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恐怕,这也是师兄你的心思吧。”

钱卫国也没否认,只是背着手走来走去。

“我确实是想办自由市场,在跟老师学习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钱卫国沉声说道,“不过由我来出面,公社主办的话,就会牵扯到县委,不合适,生产大队来办,倒是刚刚好,上剅大队和新田大队紧挨着公社,有天生的地利优势,在我的想法中,也是由上剅大队来做这个试验场,毕竟比起新田大队,上剅更靠近主街道。只是,我没想到是你提出来,更没想到会这么早,而且是利用这个机会。在其他人眼里,交流会如果能成功结束,自由市场再紧跟而上,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看来,我也是被你算计了一把啊。”

“嘿嘿,大家彼此彼此,大哥不要说二哥,”陈大河笑道,“你不也存了让我搅局的心思。也好,我就顺水推舟,借用这个机会,大家互惠互利。其实你就是脑子太死,要不然也不需要我来出主意,该教的老师都教过,你得学会变通,不过这样也好,要是你有我的脑子,再加上自己的实干经验,那还不飞到天上去。”

钱卫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脑子怎么样看不出来,不过你这脸皮倒是让人甘拜下风!”

“客气客气,”陈大河毫不谦虚地全盘接受,冲着钱卫国拱拱手,“既然你答应了,我就去找杨老大赶紧安排,争取和交流会同一天开业。”

“慢着,”钱卫国拉住他,“只能是第二天,不能是同一天!而且规模不宜大。”

陈大河眼珠转了转,随即点点头,回过头看了钱卫国一眼,“规模肯定小得令人发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对,这次是我想差了,听你的,就晚一天开。”

话一说完,撒腿就跑,只留下钱卫国怒目而视,这小子,会不会说话。

陈大河刚溜出学校门口,还没来得及去找杨向明,就被一位美女堵了个正着。

“大河哥,我刚去你家里找你,阿姨说你来学校了,”钱茜茜一见到陈大河,就像个无尾熊一样挂了上来,“你是来看田爷爷的吗,我回来了还没去看他们呢,要不我们一起去吧。”

没办法,陈大河只得又转回学校,陪着她去到老校长家里,不过两位老人家正忙着整理他送来的杂书,钱茜茜想过去帮忙,结果被老校长嫌弃地挥手赶开,“让你大河哥带着逛街去,省得在这碍手碍脚的。”

“哦,”小美女红着脸,拽着陈大河的手就出去了。

正在清理书本污渍的郭奶奶连忙叫道,“别忘了等下过来吃午饭。”

陈大河刚想说不用,他还准备去杨向明家蹭饭呢,结果身边的小美女已经回应道,“知道啦,等下我们就回来。”

得嘞,有这位小祖宗在,估计今天是办不了正事了,还是晚上再去吧。

郭奶奶看着远去的两人,碰了碰身边的老伴,“哎,老头子,你说这两个小家伙挺般配的,要不明年高考完,就催他们两家把事情定下来?”

“唔,不好说,”老爷子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研究手上的书本,“小丫头倒是一门心思放在大河身上,可大河呢,总感觉把她当妹妹,而且啊,”

说到这里,老爷子放下手中的书,再次抬头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我总感觉,大河这小子心里藏着有事。”

郭奶奶楞了楞,疑惑地看着他,“他一个半大小子,从来没出过平安镇的范围,能有什么心事。”

“那我就不知道了,”老爷子摇摇头,眼里也闪过一丝疑惑,“这小子以前平淡无奇,或许是重新开始读书的原因吧,最近两年逐渐有了变化,鬼点子多也就算了,可他看上去没大没小,实际上为人处世也是进退有度,人说多智近乎妖,指的就是这种。”

郭奶奶歪着头想了想,最后不耐烦地把手一挥,“管他呢,反正再聪明那也是我孙子,回头我问问大河,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可不能对不起人家小丫头。”

“还是让他自己处理的好,那小子可是个有主见的人,咱们的话他可不一定听,再说了,”老爷子重新抬起手中的书本,“儿孙自有儿孙福,管那么多干嘛。”

“那,”郭奶奶迟疑地顿了顿,“我得跟茜茜说说,可要把大河看紧了,”

说到这里,老太太话风一转,恨恨地说道,“都怪那个黄老头,多个什么事,偏要把茜茜调到地委去读书,难道偌大个二中还教不了她。”

“你这老婆子,”老爷子摇头苦笑,“人家黄老头想孙女不行啊,小钱和小张两口子都在平安,总得给他身边陪个人吧,而且明年茜茜就要参加高考,上大学,以后也常年在外地,还不趁现在有点时间多陪在他身边。”

“哼,他倒是有人陪了,要是最后把大河给弄丢了,看他找谁哭去。”

“嘿,就你把大河当个宝,”老爷子说道,随后神秘地笑了笑,“要真弄丢了也挺好的。”

“啊?”郭奶奶诧异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老爷子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道,“茜茜再亲再好,那也不是亲孙女,咱可还有个亲孙女呢!”

郭奶奶顿时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胡说八道个什么,小茹才九岁啊,早着呢。”

“是啊,才九岁,”老爷子再次看向手里的书,“大河也就刚过十五,差个六岁而已,等再过个几年,刚刚好!”

这下郭奶奶也不吱声了,低着头想了半天,最后噗呲一笑,“臭小子平时整得比大人还懂事,都忘了他年纪了,唔,这小子主意大,就让他自己整吧,不管啦。”

老两口相视一笑,再次忙碌起来。

钱茜茜拖着陈大河,一出校门,便松开挽着胳膊的手,转而用两根手指牵着他的衣角,陈大河则是两手插兜,悠然自得地走着。

这时早上的雾气已经快要散尽,初升的冬阳散发着柔和的金光,照在小丫头白皙的俏脸上,犹如渡上一层金光,显得格外漂亮。

陈大河却把视线放在已经走了无数次的马路上,没有后世的高层建筑和车水马龙,也没有五颜六色的霓虹广告和身上漂亮的衣服,放眼望去,两边是低矮的房屋,几乎没有商店,都是民居,进进出出的也都是在镇上讨生活的人,脚下的马路也没那么平整,有的地方还是坑坑洼洼,一不小心就会踩到积水,这样的地方,放在以后,也许只有在少数城市的棚户区才能找到一丝痕迹。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