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拉开门走出办公室,从外面把门带上,然后放慢了脚步,脚步踩得清响,心里面还在默默倒数。

随着吱呀一声,张海洋把门拉开,冲着陈大河叫到,“小子,给我回来。”

成了,陈大河心里暗喜,脸上却带着疑惑,转身看着张海洋,“张书记,您还有事?”

“嗯,有点事,”张海洋满脸严肃地点点头,随后脑袋往屋里一偏,“进来,到里面来说话。”

跟在张海洋身后重新走进办公室,陈大河熟门熟路地把门带上,然后自觉地坐到张海洋的办公桌前。

“张书记,您还有什么事啊?”陈大河面带焦急地问道,“都快中午了,我还得赶到桃源去呢。”

“不着急,”张海洋点燃一支烟,“这都快中午了,就留公社吃个午饭,吃完饭我让司机开车送你去桃源。”

陈大河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张书记,这不大合适吧!”

张海洋大手一挥,“我说合适就合适,就这么定了,回头让食堂送饭过来,就在这里吃,顺便,问你点事。”

“哦,”陈大河正襟危坐,“您请说。”

张海洋手指在桌面轻轻敲打,“你应该不是平安公社政府的人吧,钱书记怎么让你一个外人来负责这件事?”

“啊?您说这个啊,”陈大河脸上满是不情愿,撇着嘴说道,“本来也不关我的事,这不二中是承办方么,他就让我们校长派人协助,可是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放假了,不好叫回来,而且他们也跟公社的人都不熟,然后我呢,跟一些公社还有大队上的人认识,家也离得近,结果就被我们校长抓包了呗,至于平安公社里面,人手本来也不多,到年底了事情却又不少,都有自己的事要忙,那就只有我一个到处跑了。”

“这老钱也是,这么大的事就让你一个小伙子来弄,这不是折腾人吗,”张海洋摇头感叹道,随后又给陈大河倒了杯热水。

陈大河受宠若惊地双手接过,捧在手心里捂着,脸色有些不知所错。

还是太年轻啊,张海洋心里感叹着,脸上却带着春风般的笑容,看着陈大河说道,“就你一个人做事,那么,联系各个公社,收取他们交易清单的事,也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了?”

陈大河疑惑地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咳,”张海洋右手握拳放到嘴前干咳一声,“小陈啊,你这样在风雪里跑来跑去,来回地奔波劳累,倒是辛苦得很啊。”

陈大河笑着摇摇头,“不辛苦,都是为人民服务么。”

“嗯,为人民服务是对的,”张海洋面带赞赏地笑道,“不过人民也不能让同志白跑啊,这样,等下我叫人,给你送点米面油过去,也算是张庄人民对你辛勤劳动的感谢。”

“不不不,”陈大河吓得赶紧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把茶杯放到桌上,看着张海洋说道,“张书记,这使不得,千万使不得,这些都是张庄人民的辛勤劳动成果,我就是跑个腿,哪里能收这个呀。”

“使得,我说使得就使得,”张海洋板着脸说道,站起来一把将陈大河摁在椅子上,“就这么说定了。”

“不行啊张书记,”陈大河苦着脸,眼神惊慌失措地四处乱看,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他说道,“张书记,您不是说找我回来有事吗,您还是说事吧。”

“哦,对,说事,咱们说事,”张海洋点点头,双手后背踱着步,“小陈,嗯,我还是叫你大河吧,这样显得亲切些嘛,大河啊,是这样,我想请你帮我个小忙。”

“您说,”陈大河脑袋随着张海洋的身影摆动,“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去做。”

“肯定是你能做的嘛,不能做我找你干啥,”张海洋大笑着说道,“对你来说就是举手之劳,等下呢,我给你一张清单,凡是清单上的东西,哪个公社有的,而他们又是想换主粮的,你呢,就顺便帮我跟他们说一下,我用市价跟他们换了,就这么点小事,没问题吧!”

“这个不合规矩啊,”陈大河傻眼了,“那要是这样,我这交流会都办不成了啊。”

“没影响,”张海洋摆摆手,一副地主家里也没余粮的样子,“大河啊,你是不知道啊,张庄人民苦啊,前几年拼死拼活地干,结果还老是挨批评,今年大伙儿发了狠,才终于迎来一场大丰收,在全县人民面前好好地涨了把脸,算是立了个功。俗话说得好,有功要赏,我也是想着给咱们张庄的老百姓谋点福利,改善改善生活,可是啊,今年咱们张庄人都忙着种粮食了,对副食这一块就抓得没那么紧,这就造成了在副食方面,还有一点点小小的欠缺。”

“所以呢,我就想在这交流会上换点副食,好好地给咱们张庄人民改善下生活,当然啦,虽然是改善生活,也不能铺张浪费,张庄的每一粒粮食都来之不易啊,真要到了交流会上,一窝蜂地抬价起哄,一条鱼都能卖出半头猪的价钱来,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吗。”

“没那么夸张吧!”陈大河小声说道,嘴角不自觉地抽抽,刚进来时候的那位土豪哥呢,这才过了几分钟,就变成贫农了,风格变化太快了吧。

“啊,说是说得夸张了点,可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对不?”张海洋期盼地看着陈大河,“我也不是全部都让你来换,就只换一小部分,给打个底子而已,大部分的还是去交流会上,哦,你是担心份子是吧,这个完全不用担心,这部分的份子我照出,而且都按三分走,这下总没问题了吧!”

陈大河依然满脸纠结,“张书记,这真不是份子钱的事,就是不合规矩,对其他公社也不公平啊。”

“有什么不公平的,我又没少他一分,”张海洋一看说不通,立刻板着个脸,“他们也不吃亏啊,我按市价给他们走,公平交易嘛,而且真要上了交流会,他们也不一定能换到满意的粮食,这对双方都是个保障啊。”

“这,”陈大河还是有些犹疑不定。

“小同志,不要这么固执,刚才你不是还说,可以找中间人的吗,我看你就可以做这个中间人嘛,又没有违反纪律,对不对?”张海洋脸色又缓和一些,轻声细语地说道,“要是你个人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的嘛!”

陈大河低着头,两只眼珠乱转,听到这句话,心里舒了口气,终于到干货时间了,接下来,就是亮剑时刻,不过,怎么个亮法,是个技术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