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是外人,也就没有招待酒,两大碗饭下肚,陈大河拍拍圆鼓鼓的肚皮,“老爷子,我先去找找销路,摸清情况,至于您说的想法,还真有,不过得等我搞清楚情况之后再说。”

“行,”老爷子点点头,“去吧,反正这镇上没有你进不去的衙门口,我倒要看看,你这小猴子能变出什么花来。”

“那您老就请瞧好吧,”陈大河再次换上雨靴,笑着走出大门,冲着郭奶奶挥挥手,“奶奶我走啦,明天再来看您。”

“哎,路上慢点啊,”郭奶奶看着陈大河远去,直到看不见身影才转身关上门。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街边也没有路灯,倒是家家户户都开着电灯,映着路边的白雪,也能看清路。

虽然公社的几家单位驻地比较分散,工厂也几乎有一半不在镇上,可这些单位工厂的负责人,一般都是住在镇上的,而且就在一条街上,离得还比较近,他们白天出去上班,晚上才回家,这也是为什么陈大河挑晚上出来的原因。

能只跑一趟解决问题的,就绝不会去跑第二趟,这是自封为懒人的陈大河的做事原则。

本来呢,这种事情应该先去找公社钱书记,无论于情于理,都应该先找他,毕竟是公社的领头人,当先拜访是应该的,而且别的不说,公社食堂至少得采购一点吧。

可陈大河偏偏就绕过了钱书记的家,先去了五金厂杜厂长家里,一来就公社政府里那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还真看不上眼,量太小了,二来嘛,钱书记这个人,陈大河还真有点怵他,铁面无私软硬不吃,最是见不得陈大河这种偷懒耍滑的老油子,每次都能说上三个小时不带停顿的,所以能不见还是不要见的为好。

“大河啊,你来晚啦,今年职工的福利都已经发下去了,工厂食堂采购也都是供销社直接送来的,实在是买不了鱼啊,这样吧,我个人掏钱,买五十斤鲩鱼,怎么样?够意思了吧!”

“五十斤?够吃吗,要不两百斤吧!”

“开什么玩笑,五十斤做成咸鱼都能吃上小半年了,两百斤你让我吃三年啊,就五十斤,回头你让赵黑子派人送来。”

“哦,”

……

毛纺厂肖书记家里。

“买点鱼发福利?这个没问题,可我们毛纺厂可跟其他几家比不了,拢共才五六十号人,除开其他的米面油糖什么的,一人发个十斤鱼就绰绰有余了,你要我买两千斤,那不是要我的命吗,不行不行,最多五百斤,就这我明天还得和工会商量。”

“五百斤就五百斤,不准反悔!”

“嘿,你小子!”

……

服装厂曹书记家里。

“大河,不是曹伯伯批评你啊,你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学习,他赵德华也是胡闹,这么大的事找你来帮忙,怎么帮?就让你这样一家家的上门推销?不是这么回事,听曹伯伯的,赶紧回去学习,啊,放假了?那就自习,温习温习功课,明年争取考个好大学,也给咱们县争争光,少参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啊?一定要买,那行,明天我找工会开个会,明年食堂的主菜就定个鱼,不过得腌好晾干,要不然可不收,多少?还问要多少,食堂大师傅说多少就多少,行了吧,走走走。”

陈大河满头大汗地从曹书记家里出来,好家伙,训得比校长老爷子还厉害,不愧是老爷子教出来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最关键的是,抠门都是一脉相承,到最后也没说具体要多少斤!

就这样一家一家地跑出来,算上发电站,水厂,以及广播站几个事业单位,还有什么纸箱厂、火柴厂、包装厂几家乱七八糟的小工厂,陈大河一共推出去一千多斤鱼,这些钱要是买大米,也能买个万把斤不到的样子,看上去是不少,可牛栏湖那里四五千号人,分下去也就一人两斤,这个时代的人肚里没什么油水,一个比一个能吃,两斤米参点红薯,也顶不了几天,难怪把赵德华给愁得啊!

一条街从头走到尾,就这么点收获,显然是远远达不到陈大河期望值的,这也没办法,地方太小,人太少,没什么需求啊。

不过还好,这也在预料之中。

从街尾往回走,快要走到街头的时候,陈大河抓抓脑袋,走向一个不大的院子。

院子门房的张老头捂着杯热水昏昏欲睡,隐约看见有人走近,猛地抬头,等看清楚来人,连忙笑着开门,“今天怎么这么晚还过来?”

“找钱书记有点事,”陈大河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在服装厂曹书记家里顺来的老醋花生米递了过去,“张大爷,这个您拿着下酒。”

张老头毫不客气地接到手里,脸上的褶子都快笑成朵花,“好好好,正好晚上想喝点,快进去吧,外面冷着呢。”

“哎,”陈大河摆摆手走进小院,直接往最里面一栋走去,等到门口的时候,便摆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轻轻敲响房门。

“是大河啊,快进来。”钱书记的爱人张玉梅拉开房门,一看是陈大河,惊喜地将他拉进屋子,然后拿出一双拖鞋,“哟,看你这样子,是怎么啦?来,把靴子脱了换上,是有事找你师哥吧,他在书房呢,你自己进去就行。”

“哦,谢谢梅姐。”陈大河乖乖地换上拖鞋,随后径直走进书房。

正在书房读报的钱卫国看到房门被推开,顿时眉头微皱,见到是陈大河进来,嘴角微微上翘,紧接着又恢复原状。

“哟,原来是咱们的小诸葛来了,怎么,牛栏湖的鱼都卖出去啦?”钱卫国眼睛看着报纸头也不抬,皮里阳秋地说道。

陈大河挪到他书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低着头小声吐出一个字,“没。”

“没卖出去你来我这干嘛?”钱卫国依然头也不抬,“你让赵德华在我这里撒泼打滚地搞走十张空白介绍信,说说看,都去什么地方了?”

“好多,”陈大河脸上满是诚恳,“有五金厂、服装厂、毛纺厂、水厂、电站,公社所有的工厂单位我都去了。”

钱卫国终于抬起头,眼睛死死地盯着他,“赵德华下午三点才从我这弄走介绍信,到现在你就跑完了十几家单位?”

“嗯,”陈大河一副快夸奖我的样子,“都跟这些单位的领导谈过了,一共卖掉了一千多斤鱼。”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