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下章程,钱卫国就开始分开去找各个公社书记。

材料由各个公社出,统一登记,回头按市价算钱,这些材料再由平安公社的人带队,上剅大队负责运输,送到平安镇上的各家各户手中,菜单只有那么几样,馒头,包子,米饭配菜,菜就两种,萝卜或白菜,另外再加个鱼,不过鱼的话,一家送一条大鱼就够了,毕竟肯花钱吃鱼的人不多,把鱼剁块,用小碗装,也够做成十几碗的。

卖也是按市场价卖,不过不需要粮票,等卖完之后,再找各家各户收材料钱,那部分差额就算给做饭人家的劳务费,这样各方面都不吃亏,也算是面面俱到。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得抓紧时间安排,一车车的物资排成队地从操场上拉出来,还没进到学校里面的人看到这场景,一个个目瞪口呆,好家伙,今天果然没白来,以前只有在集体交粮的时候,才能看见这么多东西,而且品种单一,哪像这里,米面油菜鱼肉啥都有,要是能带点回去,肯定能过个肥年。

可惜,这些东西都是公社交换用的,虽说回去后会发给各自公社的人,但现在还不能碰啊。

这些不能碰,却有可以碰的,大家愈发对刚才那个年轻人说的市场更加期待了。

也没让他们等多久,就在学校对面,有一片低矮的平房,其中有一段是空着的,现在被两截木头架子拦着,还能看到后是一块空地,有几个壮汉过来将拦着的护栏搬开放到两边,紧接着一辆辆板车鱼贯而入,进到场地后在划好线的地方就地打横,就变成一个小摊位,板车进完了,还有推着鸡公车的,挑着担子的,这些东西主要是粮食鱼肉,地里的菜基本上没有,毕竟这年头农村家庭就没有买菜的习惯,自家菜园里种出来的还吃不完呢。

就这还没完,远处的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间或想起两声汽车喇叭鸣笛的声音,众人把头伸的高高的,还有的人把自家小孩顶在脖子上,看到远处两辆轻卡在人群中缓缓驶来,后面的车斗里还能看到堆得超过车顶的毛线和布匹,这下人群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主动地让开道路,让汽车能尽快开过来。

汽车自然是开不进去,只能用板车转运,这一忙活又是半个多小时。

熙熙攘攘之后,市场入口终于开始放行,不过这次有了刚才的教训,等里面的人差不多的时候,一排人墙将入口堵住,几个大汉再次把木架搬出来,一个横着中间,两边留了两个小口,用来一进一出,另一条竖放着对着外面,用来分流,有了这个丁字形的木架子,人流进出倒也显得有条不紊。

陈大河慢步走了过来,顺着人流轻轻松松进了市场,看着市场里面拥挤的人群,不由得自我感觉良好,这次能搅动整个河西,搞出这么大的事情,一般人别说做不到,简直就是想都想不到啊。

等走到最里面,在角落里竟然还有个空挡,陈大河不由得有些奇怪,等走近一看,顿时鼻子都差点气歪。

“你们杨老大呢?”陈大河强打着笑脸问道,“这个收购点是他安排在这里的吗?”

“是大河啊,”那人点点头,“也不知道他搞什么鬼,非要在市场里设个收购点,这里东西卖都来不及,还收购个屁啊。”

陈大河无语地撇撇嘴,忘了跟杨老大提这茬了,今天这日子,谁会不把东西卖出去变现,反而卖给自己拿白条呢,八岁的小孩都会算啊。

“杨老大现在在哪儿?”

那人指了指后面角落里的一个木门,“在里面,正安排物质入库的事。”

“谢啦,”陈大河挥挥手,调头往里面走去。

推开木门,里面是一间不小的仓库,陈大忽悠一眼就看到杨向明,他正站在屋子中间,指挥人将一车车的粮油肉鱼分开堆放,这大冬天的热得只剩一件秋衣,看来没少受累。

“杨叔,厉害啊,”陈大河笑着走了过去,“都学会使计了啊,让人拖着东西绕了个大圈,从大门口进场,直接就安定民心了。”

杨向明回头瞟了他一眼,“这些堆那边,往上堆,后面还有呢,就按分好的地方放,别乱了。”

安排好事情,他才有空歇了口气,看着陈大河说道,“我这大老粗的哪会使计,就是将心比心,让人拉着在他们眼前晃晃,好安心而已,唉,你怎么来啦,会场那边没事啦?”

“那边用不着我,”陈大河看看四周,好奇地问道,“这些物质都是上剅大队的?怎么又这么多?”

“哼哼,”杨向明哼唧两声,“看上去多,却是大队今年全部库存,整个上剅生产大队十二个小队,七八千号人,最后就结余这么点东西,还多,多什么多。”

陈大河抿着嘴,长出一口气,拉着杨向明就往外走。

“哎哎,干嘛呢,”杨向明急忙扯起丢在一旁的棉袄,“等我穿好衣服。”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陈大河低声问道,“你把所有东西都拉来这里,没留点在会场?”

“嗨,”杨向明笑着摇摇头,“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事,会场那里我当然留了,要不然不是给他们做了活靶子,只不过上剅今年没什么特别缺乏或特别多的,实在不知道换什么,就把,”

说到这里,杨向明四下看了看,见到没人,才低声对陈大河说道,“大队上有个小仓库,每年自留粮都会藏起来一部分,放到这个仓库里,等荒年的时候再拿出来补余救急,交流会上的粮食,就是从小仓库里走的,不过我都交代下去了,价格比人家低一成,而且讲明是陈粮。”

陈大河意外地看着他,“这事你也敢跟我说?”

“有啥不敢的,”杨向明站直身子,笑着说道,“托你的福,上剅大队连续两年丰收,自留粮也远超往年,哪像以前都没几袋米,现在啊,这小仓库早就堆不下了,所以你想搞自由市场的时候,我才敢去支持,就想趁这个机会把陈粮处理掉。”

“都是人才啊,这个应该是杨二爷的主意吧,你可想不出来这么好的主意。”陈大河感慨地说道,每次以为是自己算计别人,却没想到最后都是自己在给人免费打工,这滋味,怎一个酸爽了得。

“那是,我哪有这份心思,”杨向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河啊,还有你那个收购点,我也交代下去了,不过好像没人来卖货啊。”

“当然没有了,”陈大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是杨二爷,今天就肯定不会开这个收购点,那就是给自己个找不自在。”

杨向明还不是真傻,听陈大河这么一说,终于反应过来,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是我想差了,这样,我现在就让他们先撤掉,明天再开。”

“等等,”陈大河拉住他,“既然开了,就先开着,不过业务要换一下。”

杨向明一愣,回头怔怔地看着他,“你又想搞什么妖蛾子?”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