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大河,有收获啦?”在一边帮忙清理垃圾的谭大爷凑了过来,“呵,这些书还保存得挺好,你看看能用不?”

陈大河手指在箱壁上滑过,随后捡起一本书,另一只手在箱子里翻了翻,发现都是些儒家书籍,四书五经之类的,还有些诗词杂记,普通得很。只是虽然是线装书,却都是近代的印刷版,除了里面记载的内容之外,并没有什么经济和收藏价值。

可是陈大河的嘴角已经咧到了耳根后面,那副开心的表情谁看谁知道,大收获啊,真是大收获,哪怕只是这四只箱子,今天张庄就没有白来!

“大河?”谭大爷站在背后看他没反应,又叫了一声,“这些个书有用不?”

“啊?哦,有用,”陈大河回过神来,转过身用力地点点头,“麻烦谭大爷帮我把箱子单独放到外面,待会我再放板车上,我先看看有没有其他的。”

“能用就行,”谭大爷笑呵呵地点点头,也不和陈大河搭手,弯下腰来,一手一个箱子,抱着就走了出去。

陈大河拿袖子擦了把汗,到底谁是小伙子,谁是老爷爷啊,自己都要双手才能抱稳的木箱,这位爷直接拎走,难怪做了二十几年门房都没被取代,这是实力派的啊!

将四只箱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屋檐下的角落,陈大河坐在门槛上歇了会,准备继续自己的淘宝大业,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

陈大河和谭大爷相视一眼,起身就往外走,结果大门先从外面被拉开,果然,张海洋出现在两人面前。

“大河,有收获没?”张海洋笑呵呵地问道。

“有,找到几箱子保存完好的书,”陈大河兴奋地点点头,可随后小脸一垮,“就是东西太多了,而且基本上都烂掉,没什么用,找了好久才翻出那几个箱子。”

一听这话,厚脸皮的张海洋也不禁有点尴尬,赶紧转移话题,“哈,没事,慢慢找,反正东西都在这里跑不掉的,我看这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先叫人送你去桃源公社?”

“哎呀,差点把正事都给忘了,”陈大河一拍脑门,连忙脱下手套,把棉袄穿上,“差点就耽误事儿,那就麻烦张书记了。”

“不麻烦,不过,交代你的事可不能忘记哦,”张海洋笑着说道,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喏,这是物质清单,要是桃源公社有这清单上的东西,又愿意换粮食的,就先帮我谈,你可得把事情办好。”

陈大河接过来看了看,“没问题,不过您要的量挺大的,桃源那里肯定不够,不过也没事,我明天去其他公社,争取给您办妥。”

“哎,这就对了,”张海洋笑着拍拍陈大河的肩膀,“事情办好,就是立了功,到时候我再给你请功。”

陈大河腼腆地笑了笑,随后出门上了门口停着的老吉普,出发去桃源。

一般来说,现在这种社会条件,是不会给公社书记配车的,平安公社比张庄大多了,钱卫国也没专车坐,每次去县城都是坐供销社的拉货车,那档次比几十年后骑自行车上班的某市长还不如,整个潺林县,也就县委有几辆拉达,还不轻易出动,没办法,耗油啊。

这辆不知道过了几手的车应该是部队上淘汰下来的,能落到张海洋手里,还是有些特别的路子,要不然哪怕是报废,也轮不到他来坐,单单烧的汽油,一般人就供不起,这次为了搞定副食的事,张海洋也是下了血本,估计在他看来,陈大河的那点要求还不如用这车送他一趟来得实在。

可是在陈大河看来,这里面还有一层监工的意思,不管什么年代,司机可都是老板的心腹,代表着老板的颜面,有这位司机大哥跟着,陈大河敢不用心?

司机打着方向盘,把车开上公路,车况不好,路况更差,一路上颠颠簸簸,还不如骑马呢。

半个小时后,在陈大河两眼呆滞地默默吐槽中,车子直接开进桃源公社大院,陈大河揉着屁股下车,接着就进了书记办公室的大门。

这次就顺利多了,好歹是坐着小吉普过来的,档次高啊,而且这位桃源书记显然认识张海洋的车,拿的是平安公社的介绍信,坐的是张庄公社的车,这说明什么?说明河西段的两个老对头合作了啊!那还不是陈大河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比在张庄还简单,基本没费什么口舌,桃源就答应参加交流会,尤其是在陈大河提出保底签约,用粮食换副食的条件之后,更是乐不可支,连口答应,毕竟像张庄这样的土豪可不多,基本上还是差主食的,要不是还想看看交流会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他能全部都跟张庄换粮食了。

就在陈大河想着怎么开口,讨要一些四旧垃圾的时候,旁边的司机开口了。

“我们张书记说,大河工作不容易,也很上进,为了解决兄弟公社的物质问题,不计酬劳地帮着四处奔波,所以张庄给了一笔奖励,看看桃源这边要不要也给一点,要是桃源物质紧张的话,就张庄帮忙出了。”

听到这句话,陈大河诧异地扭过头,看着面无表情,摆出一副不关自己事样子的司机大哥,心里默默地点了个赞,神助攻啊,看来自己这点小心思被张海洋看穿了,不过是感觉张庄那点垃圾也忒拿不出手,在这里找补头呢,嗯,脸皮还不够厚。

不管怎么说,也是堂堂一个公社,不过是点好处费,哪里还需要其他公社垫,以后还要不要和其他书记见面,能不能平起平坐地好好玩耍啦,果断不能答应啊。

于是桃源公社书记豪气地表示,这点小事就不麻烦兄弟公社,咱们桃源自己就能解决。

还是熟悉的套路,还是原来的味道,在陈大河的倾情演绎下,桃源公社的垃圾库,也落进他的口袋,两边皆大欢喜。

接下来的几天,陈大河骑过马,坐过车,乘过船,赶过车,呃,这个是马车,跟前面的那个不一样,总算是将河西的几个公社都跑了个遍,就连河对岸的孟湾公社也闻风而动,主动送上门来。

最后的收获就是,让老爹在屋后头起了一座挡雨不遮风的茅棚,才将十几车的物件给塞了进去,免了日晒雨淋之苦。

呃,同上,这个车是板车,不是汽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