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产品交流会?”钱卫国皱着眉头,“要说丰收也勉强可以,但虽说几个公社产品有些差异,可还达不到能开交流会的程度吧。”

陈大河摇摇头叹口气,“老钱同志,做人浮夸固然不可以,但像你这样死心眼也不行啊。”

“我怎么死心眼啦?我这是实事求是!”钱卫国瞪着眼睛。

陈大河直接瞪回去,“那你就说,这场交流会到底办不办?”

“没必要啊!”钱卫国说道,“按我的方案,只需要几个工作人员进行统计,然后按需分配就可以,保证不让大家吃亏,省钱省力还不费事。”

“然后呢?”陈大河问道。

“什么然后?”钱卫国愕然。

“真应该让老师把你叫回去再回炉改造一下。”陈大河一拍脑袋,“老钱同志,事情不是这么做的!”

钱卫国两手一摊,“不这么做要怎么做,像你说的搞个交流会,费钱费力?”

陈大河感觉跟钱老同志无法沟通啊,人家老校长比他年纪可大多了,也没他这么固执的。

陈大河把钱卫国按在椅子上坐好,然后自己坐到他对面,用力捏了捏太阳穴,才看着他说道,“老钱同志,你是一位好同志,一心为民不谋利,勤俭节约不浪费!这些都是好习惯。”

“对啊,”钱卫国点点头,“这个不用你说,大家伙都知道。”

嘿,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位老同志这么自恋呢。

陈大河决定忽略他,继续说道,“可是,你现在是一位公社书记,应该为公社谋发展,而不是事事抠门。”

钱卫国继续插嘴,“我觉得抠门挺好的,跟谋发展不冲突。”

陈大河额头青筋直冒,“你能不能不要插嘴。”

钱卫国晃晃脑袋,躺到靠背上,“嗯嗯,你说,看你能说出朵花来。”

陈大河强忍着揍他一顿的冲动,吐出一口浊气,继续说道,“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两个方案的优劣。”

“你的办法不用多说,优点就是省钱省力,我给你讲讲缺点,”

陈大河瞪着眼睛,放出万道寒光,将想要说话的钱卫国给憋了回去。

“首先,你做了这件事,老百姓不会知道,其次,你重新分配给他们的,也许是他们必需的,但不一定是他们想要的,不许反驳,你也跟老师学过社会学,心理学,应该知道这一点;”

“第三,直接分配并不能产生市场价值,对经济活性无益,第四,”

陈大河意味深长地看着钱卫国,“第四,对公社,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

听到这句,钱卫国满脸不豫,“人民得到好处,就是公社的好处,至于个人,我可没想过捞什么好处!你小子最好也别想。”

陈大河笑着摇摇头,“我说的好处,包含了私利,却绝不仅仅是私利,比如说对你,就是政绩,你得政绩,百姓得实惠,有何不可?”

钱卫国倔强地扭头表示不服。

陈大河也不泄气,继续忽悠,“那现在我跟你说说办交流会的优缺点,先说缺点,就是你认为的费钱费力,其实这一点完全可以从其他方面来弥补,咱们办一场交流会,既然是平安公社来牵头,地点肯定是放在镇上的,其他公社也没这个条件,”

“举办交流会的时候,其他公社大队的人都会过来,这些人来了肯定要吃饭休息吧,平安是大镇,供销社里商品是仅次于县城的,还可以办临时集市,这样就可以吸引他们消费,刺激镇上的经济,相比之下,你招待哪些公社工作人员的一点小钱算什么;”

听到这里,一直不以为然的钱卫国终于露出严肃的面容,好歹跟着一位大学经济学教授学习过,这点经济学道理还是知道的,只是长期的思维惯性,不容易转过弯而已。

一直注意他脸色的陈大河终于松了口气,能听进去就行,老钱同志只是思想僵化了些,还不是个傻子,就算是个傻子,跟着孙老头学了两三年,也该聪明些了吧。

“现在能想明白了吧?”陈大河附身看着他,“现在不是以前,我们要放开思想,盘活经济,一切以提升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为目的,你要是能做到这一点,这就是你的政绩,也是老百姓最大的实惠。”

钱卫国依然默不作声,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眼神看着陈大河,示意他继续说。

“要是这次产品交流会能成功举办,且不说效果如何,整个河西段,甚至全县人民都会知道你老钱的名字,要是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甚至只有一半,老百姓都会念着你的好,这些,就是你最大的收获,也是老百姓落到实处的好处;”

“再说公社,产品交流会放在平安举行,便能彻底巩固平安公社在河西段的领导地位,如果这次活动还有后续影响,比如老百姓自发组织集市,对整个河西段形成辐射效应,这样产生的经济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甚至以后还可以将这个交流会固定化,每年秋冬时节定期举办,”陈大河看着钱卫国,“这样的好处,你敢说不如你的那个简单方案,敢说是费钱费力不讨好?”

“咳,”钱卫国不置可否地干咳一声,“那要是举办这次活动,你的好处在哪里?我好像看不见啊。”

陈大河微微一笑,手中的木棍挽了个棍花,“我的好处你不用管,我自己会去取,不过,有个人的好处确实看得见的。”

钱卫国闻言面带疑惑,“谁?”

陈大河轻轻吐出三个字,“老校长!”

“不是,”钱卫国身体前倾,疑惑地问道,“这事跟老校长有什么关系?”

陈大河笑着说道,“你以为,在平安镇这块巴掌大的地方,还有什么位置,比二中更适合作为活动举办地的?”

钱卫国起身站起来,手摸下巴盘算着,“这么大的活动需要的地方必定不小,算来算去只有学校才合适,镇上有两所小学两所初中,若是放在其中一所,另一所必然有意见,要是放在唯一一所高中里面,都不会有意见,或者就算有意见也不会说什么,而且老校长德高望重,某些顽固的大队公社也不会公然拒绝不来,只是,嘶,”

钱卫国倒抽一口凉气,转身看着陈大河,“在老校长的地盘办事,少不了被扒掉一层皮吧!”

陈大河微笑不语,默不作声。

“而且,”钱卫国继续说道,“老校长会答应借学校地盘办活动?”

“老爷子那里我去说服,不过,”陈大河轻轻说道,“若是能说服老爷子,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钱卫国右手握拳,猛捶左掌心,“要是老爷子答应,我就干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