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个好天气,尽管地面还有些积水,但并不影响奥斯的好心情,因为没有雨,就可以出去采访。

两人简单地收拾一番,在招待所附属的食堂里吃过早餐,便准备正式开始为期三天的街头采访之旅。

“陈同志,这是你的临时工作证,请收好,必要时可以出示,向任何单位请求协助,”一个统战部的工作人员站在招待所门口,先是递了一个小小的红本本给陈大河,然后指着旁边的那辆小汽车说道,“这是统战部特意为奥斯琼斯先生准备的专用车,司机可以由我来担任,我只负责开车,不会干涉他的行程,如果奥斯先生不愿意,也可以由他自行驾驶。”

他并没有问陈大河会不会开车,陈大河敢赌一块钱,省委统战部早就在昨天把自己查了个底朝天,可能很多情况比他自己还了解,就比如他重生回来之前的事自己就已经记不得什么了,虽然也没什么可记的,就是不知道惊动了家里没有。

“陈,他在说什么?”奥斯手扶着挂在脖子上的照相机,脸色有些不豫,“他是要跟着我们去吗?这违反了之前我和他们的约定。”

“不,”陈大河扭头看着他,眼珠转了转说道,“他说你可以使用这辆汽车,不过你有办理中国的驾照吗?”

“当然,没有,”奥斯挑了挑眉头,“或许你来开?”

能有车代步总是好的,虽然这辆车还不如自己家里的那辆,但好歹不用走路不是。

可惜陈大河两手一摊,“我也没有驾照。”

“噢,”奥斯仰天长叹,“看来今天我的两条腿要受罪了。”

“其实你可以试试在中国使用最广泛的交通工具,”陈大河微笑地提出了建议。

“什么?”奥斯不明所以,中国使用最广泛的交通工具?“难道是马车吗?”

“不,”陈大河笑了笑,指着招待所边上停得整整齐齐的一排自行车说道,“就是那个,自行车。”

奥斯顺着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立刻眼睛发亮,“这是个好主意!”

想想看,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南中国最大城市的大街小巷,可以去很多汽车去不了的地方,也没有走路那么累,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

“同志,”陈大河果断地提出要求,“奥斯琼斯先生要求提供两辆自行车,作为我们出行的工具。”

“自行车?”那人满脸古怪地看了奥斯一眼,又看看陈大河,虽然他听不懂刚才他们在说什么,不过看两人交流的手势,骑自行车出行很明显是陈大河的主意。

果然还是自己人好,知道替国家省油,既然外宾也同意,那就让他们去骑自行车吧。

其实他不知道,陈大河之所以不愿意让奥斯来开车,完全就是后世的愤青心理在作怪,凭什么他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就可以不遵守这边的规则无证驾驶,别人怎么样咱管不着,但爷不惯他这毛病。

愤青的后果就是,陈大河拖着两条腿,有气无力地踩着车蹬,晃悠悠地跟在兴奋得过头的奥斯后面,所以说,自作自受就是这个道理。

“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奥斯捏了一下刹车,等陈大河上来后再并行,“我们今天去哪里?”

“你不是想要自主权吗,当然是你想去哪里去哪里。”陈大河咬牙切齿地说道,这辆该死的二八杠真是难蹬,所以说我讨厌运动,才刚开始两条腿就开始发酸了。

“我要自主权是不想去他们给我安排的地方,但现在你是我的向导,有义务为我安排行程路线。”奥斯轻松地踩着自行车,嘻笑地说道。

“好吧,你赢了,”陈大河撇撇嘴,“广洲有羊城八景,大概就是白云山,鹅潭月,越秀山什么的,其他的我记不清了,都是可以去逛一逛的好地方,”

刚好遇到一段坡度较低的下坡路,陈大河既不蹬车也不捏刹,任由车子自行滚动,“不过你只有三天的时间,都去肯定是不现实的,而且你也不是来旅游的,所以我建议你可以去这里的居民区,看看我们这里普通人民的日常生活状态,你觉得呢?”

“是个好主意,”奥斯认同地点点头,“我就知道找你做向导没错,如果是你们政府安排的专业向导,他们一定会带我去什么风景区或者工厂之类的,展示他们认为的最好的一面。”

“不要吐槽,”陈大河撇着嘴说道,“别告诉我美国就没有这种事情,否则我会鄙视你的。”

“我没有控诉,只是陈诉而已,”没有准确理解吐槽这个词语的奥斯耸耸肩,“好吧,不只美国,其实所有地方都一样,没什么区别。”

这里本来就是位于旧城区,周围居民区不少,陈大河随便找了个街口,示意奥斯停下,然后把自行车放到路边的停车点,看车的大爷直接站在这两辆车的旁边,一副严防死守的样子,很严肃地对着陈大河说道,“同志,请放心,有我在这里,谁都碰不了一下。”

陈大河汗一个,似乎有些热情过头了吧,好吧,谁让他身边的那个是外宾呢。

“陈,这里的建筑很有特色,”奥斯端着照相机拍个不停,“上次我过来只待了一天,而且还限制了活动范围,很多地方都没拍到。”

“那你这次可以拍多点,”陈大河随口搭着话,他自己也带着相机在拍照,这种老街景几十年后可就难找了哦。

“陈,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奥斯对准前面一栋三层的骑楼,咔擦又是一张,“把标语写在墙上是你们的特色,很有宣传价值,就和我们那边的广告一样,你知道广告吗?就是那些该死的商家为了卖出更多的产品,会用各种手段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

耳里听着奥斯絮絮叨叨的话,陈大河抬头看去,顿时狂汗,整栋骑楼的侧面墙壁上竖着图了一行红底白色的大字,“我们一定要解放泰塆!”

果真霸气,陈大河忍不住在心里点了个赞。

“呃,这是一句歌词,在中国几乎是家喻户晓,”陈大河转着眼珠说道,“你可以理解为它是全国人民的美好愿望,对,就是这样。”

这首歌是七二年发表的,一出来就红遍大江南北,到现在很多场合都会唱这首歌,一直到八十年代才慢慢退出舞台,上辈子他肯定没听过,不过这辈子还真就听得耳朵起茧。

“是吗,真的很不错,”奥斯赞赏地点点头,“比那些充满了商业气息,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广告强多了。”

陈大河耸耸肩,对此深表赞同。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