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建好,算算日子,高考的结果也差不多出来了,陈大河每天没事就到学校去瞎晃,顺便等着录取通知书,当然,在他自己嘴里面后面的才是重点。

果然只过了几天时间,这天一大早,班主任老吴就叫人带话过来,说是第一批的录取通知书到了,通知陈大河去领录取通知书,等陈大河欢欢喜喜地赶到学校,门口一米见方的红纸写就的大字喜报已经贴了出来,陈大河一看,脸上开心的表情顿时僵住。

热烈祝贺我校陈大河同学荣录北京大学西语系!

什么鬼?!

陈大河只感觉头上被一万只羊驼碾过,连录取通知书都顾不上拿,拔腿就往老校长家跑。

只可惜,等他气喘吁吁地跑到门口一看,只有一把铁锁孤零零地锁着门,屋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大清早的没人在家,什么情况?

转身走到隔壁教务主任的房前敲了敲门,听见里面有人叫进,便直接推门进去,陈大河焦急地问道,“陈主任,田校长去哪儿了,您知道吗?”

陈主任抬头一看,笑着说道,“是大河啊,恭喜你以全地委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北京大学,你可是咱们县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北大的学生,而且还是非常难考的西语系,了不起啊。”

“谢谢主任,”陈大河扯着嘴角笑了笑,把刚才的话又问了一遍,“您知道田校长去哪儿了吗?”

“哦,你找田校长啊,”陈主任说道,“他和郭老师一起,今天早上天刚亮就出发去北京了,说是去看看孙子,顺便给你打个前站,估计要到开学才会回来。”

这时候要是还不明白,陈大河就不是陈大河了,这是被老爷子给卖了啊,弄不好郭奶奶也是帮凶,要不然怎么连人都不敢见,急匆匆地跑路。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以后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啦?!

从陈主任家里出来,陈大河显得无精打采,虽然明白两位老人家是好意,可去南方真的没什么危险啊,反而机会大把,要是运作得好,自有钞票滚滚来,而现在,这一切都离自己而去,陈大河只感觉一张张钞票从眼前飞走,不禁双手高举仰天大叫,“啊啊啊,……,我的钱啊。”

这才刚喊出一个啊字,后面一句话还没出口,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哟,大河挺兴奋的啊,在这哇哇叫的。”

陈大河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同班同学,随即尴尬地笑了笑,“啊啊,是挺兴奋的,”

看他手上拿着一个信封,便赶紧转移话题,“你也考上了吧,什么学校?”

“是啊,”那人开心都写在了脸上,“就在地委的师专,跟北大不能比,不过我也挺兴奋的,看你叫得挺过瘾,我也叫两声,”

“啊啊啊……”

陈大河满头黑线,这嗓子,用鬼哭狼嚎都是赞美,简直是没谁了,于是吓得落荒而逃,“你慢慢叫,我先去拿通知书。”

在前往教室的路上,又碰到好几个同学,看他们满脸兴奋的样子,显然都是考上了大学,过来拿通知书的,看来今年二中考上大学的人不少啊。

不管是本班的外班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凡是见到陈大河,都少不了一声恭喜,尽管心里百般不情愿,陈大河也只得挤出笑容说着同喜同喜,那滋味,简直就是打翻了调味罐,酸甜苦辣咸都有,都不知道是什么味儿了。

从老吴手里接过录取通知书,陈大河只是瞟了一眼,就知道是先前老校长手上的那封,做个戏连道具都不换,差评!

果然,老吴带着三分感叹,七分开心地说道,“大河,恭喜你,终于考上了北京大学,你的通知书是第一批到的,而且是老校长亲自去邮局取回来的,你去了大学以后,可不要再像在这里一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更加努力好好学习,学到一身本事,毕业后回报祖国回报社会,不要辜负了老校长的希望,明白吗?”

“明白,明白,”

陈大河像个点头机一样地点着头,都已经这样了,他还能说什么呢,他也很绝望啊,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坦然地接受吧。

最起码北京的蟑螂还是很小的,陈大河在心里安慰自己,可再一想到北京的豆腐脑竟然是咸的,就整个人更不好了,虽然广州的蟑螂很大,还会飞,可豆腐脑是甜的啊!

揣着本来一个多月前就可以到手的录取通知书,陈大河回到家里,又受到一番恭喜轰炸。

陈德山满脸红光地站在新屋大门口,意气风发将手一挥,“今天我请客,全村老少爷们都来,酒肉管够!”

“好……!”

在陈家门前的晒谷场上挤成一团的上剅五队村民轰然喝彩,一起鼓掌叫好。

村里最德高望重的陈老太爷也颤巍巍地将拐棍猛地往地上一戳,“开祠堂,祭祖!出了事我兜着!”

杨老大在人群中扶着老爷子嘿嘿直笑,“老叔,只管开祠堂祭祖,出不了事啦!”

“真的?”陈老太爷有些不信,扭头看着他。

杨老大拍拍胸脯,“我保证,比真金还真!”

“那行,”老太爷点点头,“这事就你来办,记住,鞭炮要五百响的,连放九挂!”

“哎,”杨老大脸色一垮,这是自己找事的节奏么?不过看看几乎将整个晒谷场挤满的村民,瞬间又开心起来,“九挂哪里够,就放他个十八挂,给大河凑个双响炮!”

北大啊,还是整个潺林县的头一个,就是不知道整个地委有没有先例,要是没有的话,那就是地委第一了,这份荣耀落在了上剅大队的头上,那就是上剅大队的大喜事,又何惜几挂鞭炮。

看着比过节还热闹的场面,陈大河反而有种置身事外的抽离感,开祠堂的祭祖的,点火的放炮的,做菜的蒸饭的,打酒的割肉的,添桌子的拿板凳的,貌似没自己什么事!

呃,也不是完全没有。

看着面前一堆闪闪躲躲,大大小小的屁孩,好吧,有些屁孩比他自己还大,陈大河总有一种化身吉祥物的赶脚,难道自己就非得像个佛像似的,坐在堂屋中央接受瞻仰膜拜?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