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手表就宝贝啦?”陈德山一把抓过来,好奇地翻来覆去打量着,“看上去像是金子做的,这能值多少?”

“老爹你慢点,”陈大河看得胆战心惊,“这个能值好几万啦!”

“多少?”陈德山手一哆嗦,差点把手表掉地上,慌慌忙忙地双手捧着,“这能值几万?”

杨向明和黄玉芝也满脸震惊,黄玉芝眼珠子一转,回头看看房间外面没人,又连忙把房门关上。

“大河,这真能值好几万?”黄玉芝凑到床前,低声问道。

陈大河用力地点点头,他还不敢说实话,要说这东西至少能值几十万,还是美金,估计他们几个肯定以为他疯了。

“谁花几万块买这东西啊?”陈德山狐疑地看着他,“不就是金子做的手表吗,一块手表最多几十块,就算它是金子做的,哦,就能值几万啦?我看一两千就差不多了。”

“老爹你不知道,”陈大河小心翼翼地伸过手,把手表拿回来才舒了口气,“这块是外国表,在这里肯定不值钱,可香江那边有钱人多啊,拿去那边,就能卖出高价来。”

“我看也没什么稀奇的,”陈德山撇撇嘴,心里却信了几分,“再说了,你也说是在香江,难不成你能拿那边去卖?”

“是啊,大河,”杨向明也说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一时半会的你也去不了香江啊,倒是你欠的那些钱,眼前就要还了的呀。”

陈大河重新将表戴在手臂上,把袖子拉下来,笑着说道,“没事,我心里有数,钱的事我另外再想办法,不过这个,”

说着他扬了扬手臂,“这个你们得替我保密,不然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说的是你们,可杨向明知道这是在说自己,于是一手指天,满脸严肃地发誓,“我用党性保证,绝不向任何人吐露一个字。”

“半个字也不行,”陈德山瞟了他一眼,“还有,不准惦记我家的东西,谁不知道你为了大队上的一点事,动不动就把自家的东西往队上搬。”

“得,”杨向明无奈地举手投降,“我就当今天没来过,行了吧。”

几个人在屋里正说着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马嘶人叫的嘈杂声,陈德山刚要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房门又被急促地敲打着。

“爸,妈,快点出来,”陈继红在门外大叫。

黄玉芝赶紧慌慌忙忙地把门拉开,“怎么啦,出什么事啦?”

“妈,你快出来看,好多东西。”陈继红两手拽紧她的手腕就往外拉。

后面陈德山和杨向明也都跟了出来,还没走出大门,就看见屋外停着的三辆马车,上面堆满了米面粮油等各种物质,单单是腌好的猪肉、鸡鸭鱼肉就装了满满四箩筐,陈大江和陈大红正在边上手足无措地看着。

陈德山越过黄玉芝,走上前去,刚准备发问,那打头的一人却冲着他拱拱手,“请问,这是陈大河家吧。”

陈德山张着嘴,木然地点点头。

那人一看没找错门,立刻将大手一挥,“卸下来。”

话音刚落,六七个人就开始搬搬抬抬,把东西从车上抬下来。

“不是,”陈德山凑上前去,冲着那人问道,“我说兄弟,这是怎么回事啊?”

“哦,你看我这老糊涂,都忘了自报家门了,”那人一拍额头,哈哈大笑道,“我们是张庄公社的,这些是公社张书记安排送给大河的,是为了感谢他帮我们公社解决了大问题,特意送来的谢礼。”

“这,”陈德山和黄玉芝两人面面相觑,陈家这房子建了几十年,还是头一回有人上门送礼的。

等反应过来,陈德山又赶紧说道,“这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用得了,”那人一手叉腰,一手比划着说道,“我们张书记还说了,这次大河做了这么大的事,可平安公社不厚道,一点奖励都没有,不过张庄可不会,不光是这些东西,而且以后啊,大河要是有什么困难,只要张庄能帮上忙的,只管开口,一定义不容辞。”

好嘛,这话一说,杨向明和陈德山全明白了,这是张庄公社在给平安公社上眼药呢。

也不管黄玉芝依然满头雾水,陈德山喜笑颜开地将人往屋里引,他才懒得管他们那些破事,有好处到手才是真的,更何况儿子还欠一大笔债,能找补一点是一点。

进到堂屋,陈德山高声喊道,“大河,有客人来了,出来接客。”

陈大河满头黑线,要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出去接客,真的合适么!

陈德山可管不了这么多,人家冲着陈大河送了这么一份大礼过来,不出来见一面可不合适。

刚才陈大河窝在床上,也隐隐约约听了个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以莫大的毅力掀开被子,飞快地裹上棉袄走了出来。

“多谢多谢,”一出房门,人都没看清的陈大河就开始满屋子地作揖,见谁都说多谢。

被陈大河拜了个正着的杨向明黑着脸把陈大河转了个圈,“这边才是客人。”

“哦哦,你不早说,”陈大河厚着脸皮不以为意,反而责怪了一句,才继续打躬作揖,“多谢多谢。”

张庄公社领头的那人满头黑线地把他扶起来,嘴上连声说不用,心里却在暗自想着,这位盛名远播的天才人物不会给气疯了吧,等下得赶紧回去向张书记汇报才行。

等把东西都搬进堂屋,在角落里堆放整齐之后,张庄公社的人连口热水都不肯喝,更不用说留饭了,在那领队的暗示下,急急忙忙地赶着马车就往回跑,看得杨向明连连点头,“张庄能夺得今年河西段产粮头名,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速度,这工作态度,要是我们上剅大队的人能有这种激情该有多好啊!”

“啊……,”陈大河只当没听到,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老妈饭好了没,可以吃了吧。”

“吃吃吃,就知道吃,”陈德山忍不住敲了他个脑瓜崩,“你还不快点点,这些能值多少钱。”

正看着一大堆东西流口水的陈大江三人一听这话,立刻回头望着老爹,“爸,这些不会都要卖掉吧!”

“嗯,”陈德山随口应了一声,也不管三个孩子低落的眼神,只顾催着陈大河,“快点看,估个价出来。”

陈大河无奈地瞟了一眼,“大米五十斤一袋,二十袋就是一千斤,算一百块吧,面粉十袋,也差不多一百块,鸡鸭鱼肉四筐,”

说到这里,陈大河上前提了提,很尴尬,竟然没能提动,然后脸色不改地说道,“一筐有一百多斤,加起来差不多有五六百块吧,最后是油,唔,一桶五十斤,四桶就是两百斤,也算两百块吧,总共一千块不到的样子。”

“才一千块啊,”陈德山掏出烟杆叭了两口,“也不少了,回头杨老大你找人过来拉走,都拉到小市场去卖了,剩下的再想想其他办法。”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