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初融,天上挂着的太阳有气无力地照着,除了提供些光明之外,对温暖似乎并无帮助。

坐在四面透风的茅棚里,四周堆满了淘回来的物件依然挡不住寒气,蹲在地上的陈大河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子曰,下雪不冷化雪冷,古人诚不欺我啊。”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子有这么曰过吗?你小子就瞎胡闹。”

陈大河探头一看,原来是上剅大队杨书记,不禁笑着说道,“子当然这样曰过啊,杨子嘛,难道你杨书记没说过这句话?”

“胡说八道,没个正行,”杨向明指着他笑骂道,“我问你,你这天天往外头跑,替别人赚好处,自己就捞些垃圾回来,就没想过给乡亲们挣点好处?”

“这可不是垃圾,”陈大河指着边上一堆大小不一,却码得整整齐齐的书说道,“这些我都是要给学校的,我可跟老校长说了,打他的旗号,给学校弄个小图书馆,你要说是垃圾,小心老校长拿烟杆敲你。”

“嘿,还敢威胁我?”杨向明挽着袖子,一副要动手的样子,“现在老校长不在,我看谁能护着你。”

“呵,挺能的啊,”陈大河淡定地看着杨向明,“到人家里来动手,还有没有王法啦,还想要我给出主意不?”

已经伸出来的手立刻改抓为拍,轻轻落在陈大河肩头,杨向明阴云密布的脸也变得晴空万里,“哈哈,我就知道,大河身为上剅人,怎么会不管自己家里呢,说说,是怎么个主意?”

陈大河撑着腿站起来,又一屁股坐到边上的箱子上,看着杨向明说道,“杨叔,你好歹也是大队支书,不能什么事都问我啊,你自己就没想过,怎么样才能从这里面捞好处?”

“我一个大老粗,想什么想,”杨向明挨着另一个箱子坐下,理所当然地说道,“不是有你在吗,你想就行了。”

陈大河满脸无语,“那要是我不在了呢?”

“不在了?”杨向明愕然地看着他,“你不在上剅,能上哪儿去?哦,你是说明年要上大学是吧,就是去上学嘛,又不是不回来。”

陈大河哭笑不得地摇着头,“得了,你是吃定我了是吧,那你工资要不要分我一半。”

“你那么大本事,还看得上我那点工资,”杨向明不屑地撇撇嘴,“少扯犊子,赶紧说正事。”

好吧,这就是没法沟通了,陈大河苦笑着说道,“这事啊,对平安公社是个机会,对上剅大队,更是一个天大的良机,要不然我干嘛提议办这个交流会,直接撮合不是更省事,还不是想在离开上剅之前,给大家找条长远的路子。”

杨向明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皱着眉头说道,“长远的路子?我怎么看不出来?”

陈大河意味深长地问道,“我问你,交流会在哪里办?人多不多?”

杨向明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在平安公社啊,怎么说这也是河西段近几年的一场盛会,人肯定不少。”

“是啊,虽说是公社之间的交流,可到时候来看热闹的人肯定少不了,人多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杨向明转着眼珠想了想,“人多力量大?”

陈大河一拍脑门,“那你是不是还想着让人给你干活呢!”

“不是我说,”杨向明不耐烦了,“有什么你直说,少打哑谜。”

“得嘞,”陈大河举手投降,“人,就意味着钱,到时候你让人拉上一批货,就摆在二中大门对面,包你赚死。”

“就这样啊?”杨向明呆滞地看着陈大河,“没别的啦?”

“这还不够啊,赚死你啊!”陈大河恶狠狠地说道。

“我看是我拍死你!”杨向明怒目圆睁,抬手就拍了过去,“这点还用你说,老子早就准备了十几车的货,到时候你就给我卖货去。”

“我挡,”陈大河举起本书护在头顶,看着杨向明气急败坏地样子,笑呵呵地说道,“行了行了,说正经的。”

杨向明冷哼一声,暂且收手坐下,但依然一副随时会出手的样子。

陈大河把书卷起来,轻轻敲打着膝盖,脑海里梳理好头绪,才看着杨向明说道,“杨叔,你有没有想过办个自由市场?”

杨向明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大跳,“什么意思?自由市场也是我能办的?”

“你当然是不能办,但大队可以啊,”陈大河眼睛看着他,“本来呢,这次就只是个牛栏湖缺粮,想卖鱼换粮的一点事情,只要找几个公社,不,甚至只需要找几个大队,拿张物质清单就能把事情给办了,都不用钱书记露面,但我偏偏却把半个潺林都折腾起来,为什么?”

“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这个自由市场,”陈大河自问自答,“现在是年底,各个公社大队都刚刚发了东西,正是老百姓手上有钱的时候,这是天时,交流会放在二中,而上剅大队紧挨着二中,跟交流会就隔着一条街,这是地利,潺林河西片区已经好几年没办过大集,这次搞个交流会,不说半个河西,只要有一两成的人过来看热闹,那就是上万人,咱再打个折,几千人总有吧,这,就是人和,天时地利人和具备,要是你开起这个自由市场,那还不一炮而红?有了这个自由市场在,你还怕上剅大队过不上好日子!”

“可是,自由市场是想开就开的?”杨向明满脸纠结,“就算是办集体产业,也得要上级单位批准,至少公社的钱书记要同意,弄不好,还要报到县里去审批,难啊!”

“不需要到县里,”陈大河眯着眼睛看着外面,“只要征得钱书记同意,在公社办个手续就行。”

“就在公社办手续?”杨向明疑惑地看着他,“那能行吗?”

“怎么不行,”陈大河说道,“又不是什么出格的事,你弄个开办申请,找公社盖个章,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谁又能说什么。”

杨向明更纠结了,“听你这么说,我怎么有种在做坏事的感觉?”

“损公肥私才是做坏事,你这是在给上剅谋福利,是大大的好事,”陈大河笑道,“嘿嘿,敢干不?”

“等等,我先捋一捋。”杨向明一手摸着下巴,脸上神色变幻。

半晌之后,他才抬起头看着陈大河,“还有几个问题,要是你能解决,我就敢干。”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