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陈大河就被老爸从温暖的被窝里拎了起来,然后让全家人一起给赶出家门,丢进冰冷的北风中,去张庄找张书记敲定大哥当兵的事。

在拿到正式的入伍通知书之后,又匆匆忙忙赶回家,还不等坐下来喘口气,通知书直接被老妈收走,接着甩出一张自行车票,让他马上、立刻、现在,和老爸一起坐车去地委,把自行车给买回来。

当时陈大河就泪流满面,究竟是不是亲儿子了,竟然还没自行车重要,至少,也要先给口饭吃吧!

只可惜,饭是没有了,肉包子倒是有两个,还只能在路上吃,等陈大河满腹怨念地把事情都处理完,转过天就是过年,与陈大河满满的怨念相反,接连的两件大喜事,让陈家这个年过得分外高兴,也在上剅大队出尽了风头。

除了除夕和初一那两天没出门之外,从初二开始,陈德山每天都骑着崭新锃亮的自行车满大队地晃悠,路上碰到一个认识的,就停下来大声打招呼,若是有人问起自行车,更是能滔滔不绝连说上两个小时不带喘气的,那嘚瑟劲让陈大河不忍直视,果断拒绝了跟着他一同出去拜年的要求,转而把大哥推了上去。

正好,两个人嘚瑟到一块儿,从东家串到西家,南边拜到北边,再加上黄玉芝没事就往人堆里凑,陈大红也在熟人面前炫耀,甚至就连小妹陈继红也拉着小伙伴说了八百遍,结果就是只用了短短三五天,差不多整个平安公社都知道上剅大队的陈家买了辆自行车,陈家老大也要去当兵了。

于是各种祝贺纷至沓来,陈家的门槛都差点被踏破,就连村里面辈分最高的几位老爷子,也拉着陈德山跑到早已废弃的祠堂里,偷偷摸摸地玩了把祭祖。

后知后觉的陈大河知道后不禁捏了把冷汗,这几个老爷子还真敢玩,本想劝老爸老妈他们低调点,可看看他们那一副光宗耀祖满面红光的样子,也就算了吧。

不过也不是没有烦恼,嗯,准确的说是陈家两兄弟的烦恼,对陈德山两老而言,则属于锦上添花的好事,就算再退一万步说,那也是幸福的烦恼。

没错,就是来说媒的人多了,从村里到大队再到公社,后来甚至还来了个县城的,各种性格各种长相各种职业简直就是琳琅满目任君挑选,再加上媒人那把死说成活,白说成黑的舌头,差点没把老两口忽悠瘸咯。

幸好,两位老人家还记得大儿子是要去当兵的,指不定以后能提干,到时候总得说个城里的媳妇吧,小儿子也是马上就要上大学的,出来后就是铁饭碗,找个城里媳妇的机会比大儿子还大,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而且现在就已经有了个准儿媳,一想到这些,两位老人家的眼光立刻高了好几个档次,总算没有把两个儿子给坑进去。

陈大河也受不了这人来人往的热闹劲,每天早早地就跑了出去,要么到老校长家里待着,要么就和钱茜茜一起满公社地瞎晃,直到工厂开工,学校开课才消停下来。

按现在的规矩,正月没过完,就不算过完年,所以就在年还没过完的时候,陈大江就批上大红花,被全村老少敲锣打鼓地送上了一辆东风牌大卡车,和一群鸡血骚年一起,奔向未知的远方。

等汽车消失在众人视线里的时候,一直兴奋激动的黄玉芝才意识到,可能有好几年看不到儿子了,这才突然哇地一下哭了出来。

来送行的可不止陈大河一家,其他几十个新兵的家属可都来了,黄玉芝这一哭就像开了个头,立刻响起哭声一片。

陈德山拉着老伴,二姐和村里人一起安慰着老妈,陈大河则看着汽车消失的方向,想着老大会遭遇什么样的日子,以后应该还会再见的吧,嗯,会的。

学校开课了,陈大河也不再像匹野马似的到处乱跑,终于恢复了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日子,唔,陈家离学校比较近,连食堂都不用去,乖巧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转了性子。

不过好与坏都是对比出来的,对陈大河熟悉的人来说,现在的他已经是努力的不得了,但对于毕业班的其他同学来说,他这种每天还跑回家睡午觉的日子,未免也太安逸了些。

时间如流水,一点点地过,陈大河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地减,等到六七月份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件有些发黄的白背心套在身上,下面穿一条大裤衩,脚上蹬着双村里老人编的草鞋,就算这样,那股子热气也让他恨不得把这最后一件背心扒掉。

高中的老教室还不是以后的那种标准教室,而是有些偏小,还不怎么通风,几十号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空气温度立刻又往上飙升了几格,陈大河拿着芭蕉扇拼命地扇着,可一点用都没有,豆大的汗珠还是直往下掉,粘在紧贴着身体的背心上,整个人都感觉黏糊糊的,哪里都不得劲。

“报告!”趁着老师刚讲完一个知识点的空档,陈大河高高地举着手,冲着讲台上的老师笑了笑,“吴老师,我身体不舒服,想请半天假。”

讲台上正在看讲义的吴老师无奈地抬起头,“陈大河,你这一个星期六天不舒服的,另外一天要不要一起请了算了!”

陈大河放下手,扭捏地看着老师,“吴老师,您不记得了,那天放假不上课的。”

这话一出,课堂上顿时一阵哄笑。

吴老师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别人都是一个月休一天,甚至好多同学都不休息的,你倒好,一周休一天,还每天都请假,陈大河同学,你怎么就不能多把心思花在学习上呢。”

“我有的老师,”陈大河撇着嘴,委屈地说道,“我在家里都有学习的,您不是说要提高效率吗,在家里学习我觉得效率更高些。”

“哼,我信了你的鬼话!”吴老师嗤之以鼻,然后不耐烦地甩甩手中的讲义,“快走快走,别耽误其他同学学习。”

“嗯,知道了老师,”陈大河收起课本往课桌里一塞,然后站起来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相信我的!再见老师。”

课堂上又是一阵大笑,就连吴老师也忍不住抽动嘴角翻了个白眼,“赶快滚。”

潇洒地挥挥手,陈大河一溜烟地跑出教室不见了踪影,他人是走了,可课堂上却没那么快安静下来,大部分人都在议论着陈大河。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