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双手捧着递给陈大河,“这个还请陈兄弟收下。”

“嘿,不就两块石头吗,还藏得跟宝贝似的,你们蔡书记也忒小气了吧。”不用说,说这话的只有杨向明这个大老粗。

陈大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哪怕他眼力再差,也能看出这是两块成对的羊脂玉玉佩,放在懂行的人眼里,那就是价值高昂的宝贝,在他嘴里却就是两块石头,说他是大老粗还真没错。

就是因为价值太高,陈大河便想着拒绝,可边上的钱茜茜却两眼放光地接了过来,“哇,好漂亮的玉佩啊,这个是古玉吗?”

陈大河顿时眼神微凝,诧异地看了看她,难道连她都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

“应该是吧,”桃源公社那人笑呵呵地说道,“反正是从一堆老物件中捡出来的,我们蔡书记看着挺漂亮,想着陈兄弟是读书人,人家古时候不是说书生都有玉佩的吗,就让我给带过来了。”

这话连杨向明听了都忍不住翻白眼,什么老物件,还不是破四旧的时候扫出来的垃圾,哪有送人东西还明说是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而且看他们那架势,如果不是钱茜茜出现在这里,确认陈大河和钱书记关系匪浅,这对玉佩他们还不一定会拿出来。

杨向明都能看出来的东西,陈大河自然更不用说了,在眨了几次眼之后,他便笑着伸手接了过来,“那就谢谢蔡书记了。”

这小东西虽说能值几个钱,不过比起用车拉来的东西,价值可就差远了,那些东西只是谢礼,而这小玩意儿却代表了人情,意义却大不一样。

“没事,别客气,”那人东西送完,车上的东西也都搬完,便吆喝着走人了,哪怕陈家人已经做好了午饭,也不肯留下来吃饭。

站在门口目送着人车远去,陈德山指着杨向明笑骂道,“你看看,送东西的人不吃饭,你这个不送的倒是留下来蹭饭,也不害臊。”

杨向明厚着脸皮当没听见,转身就进了屋里。

陈大河捏着玉佩所有所思,钱茜茜好奇地看着他,“大河哥,你在想什么呢?”

“哦,没事,”陈大河笑了笑,晃了晃手中的玉佩递给她,“这东西很贵吧?”

“还好啊,”钱茜茜接了过来,“虽然确实挺漂亮的,但上次我去省城的时候,在商店里看见过一对玉佩,玉质和这个差不多,就是没有这对雕得好看,嗯,大概要二十多块钱吧,我姥爷还说贵了,听说要是买玉石自己雕,一般的玉料也就七八十块一斤,像这种的要稍微贵一些,但也贵不了多少。”

“是吗,”陈大河若有所思,看来是自己想差了,这时候玉还远远没有黄金值钱啊,也是,虽说是黄金有价玉无价,但那是在盛世年代,让玩家藏家炒起来的,现在么,还是国际通用的贵金属更值钱些。而且老玉不如新玉,这除非是来历可考的名人随身物件,否则价格还会更低些。

看来,有机会的话可以多藏点古玉和顶级的玉料呢,陈大河心里盘算着,一边笑道,“看你挺喜欢的,就送你吧。”

“啊?”钱茜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脑袋瓜里想些什么,突然俏脸飞起两朵红霞,低头应声道,“哦。”

然后分了一块递给陈大河,“一人一块,刚刚好。”

“啊?”陈大河木然地接过来,顿时有种自己挖坑自己埋的感觉。

匆匆地吃过午饭,等到下午的时候,又有几家送礼上门,这些东西都如出一辙,主要是粮食,加上腌肉,除了钞票之外的实打实的硬通货,有时候比黄金都好使。而且有心的人了解到昨天陈大河收首饰的事情,都送来一些其他东西,有玉佩把件之类的小玩意儿,也有之前陈大河忽悠的时候想要的古籍,数量不多,种类倒是不少,不过黄金倒是没有,有也不会送啊。

到夜幕初降,来参加农产品交流的公社,除了平安公社之外,其他六家一个不少地都来了,送来的东西将整个堂屋堆满,只留下四个房门和中间的一条通道,装得比仓库还满。

最诡异的是,各个公社送的礼物价值都差不多,最高的张庄公社送来的,价值将近一千块,最低的闸口公社也有八百多,再加上那些个小玩意儿补了一些,让陈大河很是怀疑他们是不是商量好了才来的。

钱茜茜一直待到吃了晚饭才走,要不是不可能留下来过夜,她是铁定不会回去的,而且走的时候还带了一小袋苹果,看黄玉芝那架势,完全就是拿她当儿媳妇看,让陈大红陈继红两人吃味不已,可惜再吃味,陈大红也得送一送,虽说这里距公社不远,可陈大河就是喜欢瞎操心,非得让她送到街上才行。

噢,替茜茜担心,就不怕自己这个做二姐的出岔子了是吧,就没见过这么做弟弟的。

杨向明倒是一直都在,不停地在堂屋门口直转悠,“德山,你这堆东西,我五千块全包了,怎么样!”

“滚,”陈德山翻了个白眼,“这些东西要拉去市场上卖,起码也能卖个六千块,你五千就想拉走,当我傻啊。”

虽然是在骂人,但陈德山心情却好得不得了,上午还在担心儿子欠债的事,结果马上就有人送来大礼,这简直不次于雪中送炭,瞌睡送枕头,恨不得给他们一个公社发一面锦旗,上面写上几个大字,人民公社及时雨!嗯,最好也让钱卫国他们看看,人家公社是怎么做人做事的!

“这不是批发价吗,你要自己去零卖,指不定要卖到什么时候呢,”杨向明舍不得放弃,继续蛊惑道,“我这也算是大客户了吧,整个包圆总得便宜点啊,再说了,这赚的钱不也是补给大队了吗。”

听到这话,陈德山稍微犹豫了下,杨向明说的也对,如果不是要还钱,还可以慢慢地卖,可最长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而离过年只有十来天,过了年,这些东西可就不好卖了啊,可是,这杨老大砍价也忒狠了些,一千块的差价啊,省点花的话,都可以把这土墙屋改成砖瓦房了。

这时陈大河在旁边说话了,“杨叔,你买我这些东西,就不怕被公社处罚?他们的通知可是早上才发的哦,不准任何单位,给陈大河提供任何形式的便利。”

杨向明脸色一僵,最终还是咬牙说道,“我就收点东西卖,不算提供便利。”

“你还真是舍命不舍财啊!”陈德山满脸叹服地指着他,“而且还是为公家的财,选你杨老大做大队书记,没选错人!”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