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帝庙就在张庄公社政府的正后面,不过没有后门直接过去,而是从前门的大路上走一段,再穿过一条小路,又往回绕,等绕到公社后面,正好走了一个长方形的三条边。

在地委也有一座关帝庙,听说是前后五进,里外三层,气派得很。

前几年的时候,地委的人把关爷爷抬了出去,将金身劈成了木材,也算是为人民发光发热,宫殿改成了地委几个部门的办公室,里面原本放着的东西自然也都没有了,虽然后来又恢复了原貌,甚至比以前更气派,可惜那些东西都回不来了,让前后两世都没去过的陈大河颇为遗憾。

这个关帝庙肯定不能和地委的关帝庙相比,不过两辈子加起来,头一回进关帝庙的陈大河还是激动万分,咳,主要是被里面的东西给吸引的。

谭大爷掏出找了好久才找到的钥匙,插进锁着大门的铁锁眼里,死劲地扭了扭,呃,没扭动。

再扭,还是没扭动,不服气的谭大爷死劲地扭动着钥匙,终于,啪地一声,钥匙断了!

陈大河顿时傻眼,难道今天进不去啦?

谭大爷回头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默默地弯下腰,捡起一块石头,照着铁锁就是啪啪两下。

先将砸坏的锁头拆下,再把锁着门环的铁链解开,谭大爷才把尘封了几年的大门推开,嘴里还在念叨着,“早知道就不找钥匙了,不能用,还浪费我半天时候。”

在后面看着的陈大河抹了把冷汗,真看不出来,这老爷子脾气挺爆的啊。

跟在谭大爷后面进了大门,陈大河四下打量一眼,这间关帝庙还真不大,不戴顶的一个四四方方不过五十平的院子,院中杂草丛生,哪怕是尺厚的积雪都压不住,如果不是现在是冬天,而且刚下了场大雪,还真怕不知从哪里串出条蛇来。

戴顶的两间前后两进的正殿后殿,也就比乡下的土地庙档次高了些,有些配不上关帝爷的身份。

“我小时候啊,这里就是个土地庙,前殿供着土地爷,后殿是庙祝住着,后来有一年闹大旱,地里庄稼颗粒无收,乡亲们就想来这求雨,结果啊,当时张庄那位最大的地主,直接带人把土地爷金身给砸了,说土地爷不管事,有不如无,然后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干脆换成关帝爷供起来,也好保佑个平安,”谭大爷絮絮叨叨地穿过院子走向正殿,“可他最后还是没能落个平安,因为坏事做得太多,潺林解放的时候,被那个庙祝举报,当成典型,喂了子弹了,倒是这间关帝庙留了下来,咦,这里也锁上啦?”

在陈大河期待的目光中,谭大爷先示意他退后,然后果断地甩起手中的铁链,刷地一下砸了下去。

啪,铁锁应声而段,跌落到地上。

陈大河看得目瞪口呆,不自觉地竖起大拇指,“大爷,好功夫!”

“雕虫小技,不算个啥,”谭大爷头也不回地挥挥手,颇有些气定神闲的高人气质,随后两手扣住门环,缓缓将正殿大门拉开。

伴随着大门敞开的,还有一股浓郁的霉气扑面而来,陈大河忍不住拿袖子捂住嘴鼻,连退了好几步。

谭大爷也不进去,从口袋里掏出双帆布手套递给陈大河,指着里面说道,“自己去挑吧,挑中什么直接扔出来,反正雪地里也摔不坏,我替你装上。”

“哦,”陈大河接过手套戴上,探着头往里看了看,心里不禁暗暗咋舌,好家伙,五六十平米的屋子里堆得满满当当,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再往上看,直接顶着屋顶,这是要按立方算的吗?

陈大河为难地抓了抓脑袋,这都进不去,怎么找啊?

似乎看出陈大河脸上的为难,谭大爷指着院子说道,“这样,你直接往外扒,用得上的就放在屋檐下,用不上的,就丢这院子里,回头我弄点柴禾堆起来烧了,也省得占地方。”

“啊,烧了?”陈大河诧异地看着他,“那多可惜啊。”

“有什么好可惜的,”谭大爷呲笑道,“前几年的时候舍不得烧,那是穷怕了,现在也不差这些破东烂西的,还留着干啥。”

转头看着满满一屋子的东西,谭大爷笑着说道,“其实啊,这里面真没有什么好东西,有用的好东西早就被人拿走啦,要不然老张能那么大方,让你自己过来挑?这里面最多的,就是一些没人要的破书,还有些神神道道的坛坛罐罐,是真正的四旧玩意儿,你要是想学点历史知识,说不定还能有点用,其他的就别想啦。”

陈大河脸色不变,笑着说道,“要是真的能找到对学习有帮助的,就已经很满足了,其他的也没想过。”

“嗯,小伙子不错,”一直注意陈大河神色的谭大爷满意地点点头,“行,你自己去找吧,我这大老粗也不知道哪些有用哪些没用,就不帮你找了,就在这替你丢丢垃圾。”

“谢谢谭大爷,不用帮,我自己就行,”陈大河先冲谭大爷笑了笑,然后转身看着屋子里满满当当的破烂东西。

谭大爷说得没错,像日用品,家具之类的大件早就被人拿走了,这里面基本上都是些小玩意儿,大部分是古书和卷轴画,可惜保存不当,湿气加虫蛀,已经完全没用,最上面接近屋顶的地方,还有几包衣服,从裂缝里露出几件戏服,五彩斑斓的衣服给这间屋子平添了几分诡异。

陈大河随手拿起一本线装书,任由碎纸片散落一地,然后拍了拍手,嘴角露出一丝嘲笑。

果然,看起来豪气大方的张书记,在给自己玩心眼呢,不过,各花入各眼,这一屋子的东西,在他们眼里都是破烂垃圾,自己就偏偏要在这堆破烂中,淘出真正的宝贝来。

陈大河脱掉棉袄,把袖子高高撸起,便甩开膀子准备往外倒垃圾。

先从顶上找了个残缺不堪的木箱子,拿着块木板,一股脑地将那些腐朽的残书扫到箱子里,一箱箱地倒在院子中。

单单是把这些残书清理干净,就花费了半个多小时,等陈大河累得快要虚脱的时候,终于迎来一剂强心针。

在屋子的角落里,并列放着四个一尺见方的木箱子,箱子无锁,揭开箱盖,便能闻到一股夹杂着桐油的霉味,用三四层油纸包着的,是一本本保存完好的线装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