气也没有。

倒不是老校长欺负人,这位老先生一生两袖清风,高风亮节,从来不收任何人的东西,但唯独对陈大河例外,不仅送上门的东西从不推辞,而且逮到机会就死劲地使唤,这是不拿他当外人呐。

田校长的老伴郭绍贞老太太正在屋里择菜,听到动静走了出来,一看是陈大河,连忙惊喜地上前把他拉住,“这事哪用你做,快进来,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陈大河还没完全蹲下的身子立刻直了起来,笑呵呵地拉着老人的手,“还是奶奶好,奶奶,今天是吃红烧鱼不?”

“咳,”老校长干咳一声,“只有萝卜鱼汤,红烧鱼没有。”

“萝卜鱼汤你来做啊?”郭奶奶声音顿时高了三个八度,“今天就吃红烧鱼,不吃拉倒。”

耶,陈大河暗暗比了个二字,冲着老校长摇头摆尾。

“没个正行,”早已习惯的老爷子不为所动,拿块毛巾把刚洗完手的水擦干,走到椅子前坐下,“说吧,什么个情况。”

陈大河脱掉雨靴,换上一双棉鞋,然后倒好一杯热水放在老爷子手边,“老爷子,我就不能只是来看看您二老,就一定要有事?”

老校长淡然地端起茶缸喝了口水,“不说拉倒,省得麻烦!”

陈大河小脸一垮,一副被你看穿了的表情。

看着两人斗嘴,郭奶奶笑着摇摇头,提着杀好的鱼进了厨房,老校长谈正事的时候,她从来不插嘴。

“老爷子,”陈大河厚着脸皮到桌子另一边坐下,身体趴在桌子上,笑眯眯地看着田鸿雁,“咱学校还要鱼不?”

“咋地?”老校长斜着眼睛瞟他,“要再送学校几百斤?可以啊,不过最好腌好晾干了再送来,不然不经放。”

“您老人家还真不客气,”陈大河一脸嫌弃,然后又死皮赖脸地凑过去,“送没有,卖就有,咱学校明年的经费应该下来了吧,食堂这一块,要不先买点鱼放着?”

“哦,你不读书,改卖鱼啦?”老校长冷笑着说道,“要不以后学校的鱼你都包了,也算是给你同学们发点福利!”

“抠,忒抠,”陈大河死死地盯着他,“我发现要从你口袋里抠出一分钱来,比放颗卫星上天还难。”

“哎,这话你就说对了,”老校长不仅不怒,反而还洋洋得意,“我这里从来只有进的,你什么时候见过出的?要不然我这么大个学校怎么维持,那些贫困学生伙食费从哪来?”

“得,”陈大河像个无脊椎生物似得躺在椅子上,“我来找您推销就是个错误。”

“嗯,明白就好,”老校长摇头晃脑,捧着茶缸美美地喝上一口,从转头看着陈大河,“到底什么个情况,讲清楚。”

“情况就是……,”陈大河嘚啵嘚啵讲了一通,最后老校长做了个总结,“所以你现在就是,要把小赵小钱也没办法的那批鱼给卖掉,还得给他们买回来足够的粮食?”

老爷子斜着眼睛瞟着他,“年纪不大胆子不小啊!这种没好处的麻烦事你也做?”

陈大河伸出一根手指小拇指,一本正经地说道,“第一,您口中的小钱,公社的钱书记,他不是没办法,只是不能轻易开这个口子,要不然其他人有了困难,都来找他解决怎么办,还要他们那些大队支书干嘛,当然了,要是最后我没能办妥,他肯定还是会出手的,不过这种事显然不会发生。”

“唔,小伙子很自信嘛,”老爷子捧着茶缸,摆出一副我就看着你吹的样子。

陈大河却毫无所觉地点点头,“当然,年轻就是自信!”

“呵,”老爷子不置可否,“有了第一就有第二,继续吹。”

“不是吹,是说,”陈大河严肃纠正,又伸出一根手指无名指,“第二刚才说了,我不是胆子大,是自信,自信能完美地解决问题。”

“还完美,”老爷子吧唧吧唧嘴,顺口喝了口水,“还有第三没?”

陈大河伸出第三根手指,比了个OK的手势,“刚才说了,我要完美地解决,如果只有买方和卖方得利,我这个中间人没好处,怎么能算是完美呢!”

“嗯,说得对,”老爷子破天荒地表示认同,“好处你都已经拿到手了,十张空白介绍信,这个好处确实不小。”

陈大河瞪着眼睛,“这才几分钟,老钱就来告状啦?”

“没大没小,”老爷子轻描淡写地训斥了一句,才接着说到,“那你想的办法就是来我这卖鱼?”

“怎么可能,明知道这里卖不出去我还来,那不是傻的,我就是来蹭饭的,”陈大河理直气壮地说道,“都快到饭点了,总不能到人家里去,让人买鱼的还管饭吧!”

老爷子指着他,“脸皮厚到这种层度,也算是一种本事!”

陈大河拱拱手,“客气客气,都是跟您老学的。”

“没大没小,”老爷子狠狠地敲他的脑袋,果然说别人和说自己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说说你的想法,”教训完之后,老爷子终于说起了正事。

陈大河摸着脑袋,“没什么想法,先到各个口子摸个底,看看都是什么个情况,有需要的就让赵叔派人送过来,就这样吧。”

“不对,”老校长扭头看着他,“你小子要是就这点本事,老孙头能上赶着收你当徒弟,还不坦白交代!”

这时郭奶奶端着菜碗出来了,将一大盘整条的红烧鱼往桌上一放,“交代什么,先吃饭。”

得嘞,一老一小相视一笑,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事情立刻丢一边,帮着收拾起桌子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