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也跟着下楼,等蔡志明上了一艘舢板船离开之后,蔡婶走过来,看看外面已经没了人影,才对着陈大河说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陈大河笑了笑,“他让我帮他在奥斯面前说几句好话,让奥斯在领导面前夸他几句,好留个好印象。”

“你答应他啦?”蔡婶诧异地看着他,“我跟你说,他以前可是叫蔡志高的,甫志高的志高,后来才改的名字,可没什么好心思,之前领导来调研的时候,他就一直全程跟着,就是为了在领导那里留下好印象,只是领导不爱搭理他,他这才想走外宾这里的路子,你可得小心,别让他给卖了。”

“就算他真是甫志高,现在也不是旧社会,”陈大河摇头失笑道,“再说了,我也没什么可以让他算计的,最多说几句好话而已,亏不了什么。”

“你自己清楚就好,”蔡婶又叮嘱了一句,才转回到柜台。

陈大河没有上楼,而是来到柜台前,坐到高凳上,趴着柜台看着蔡婶说道,“蔡婶,要是蔡所长真的得到领导表扬,高升的话,对你有没有什么影响?”

蔡婶抬起头撇着嘴说道,“能对我有什么影响,就算换个人来做所长,我还不是坐这个位子,又能变到哪里去。”

“这个可不好说,”陈大河抿着嘴想了想,“你也知道,省里的领导经常到这里来调研,多半是要在这里搞大建设,这样的话,你们这个招待所很有可能会升级,到时候人也会多起来,要是不早做打算,你看着那些资历没你深,年纪没你大,经验也不如你的人过来管你,心里会好受?”

蔡婶正在忙活的手顿时停住,皱着眉头说道,“好像是这个理,”

歪着头想了一会,随后有些烦恼地挥挥手,“随他们去吧,反正我也一大把年纪了,不跟他们去争这些有的没的。”

陈大河撇撇嘴,本来看蔡婶好心提醒他,而且这两天相处得也算不错,就想给她提点建议的,既然她自己都没这份心思,他也就不操这份闲心了,便准备上楼回房,等着蔡志明把东西送来。

“哎,阿河,”蔡婶突然抬起头,眼神带着些许犹豫,吞吞吐吐地问道,“你刚才说这里可能会搞大建设,到时候是不是要用很多人?”

陈大河停下动作,坐正身体回过头看着她,“如果真的要搞大建设,肯定会要很多人的,蔡婶,您家里有人还没安排工作?”

“我的两个侄子,”蔡婶皱着眉头说道,“都是十七八岁,平时就跟着长辈种田打渔,要是招人的话,看看能不能给他们谋个前途。”

从去年开始,省里的领导三天两头往这边跑,多半时候都是住在这里,她自然能收到一点风声,这里是要搞大开发的,至于具体是什么情况,她就不清楚了,不过总归不是什么坏事,再怎么样,也比现在强吧,她自己有正式编制,反正听安排就行,倒是对家里人或许是个机会。

“蔡婶,”陈大河想了想说道,“在这一片,像您侄子这样的人多吗?”

“怎么不多,”蔡婶叹了口气,“都是乡下的小年青,小的十五六岁,大的二十出头的也有,光是我们蔡屋村就有二三十个,其他村也都差不多,这个地方是边境,连个像样的工厂都没有,只能靠着种地打渔的祖业谋食,要是真能被招工,哪怕不是进工厂,做个建筑队工人,学点手艺,也比现在强吧。”

“这样啊,”陈大河皱紧眉头,一手撑着下巴想了片刻,然后看着蔡婶说道,“蔡婶,我有个想法,您看看合不合适。”

蔡婶连连点头,“你说。”

“您看啊,”陈大河斟酌着说道,“领导们在这里耗费了那么多的时间,搞大动作是肯定的,招人也是一定会的,不过,如果只是随大流,被招工,然后去搞建设,这也就是一份工作而已,其实,如果我们跳出来看,或许会有更大的机会。”

“听不明白,”蔡婶茫然地摇摇头,然后摆摆手,“阿河,我也没什么文化,你跟我直说就行,你是大学生,人又好,肯定不会害我的。”

“那行,”陈大河笑着说道,“我有两个建议,一个是开肉菜批发市场,一个是开餐馆,都是来钱的买卖,看看您有没有兴趣,当然,您也可以让其他人来做,尤其是批发市场,一个人是开不起来的,只能用村集体的名义来办。”

“做买卖?”蔡婶有些迟疑,先不说这两个办法好不好行不行,而是有其他方面的担忧,“能行吗,可别惹出什么麻烦来。”

“您可以先看看啊,”陈大河说道,“也不是说马上就做这两个生意,如果开始招工了,您家里的侄子,还有村里的那些人可以先去做工,同时攒点本钱,等这边出了具体的政策,允许个人经营的时候,再去做也不迟。”

“这个可以,”蔡婶点点头,“还是大学生脑子活,那你给我说说,这两个生意有什么名堂。”

陈大河给她分析道,“您看啊,如果这里有很多人来,那他们是不是要吃饭呢,一直靠政府调拨也不现实吧,或许前期可以,但等建设完了,那些留下的人,或者是来这里工作定居的人,就顾不了那么周全了,他们在这里生活,买菜去哪里买?要是有做生意的,招待客人,去哪里吃饭,街口那家您自己都不去的小饭馆吗?”

“嘿,还真是,”蔡婶也想明白了,“这人不管住哪儿,衣食住行是免不了的,吃又是最重要的,这个行当好,”

“不过,”蔡婶又问道,“要是到时候被其他人抢先开了,或者很多人做这个怎么办,那样也赚不了几个钱吧。”

“饭馆不好说,利润更高,竞争也更大,毕竟只要做饭的手艺不差,谁都可以开,”陈大河说到这里,神秘地笑了笑,“肉菜批发市场嘛,蔡婶,您认为外地人开得起来吗?”

蔡婶一听这话,顿时拍了下脑门,得意洋洋地笑着说道,“别的地方管不到,但这里嘛,开批发市场也好,开餐馆也好,那还真要看咱们蔡屋村的人答不答应!”

不要说这个年代,就是放在四十年之后,那些城市里大的肉菜批发市场,大部分都是被当地人包圆了的,外人根本就没有插手的机会,除非是来头太大,否则最多也就是初期的时候投点钱,等做大之后收回本金利润,然后滚蛋。

哪怕有个别人想用正规的公司管理方式来管理,但也挡不住整个小集体的反对,自己能挣的钱,凭什么分出去一份,别说不讲道理,独门生意就是道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