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人多力量大,这次建房子就很好地验证了这一点,一天时间推倒老宅,同时清理干净,一天时间打地基,架门梁,两天砌墙、开窗户,不过四五天就可以建好一间房子的框架来,这还是只有六个大工的缘故,要是能砌墙的大工再多些,说不定全部两三天就能搞定,在深圳速度之前弄出个上剅速度来。

墙壁框架砌好后,还不能直接架顶梁柱,要等水泥砖石被太阳暴晒干透,然后再浇水,再干透,这样反复两三遍之后,墙壁才会稳固,那时候才可以架房梁。

至于这么做的原理,大家都不懂,连建筑队的老师傅都不知道,反正他这么说,按他说的做就行,最起码这样建成的房子,还没有塌过的。

不过时间不等人,陈德山他们可不会等上梁之后再动下一家,而是框架一搭好,下一个就直接动工,甚至扒老房都是提前一天就弄好的,可以直接从打地基开始,这样又省了一天,于是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上剅大队第五小队就建好了六间崭新的砖瓦大房。

当然,能这么快完工,陈大河从老校长那弄来的古法水泥秘方也功不可没,嗯,说是从老校长那弄来的也不太合适,准确地说,是老校长从学校的一位历史老师那里问到的,然后才告诉了陈大河,而且是一次性试制成功,建筑队的老师傅用几十年的经验保证绝对能用,也彻底证明了秘方的准确性。

当陈大河知道这个内幕消息的时候,简直就是满脑子的凌乱,什么时候水泥配方不是问物理或化学老师,改问历史老师了呢,历史老师不都是记公元某某年,发生了某某事的么,怎么去抢理工科的饭碗了,到底是二中的理科老师太low,还是历史老师太牛呢?

不过回头想想,这是古法水泥,似乎历史老师会知道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总有一种莫名的错乱感。

房子建好,再经过几天的太阳暴晒和通风,等里里外外彻底干透之后,便可以住人了,这时候的建筑材料只有砖瓦木头水泥加石灰,没后世那么多化学涂料什么的,也就没那么多释放甲醛之类的讲究,陈家一大家子也开开心心的准备搬进新房子。

新房的格局和老屋一模一样,都是中间一个大堂屋,两边各两间卧室,后面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地上还铺着红砖,浇灌上水泥,当然,是古法水泥,所以非常平整,下雨也不会脏脚。

连着主屋的侧房,依次过去是餐厅、厨房、浴室和厕所,不用说,这又是陈大河设计的,反正藏在院子里面,也不怕人看见。

在院子的另一头,和厕所相连,与主屋遥遥相对的,则是一排猪栏屋,没错,上剅大队现在允许个人养猪了,而且还没有数量限制,只是刚开始一般人家也不敢多养,就养一两头做年猪,还是随便搭了个棚子散养的那种,像陈家这样专门修个猪栏屋的算是蝎子粑粑独一份,连其他五家建新房的都没有,不过是修了个土屋棚子围起来而已,弄得整个村里的人都在笑,陈家的猪屋比他们人住的还好,要不是这次陈德山大方了一回,村里人都没少得好处,得红眼病的肯定少不了,不说去告状什么的,背后说几句风凉话却也是免不了,现在倒是没人开得了这个口了。

也有的则是在猜陈家准备养几头猪,有的说十头,有的说二十头,还有说一百头的,只听得陈大河满头黑线,这么一间小屋子养得了一百头么,就算钉在墙上也不够啊。而且不管养几头,哪怕只养一头,不弄个猪栏屋圈起来,让只猪房前屋后地乱串,到处乱拱拉那啥,也很让人受不了的好吧!

不过后院中最显眼的,既不是那一排功能分区的厨房厕所,也不是那排比人住的都强的猪栏屋,而是厨房前面一个两米见方,高不过半尺的大水泥池子,池子不是关键,中间的那个水井压水器才是最让人眼热的东西。

现在整个村子人的生活用水,都是到村后的那条灌溉渠里去挑,除此之外,就只能到两三里外的虎跃河去取水了,因为整个村子里,连一口水井都没有。

在陈家,本来挑水这件事一直是陈大江承包下来的,可后来他去当兵,总不能让老父母或二姐来挑吧,至于小妹,就更不可能了,只能是陈大河接下担子,虽说后来陈大河特地去找了辆板车,只需要拉水就行,可就这么点事,对他来说也是够要命的,这人也实在是懒得可以。

按照陈大河的记忆,上剅村要通自来水,应该要等到九十年代初,距现在还有十好几年,陈大河可等不了,于是趁着这次建房,他就提出请打井队过来打两口水井,一个打在家里,给自家用,一个打在村子中央,给村里人用。

当时陈德山也是盘算了半天,最后才咬牙答应下来,要知道打这两口井,可比建这栋房子还要贵得多,要不是还有些家底,还真承受不起。

至于为什么还要给村里打一口,这个不用陈大河说他也知道,别的不说,只需要看水井打好之后,村里人一个个欢天喜地的样子,还有那看着陈家人感激的眼神,这口井就打得值,否则的话,只打陈家一口,估计就不是感激的眼神,而是背后的闲言碎语了。

陈大河前前后后地转了一圈,对这个新房很是满意,屋顶是青瓦,屋外是红砖墙,屋里的墙壁则刷满了石灰,显得洁白一片,地上倒上水泥,显得平整干净,至于上面空洞洞的房梁被他选择性地无视掉。

最满意的还是房子够大,不算后面院子里厨房之类的,就这么一间四房一厅的平房屋,里里外外竟然超过两百平的面积,比老屋大了几乎一倍,人住在里面感觉宽敞得很,连空气都觉得清新了许多。

“难怪空气这么好,原来是窗户纸破了啊!”陈大河看着半截还连在窗户上,另外半截随风飘扬的窗户纸,满头黑线地找到陈德山,“老爸,怎么不买几块玻璃装窗户啊,我那房间的窗户纸就破了。”

陈德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玻璃,我连块塑料膜都找不到,破了就去补上,不行再换一张,想装玻璃,等你买到玻璃再说。”

陈大河立刻转身溜走,这活他可不敢接,还是先去补窗户纸吧,不过,有第一天住新房子就补窗户的么?!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