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脸色不变,“我就随便说说,别当真!”

张玉梅撇撇嘴,就知道他没这个胆。

在两人闲聊中,一碗面条又很快吃完,这时大门外传来响动,钱卫国终于回来了。

陈大河站起来,等大门从外面拉开,进来的却不是钱卫国,而是一个和他年纪相当,扎着马尾亭亭玉立,俏鼻琼嘴眉目清秀的女生。

正常来说,男人看见美女,应该心情都会不错,哪怕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至少不会排斥,可看着眼前的美女,陈大河一颗小心脏哇凉哇凉地直往下掉。

“哇,大河哥来啦,”钱茜茜将手中的行李一扔,连蹦带跳地跑到陈大河身边,拽着他胳膊笑道,“我还想明天一早去找你呢,是不是知道我要回来,特意过来找我来啦?”

“是啊,是啊,”陈大河脸上挤出一点笑容,求助的目光看向张玉梅,大姐啊,你怎么不说这位祖宗要回来啊,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来啊!

“没大没小,”钱卫国提着箱子走了进来,板着脸训斥道,“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你要叫大河叔。”

“才不要,”钱茜茜嘟着嘴,“他才比我大一天,我才不要叫叔呢。”

“没事没事,各论各的,”陈大河打着哈哈,“看到茜茜平安到家我就放心了,你坐车也累了,先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哈。”

说完就想抽出手臂溜之大吉。

“不准走,”钱茜茜两手用力把胳膊紧紧地抱在怀里,“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

手臂陷入一片柔软之中,陈大河顿时僵住,求助的目光投向张玉梅。

结果张玉梅低头闷笑,收拾起桌上的碗筷,一副我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于是又看向钱卫国。

钱卫国嘴角抽动了两下,低下头拎着行李进了小房间。

哪有这样的父母啊,还是在这个年代!陈大河感觉欲哭无泪。

“早知道你在这,我就不在学校吃晚饭了,我爸也不提前同我说,讨厌。”

“大河哥,我跟你说,学校的那些男同学真讨厌,要不就故意作怪,要不就像只苍蝇似的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烦死了,我都懒得搭理他们,”还没坐下,钱茜茜就拉着陈大河开始叽叽喳喳,“早知道就不去地委上学了,一个月才回来一次,大河哥,我想你了,你想我没?”

陈大河无奈地点点头,“想。”

可惜表情白费,小丫头自说自的,“我们班有个女生,学习成绩可好啦,我怎么努力都考不过她,大河哥你要给我补课,明年高考我一定要考嬴她,大河哥你期末考又是第一不?嗯,肯定是的,都怪我姥爷,要是我也在二中,跟着你肯定学得更好,哼,还是重点高中的老师呢,讲的还没有你好。”

“你们学校放假真早,我们都晚了半个月,都快过年了才放,哪有这样的,一点都不好。”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陈大河有气没力地回应着,心里连连哀叹,这个小钱串子平时在外面挺文静的啊,怎么这么多话啊。

“呃,小串子,”陈大河干咳一声,打断了小丫头的话。

“大河哥,”钱茜茜小嘴立刻撅起来,恼羞成怒地抓着陈大河死劲摇,“不准叫人家小串子!”

正在房间里整理行李的张玉梅忍不住瞪了钱卫国一眼,“看你起的什么名字。”

钱卫国顿时满头黑线,“当时你也同意了的,还说茜茜两个字好听呢,都是大河那个臭小子,竟然想出这么个外号。”

“那就是你这姓不好!”张玉梅肯定地说道。

钱卫国只能满脸无语。

外面已经快要被摇散架的陈大河连忙举起双手投降,“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是小茜茜,口误,口误。”

钱茜茜,钱钱钱,钱都连成一串了,不是钱串子是啥?可这话他可不敢说,只能认栽,谁叫自己嘴门没把住呢。

好不容易熬到张玉梅叫女儿去洗漱,陈大河连忙落荒而逃,到最后也没跟钱卫国谈自由市场的事。

得了,今天白跑一趟,陈大河走出公社宿舍大院,摇着头叹口气,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一大早,陈大河就跑到学校等着钱卫国,作为一个十天有九天赖床的人来说,这已经是做出了极大的牺牲。

“一定要杨老大给补偿!”陈大河缩着手蹲在角落里,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

“你是要找谁要补偿呢?”

陈大河回头一看,钱卫国正双手背后,站在那里看着他,身边还有两个工作人员。

“没有,我说明天要买两块布呢,”陈大河笑嘻嘻地站起来,像个狗腿子似的跑过去,“钱书记您来啦!”

哼,在你下属面前给你留点面子。

“嗯,你在这干嘛呢?”钱卫国指着操场上干得热火朝天的众人,“别人都忙得不可开交,你又在偷懒?”

“没有啊,我的事早就干完了,这是在等您呢,”陈大河笑呵呵地说道,却忍不住低头翻了个白眼,平时也没见这么大的官架子,这是在对自己捞外快表达不满吗,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来得在梅姐面前告一状了啊!

“等我?”钱卫国一愣,“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陈大河继续没脸没皮地拍着马屁,“都知道钱书记一心为公,这里准备得差不多了,您肯定要来视察的,我就在这侯着了。”

开玩笑,在平安公社还有我摸不到行踪的人!

钱卫国看着陈大河默不作声,随即转头对后面两个人说道,“你们去检查一下准备工作,务必保证交流会按时顺利召开。”

等两人离开之后,钱卫国才说道,“说吧,什么事?”

陈大河看了看四周没人,才正色低声说道,“上剅大队想在二中对面开个自由市场。”

话说一半,陈大河戛然而止,默默地看着钱卫国。

而钱卫国也低头沉默,半晌之后,突然抬头说道,“让杨向明打申请,我来签字盖章。”

“啊?”陈大河愕然地看着他,“你同意啦?”

枉我准备了半个月的腹稿,私底下练习了几十次,揣测了十几种反应,结果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不同意?”钱卫国冷笑两声,“自由市场,这才是你的终极目的吧,借着赵德华卖鱼的事情,把半个潺林都搅动起来,就是为了给自由市场铺路,手笔不小啊!”

陈大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恐怕,这也是师兄你的心思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