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去公社,而是直接找到邮局,用公用电话给地委汽车总站派出所拨了过去。

“喂,您好,我是陈大河,”等电话一接通,陈大河赶紧说道,“请问是唐所长吗?”

“哦,是大河啊,”电话那头传来唐杰的声音,“我是唐杰,你有什么事吗?上次收的钱票数目都对上了吗?”

“都对上了,”陈大河赶紧说道,“钱都正确,没问题,就是票有点问题,想问问您。”

“票有问题?”唐杰声音顿时稍微高了一些,“大河,之前咱们可是说好的,可以用其他票替的,可不能反悔啊。”

“不是要反悔,”陈大河笑着说道,“我直接说吧,唐所,这堆票里面夹着一张自行车票您知道吗?”

“哦,你说这个啊,”唐杰声音立刻轻松了许多,“这个我当然知道,这张票就是我放进去的,我跟你说,这个礼物就是送给你的,当时怕你不要,就塞到其他票里面了,你自己知道就行,要是有什么问题,让你们书记来问我。”

陈大河有些吃惊,这票竟然真是他们送的,还是送给自己的?这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愣了几秒,陈大河才回过神来,都差点忘了这批货是用公社名义卖的,于是赶紧说道,“这个太贵重了,我也没做什么,受之有愧啊。”

“受得起,”唐杰哈哈大笑道,“你给我们解决了物质问题,要不然今年我们所里的同志别想过个好年了,那张票就是大家的一点心意,”

“再说了,”唐杰声音突然低沉了许多,“这票本来是局里奖给我们所的,不过我们这些同志都是苦哈哈,拿着票都凑不出钱来,索性就给你了,也算物尽其用。”

听到他这么说,陈大河不禁舒了口气,笑着说道,“那就谢谢唐所了。”

“哈哈,有啥好谢的,行了,那张票你就放心用吧,下次来地委,再来找我,到时候请你吃饭。”

“诶诶,好的。”

又寒暄了几句才挂断电话,陈大河付了电话费,转身走出邮局,被外面的冷风一吹,顿时清醒了许多。

自行车算是到手了,不过喜悦感却没有多少,还是赶紧回家商量去当兵的事吧。

回到家里,其他人都还没回来,连小妹都跟着二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只有黄玉芝在家。

“大河回来啦,”黄玉芝看着他说道,“张庄那边是出了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陈大河笑了笑,“回头等老爸他们都回来之后再跟你们说,省得我还要说两次。”

黄玉芝愣了愣,“哟,难不成还跟我们家有关系?”

“嗯,”陈大河点头说道,“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坏事。”

“不是坏事就好,”黄玉芝虽然有些疑惑,却也不再问了,继续操持家里的晚饭。

差不多到了饭点,家里人陆陆续续地都回来了,一家人围坐在饭桌上,黄玉芝端着饭碗说道,“大河今天被张庄公社的张书记叫了去,说是有事,回来了问也不说,说是要等你们到齐了再说,现在人都齐了,总可以说了吧。”

“还有这事?”陈德山停住手里的筷子,扭头看着陈大河,“什么个情况?”

陈大河放下手里碗筷,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在说这事之前,先说个好消息,”

“老妈,”陈大河看着黄玉芝笑道,“那张票核实过了,就是他们给的,可以用。”

“真的?”黄玉芝惊喜地说道,“那明天你们就去地委,把车子买回来,正好可以过年。”

“什么车子?”陈德山也放下了筷子,“我怎么感觉好些事我都不知道啊。”

“现在你不就知道了吗,”黄玉芝满脸的喜色,“大河卖掉那些东西,不是还收了一些票吗,里面有一张自行车票,本来还以为是他们弄错了,今天大河给他们打了电话去核实,确实是他们给的。”

“自行车票?”

陈德山还没说话,陈大红就已经尖叫起来。

“叫什么叫,买了也不是给你的,”陈大河立即给他泼了一头冷水,“这是给老大结婚准备的。”

“给我的?”陈大江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眼睛瞪得老大,脸上满是不可置信,“我要结婚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大河,”黄玉芝满脸古怪地看着陈大河,“今天张书记找你,不会是给你哥介绍对象吧?”

“不是,”陈大河自己也弄得哭笑不得,“我是说,大哥年纪也不小了,差不多也是时候该结婚了,这不有张自行车票吗,正好买辆车当彩礼,找对象也方便些。”

“这事你就甭操心了,”陈大江撇着嘴说道,虽然自行车看着眼热,可要是被催着结婚,他宁可不要这车。

“好吧,”陈大河无奈地笑了笑,他还异想天开地想着,要是老大能结婚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想去参军了呢,看来是想多了。

“咳,那我说另一件事吧,”陈大河干咳一声,看着家人们干笑地说道,“今天张书记找我,说是有一个参军名额空出来了,这个名额他想给大哥,让我回来问问他愿不愿意去。”

这话一出,整个屋里顿时安静下来,五个人齐刷刷地看着陈大河,就连才十二岁的小妹陈继红都瞪着眼睛看着他。

“参军?真的?”

“还问个屁,当然要去!”

“我去我去!”

黄玉芝,陈德山和陈大江三人一起开口,话不一样,意思却都一样,态度非常明确,去!

就知道是这样,陈大河只能在心里苦笑,可是他还是想再劝劝看。

“老爸,大哥这一走,至少就是三年,你想抱孙子的话,就最少得再等四五年了。”

“等就等,不差这几年,要是你哥能提干,直接找城里的。”陈德山把饭碗重重地放到桌上,态度极其坚决,连孙子都往后靠。

好吧,陈大河转移目标,“老妈,他去了部队,你可就好几年见不到他人了,不想他?”

“有什么好想的,”黄玉芝满面红光,“保家卫国,那是荣耀,几年不见有什么关系,只要他在部队好好干,不给咱上剅丢人就行。”

得,这都扯上集体荣誉了。

“大哥,吃了兵粮就要上战场,要拿命去拼的,”陈大河最后看着大哥说道,只是那语气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果然,陈大江蹭地一下站起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甚至喊起了口号,“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只要能保家卫国,舍了这条命又何妨!”

陈大河愕然地看看他,再看看兴奋至极的二老,得嘞,什么话也不说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