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陈大河吃过早饭,便带着行李准备上路。

话说家里人准备的东西真不少,两床棉被叠的四四方方,床单夹在中间,外面还仔细地包了一层厚厚的塑料膜防水,用细绳勒紧捆好,再弄两根宽些的绳子绑上做背带,可以直接背在背上。

还有两个大网兜,一个装着个大搪瓷缸子,里面塞满了酱菜,再用绳子把盖子捆紧,以防撒出来,另外还有用纸包好的煮熟的腊肉、鸡蛋和包子馒头,酱菜是带去给李老师的,其他的是给他路上吃,另一个则是陈大河的换洗衣服,先用一个大布包装好,再放到网兜里方便提。

不过老妈又弄了一根裤腰带,两头分别绑在两个网兜上,只需要往脖子上一挂,就可以解放双手了。

陈大河泪流成河,这是把自己当成超级大懒虫的节奏吗,可是既然把自己当成了大懒虫,为什么还要弄出这么多的东西呢。

陈德山推出保养得油光锃亮的自行车,准备送儿子去镇上坐车,这时只见大队书记杨向明赶了个骡车过来,远远地叫道,“准备好没有,我没来晚吧。”

陈德山扶着自行车,诧异地看着他,“你这是干嘛,拉着个板车,要送他?”

杨向明拉紧缰绳将车停好,跳下板车说道,“这大包小包的,坐自行车不稳,还是我来送吧。”

“也行,”陈德山把自行车支架放下,走过去帮陈大河把包都放到板车上,才看着陈大河说道,“我们送你到镇上吧。”

“不用,”陈大河摇头说道,“就这么几步路,来来回回还麻烦,我跟着杨叔去就行。”

“那好,”陈德山缓缓地点点头,深深地看了儿子一眼,“那你路上小心点,到了来个电话。”

“放心吧,”陈大河坐上板车,冲着家里人挥挥手,“我走啦。”

杨向明看着陈大河坐好,便抖动缰绳,赶着骡子离开。

看着陈大河远去的身影渐渐消失,黄玉芝忍不住抹了把泪,陈德山回头看了看老婆,“儿子是去上大学,是好事儿,哭啥。”

黄玉芝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又看向陈大河消失的方向,良久之后,一家人才转身回屋。

陈大河坐在板车上摇摇晃晃,看了看身边正在赶车的杨向明,“杨叔,这一大清早的亲自来送我,很反常啊。”

杨向明翻了个白眼,“合着我就是有事儿才找你,无事不登三宝殿是吧。”

“也不能这么说,”陈大河嘻嘻哈哈的,“有时候想喝酒吃肉了也会过来的。”

“你个小兔崽子,亏我还念叨着你,”杨向明没好气地说道,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扔在陈大河身上,“给你的。”

陈大河愣了愣,把小布包拿在手里掂了掂,感觉有些重,“什么东西?”

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堆金豆子,顿时满脸惊讶地看着杨向明,“这个是送我的?太大方了吧!”

“你想得美,钱我都记账上了,要还的,”杨向明撇撇嘴,“交流会的时候你不是在收黄金吗,虽然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不过想必是有什么用,上次除开那只手表,你才收了六七十克的金子,后来市场开张了,我就让黄大利私底下用货换黄金,半年下来,拢共就这么多,两百三十三克,我不管你这次出去要干嘛,反正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把这六千五百二十四块钱给我还上。”

陈大河干笑两声,“我就是去上学而已,当然会平平安安回来了。”

“哼,”杨向明瞟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却不说话。

都是老狐狸啊,陈大河抹了把冷汗,就是不知道老爸看穿没有。

“不对啊,”把装着金豆子的袋子藏到棉被中间放好,陈大河整理着包着棉被的塑料膜,突然说道,“你这两百三十三克都是九成九的足金?没给折算一下?”

“老子还贪你这点便宜?”杨向明顿时怒了,“都是让张银匠把首饰融了,化出来的十足真金,两百三十三克,秤杆翘得高高的,一毫都没少你的。”

陈大河赶紧灭火,小心翼翼地赔笑,“杨叔消消气,您老想得真周到,多谢多谢!”

“哼,要不是看在你给出主意开了个小市场的份上,现在就把你掀下去。”杨向明拿着马鞭扬了扬,片刻之后,又满脸古怪地看着陈大河,“你那些首饰不会都还是原样吧?”

陈大河尴尬地笑了笑,“没呢,我哪有杨叔想得这么周到。”

难得看到陈大河也有吃瘪加拍马屁的时候,杨向明立刻怒气全消,哈哈大笑起来。

说话间就到了镇上车站,平安镇的车站其实就是个路边站,杨向明帮着把行李拿上车,笑骂着说道,“你小子就是自己欠,要是到时候再走,坐张庄公社张书记的专车,不是比这三蹦子舒服多了。”

之前张海洋承诺用吉普车送陈大河去县委坐车,这次陈大河是临时决定提前离开,没有通知张庄那边,自然是没有专车坐的。

看着三蹦子蹦蹦蹦地开走,杨向明才赶着骡车回去。

在三蹦子上蹦了将近一个小时,差点半身不遂,陈大河腿脚发麻地跳下来,又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每次坐三蹦子都累个半死,以后有钱了,坚决先买辆车,唔,可能得先买摩托车,面包车不知道这时候有没有,弄不好还要再等几年,小轿车不要,太矮。

背上被子,再把网兜挂在脖子上,陈大河死劲地跺跺脚,等双脚恢复知觉,才走向上车区。

无论是去首都,还是去广州,都要坐火车,或者去地委坐长途汽车也行,不过陈大河是坚决不会去坐长途汽车的,现在这路去广州,一千两百公里,一天一夜都不一定能到,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折腾的节奏,还是火车方便,虽说快不了多少,可是稳当啊。

一般来说本省人坐火车都是去省城汉口,可潺林县的却大都往岳阳跑,原因很简单,那边比汉口近了一半,方便。

陈大河在停车场串来串去,终于找到目标,果断上了,去隔壁县石松县的三蹦子。

好吧,今天跟三蹦子杠上了,等下估计还得再转一趟三蹦子。

没错,他既不去汉口,也不去岳阳,而是准备去上辈子老婆的老家去看看。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