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翻滚的心情,陈大河决定再换个话题,拿着木棍点在地图上,“那你是打算在平安干到退休呢,还是想迁到河东去?”

河东,就是县城了,钱卫国眼神微凝,若有所思地看着陈大河,“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不文明,”陈大河表示鄙视,随后说道,“无论你想不想迁,以你的性子,总归是想做点事的,既然你还有一层河西段代管的身份,那么,你就不能只考虑平安的一亩三分地,而是要讲目光放在整个河西,毕竟,他们也在你的职权范围之内!”

钱卫国摇头苦笑,“一个平安就让我焦头烂额,河西的盘子那么大,你让我能怎么办?”

“现在只是一个河西,明天要是把整个潺林县给你,那你不是要去跳长江?!”陈大河意味深长地说道,“虽然你年纪比我大两轮,但老师教的东西,你可没听进去多少;”

“老师经常讲,不谋万世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不足谋一域,治国如此,治县如此,治事如此,治人亦如此,”陈大河讲木棍丢到书桌上,双手撑着桌面,眼睛看着钱卫国,“师兄你人品上佳,一心为公,任谁都说不出个不字,老师之所以收你做学生,也正是因为如此,可你跟着老师勤勤恳恳学了几年,到底还是在用自己的一套方式在做事,你自己说,我说的对不对?”

钱卫国低头沉思,片刻之后,才满脸苦涩地抬头看着陈大河,“我跟老师学习的时候,就已经是年纪一大把,做事习惯早就已经养成了,难改啊!”

“不是难改,而是没想过改,”陈大河轻轻摇头,“正所谓,读书人最要不得的,就是读古人的书,做自己的事,说的就是你这样的。”

“有这么严重吗?”钱卫国犹疑地看着他,片刻后突然醒悟,“不是说卖鱼的事,你扯这些干嘛?”

“这就是一件事,”陈大河笃定地说道,“要解决牛栏湖的问题,你就要把视线放在整个河西,乃至于整个潺林县,那个时候你就发现,要解决此事易如反掌。”

“那你说说,怎么个易如反掌法?”钱卫国来了兴趣。

“先说平安公社,”陈大河再次拿起木棍,重重地点在地图上,“今年平安收成是差了些,可这个收成差,单单指的是粮食,准确的说是大米,至于其他粗粮乃至于鸡鸭鱼肉,都是不差的,所以平安需要的,是最基本的粮食需求;”

“再看张庄,前几年张庄都没有完成交粮任务,别说县里,就连你都骂过几次,到了今年,张庄终于足额,甚至超额交粮,将前几年的欠额都补足了,否则河西段是完不成任务的,对吧;”

钱卫国点头,“今年张庄形式确实不错,要不是反复确认,不准搞以前的那一套,还不敢相信,这事我还夸了他们,给他们向县委请功。”

“那你知道为什么张庄突然增产这么多吗?”不等钱卫国反应,陈大河便自问自答,“那是因为前两年他们都在开荒,而今年开荒完毕,耕地数量增加了不少,而且他们把所有水田都种了水稻,一大半的旱田种了麦子和玉米,所以,才会有今年张庄的粮食大丰收!”

“还有这种事?”钱卫国猛地站起来,“没听张庄的人说过啊。”

陈大河耸耸肩,“说不说又能怎么样,反正你要的只是足额的公粮而已,不是吗?”

“这么说来,张庄今年是富得流油啊!”钱卫国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或许,可以找张庄调点粮食?

陈大河好笑地说道,“钱书记,难道你吃饭只吃米的吗?”

“什么意思?”钱卫国愕然地看着他。

“意思就是,今年整个张庄,家家户户粮仓里都是粮食,可是,也只有粮食,”陈大河笑道,“张庄公社不大,只包含一个镇和两个生产大队,他们那个镇不过是一条过路街,镇上只有两家小工厂,生产的产品还都是些农机配件,粮食包装袋之类,主要为生产大队服务的东西,除此之外基本上没什么产出,而两个生产大队都是全力以赴生产粮食,鸡鸭肉鱼等副食很少,有的小队甚至没有,所以,他们现在也在头疼,明白了吧。”

钱卫国手指敲着桌面,“你是说,用牛栏湖的鱼,去找张庄换粮食?”

陈大河翻了个白眼,“你总不能让张庄人都只吃鱼吧!”

钱卫国不以为意,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在书房里来回走动,“那么,就搞一次摸底调查,看看河西段各个公社,各个生产大队都有什么,缺什么,然后把资源集中起来,统一做再分配!”

“脑子转得倒是快,不过,集中起来统一分配?谁来集中?你?”陈大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先不说你有没有那个权力,单单靠你手下那几个人,要忙到什么时候?或者说,我刚才的话都白说了。”

钱卫国满脸茫然,“什么话?”

陈大河无奈地叹了口气,“就是说,你学了老师的本事,却还是老套的做事方式。”

“我的做事方式有问题吗?”钱卫国两手摊开,“老师是教经济的,我现在做资源的调配,这不就是经济吗。”

陈大河无奈地竖起大拇指,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钱卫国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自己的想法他不认同,索性说道,“现在是我们关起门来说话,都没有外人,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行,那我就直说了,”陈大河双手一拍,“你的方案呢,大致上是没有问题,不过具体的执行细节上,需要做一些小的调整。”

“调整?我不觉得有什么要调整的啊?算了,当我没说,你继续。”

陈大河翻个白眼,干脆放弃了跟他讲道理的行为,直接说道,“尽管你有河西段代管的身份,但就像你自己说的,你只是代收粮税,防汛抗洪而已,并不是真正的行政管理,所以想直接调配资源,不可能。但是,虽然不能越权管理,毕竟还有三分薄面在,做不了领导,做个带头大哥还是没问题的,他们也需要这个带头大哥出事了来顶雷。”

说到这里,陈大河深吸一口气,终于说出自己的大计划,“这一次,就以平安公社为主导,联合河西段六大公社,乃至于河东段的部分公社,举办一次丰收产品交流会!”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